朋友,安好

2023/01/0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前陣子跟一位很久沒連繫的朋友聯繫上,便關心起對方的近況,殊不知時間帶走的比我們想像的都還要多。誠如羅振宇2023「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說,人生就是一連串的選擇,從做時間的朋友到關懷朋友的時間,追求詩和遠方的同時,或許也能多花些時間關心近處的朋友。
Love

願你安好,安全就好

熟悉的花蓮腔從耳邊傳來,大學畢業以後七年未見,他是我大一的室友,一個單純的花蓮小孩,跟他相處的時候我很自在,不需要刻意偽裝或擔憂什麼,就是很自然的聽他說,好似回到無憂無慮的大學時光。
我們坐進一家早午餐店,他說他改吃桌邊素,不吃肉是他還業債的一種方式。從餐點未至到完食,他開始淘淘不絕,好似終有一個出口可以發洩,聽他述說,而我也樂於聽他分享,他畢業後至今的總總歷程。
他把褲管拉起,讓我看他的右腳,是滿滿的手術線痕,一場車禍,他成了殘疾人士。雖然話語淡淡,但我聽得出裏頭的哀傷悠悠,花了將近3年的光陰,從手術到復健,從黑暗底爬起。雖然再也不能跑跳了,但還能走!
我無法想像這樣的日子是怎麼熬過來的,但身為長子的他得一肩扛起家裡的重擔,工作也只能從花蓮近處著手,才能夠及時協助處理家裡的需求。從職訓局學完室內設計的他,被安排到一個屎缺,但對他來說就是一條救命繩。
起初,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丟給他處理,畢竟還是菜鳥,他也不敢聲張,只好默默的接下來做,於是乎「被凹」成了常態,辦公室成了他另一個家,他回憶起剛進公司的第一年,幾乎就是睡在公司了,加上責任制,根本也沒有所謂的加班費。
後來,隨著對工程案件的熟悉,他開始負責了一些重要的案件,那些雜事就難以落在他頭上,臉露笑意的他,學會了拒絕。從地獄裡爬出來大概是這種感覺吧,我想。

你的社會是什麼模樣?

其實我很能理解他的處境,卻絲毫出不上力,世界上不乏需要幫助的人,生活情況更遭的人不計其數。而這些人其實就生活在我們的周遭,一樣渴望被良好的對待,當我們在工作中因為芝麻蒜皮的小事而提離職,對方則是不得不咬緊牙關的奮鬥,生活遠比我們想像的殘酷,社會資源分配不公,含著金銀湯匙以外出生的人都成了原罪。
我原以為社會企業會是社會問題的解方,但就在我上了一學期社會企業管理的課程後發現,社會企業本身的問題就已足夠難解。我沒有強大的後盾或金援去幫助真正需要的人,但我有「時間」,有時間陪伴、有時間了解、有時間去建築我想要的社會模樣,如果你和我一樣,也曾對這個世界失望,那我希望你能思考一下自己的處境是不是真的那麼遭?如果還可以的話,你仍可以失望,但請不要絕望,帶一點希望,讓這個世界因為你而能有一點點不一樣。

如果喜歡我的分享,可以幫我點個讚、愛心,

也歡迎追蹤我,希望能夠陪你一起學習與成長。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8會員
159內容數
時間有價,這裡談社會企業、食魚教育、第二大腦與商業思維,將生活用時間下釀,陪你一起學習與成長,我先乾,你隨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