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自己"是怎麼被鑄造而成

2023/01/2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妳覺得自己是怎麼被鑄造而成?」我這樣問夥伴。
『我不是現實的人,我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這是個可以好好思考的話題」
『因為我根本沒有活在現實裡,是活在自己的想像裡,怎麼能被鑄造?或許從宗教信仰』
「不急著回答,可以慢慢想」
『有人說我完全不正常,沒有人的思維,只有宗教的想法』
「也許這就是你的答案,被宗教鑄造」
『我覺得鑄造的感覺,就很不舒服。一定要用鑄造嗎?我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被禁錮』
「恩呢。我就是要讓妳有所察覺呢?就是因為能感覺到不舒服,所以才會需要療癒。不然跟我一樣也就沒有療癒的必要了呢?」

之前想介紹夥伴們,結果寫到一半卡住了,於是讓夥伴給我一篇自我介紹。
「給我一篇自我介紹吧!提到你的時候卡住了,寫不了」
『不知道為何欸,就是我覺得很難做自我介紹。我就是我啊?』
「對於"自己"人不夠清晰吧」
『那你會怎麼說?或是說大家會想要什麼?』
「你沒有身分認同?」
『確實沒怎麼有』

兩位都在我確認過眼神後得知,關於"自己"這兩個字,是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呢              
       分隔圖              
這個問題,是我在看一個感興趣的知識份子,許知遠的訪談對話看到的。主持人問他,鑄造你的是什麼?他說,因為自己是軍人家庭,小時候常常搬家就沒什麼交友,於是他的朋友都是書籍。到現在他依然很喜歡閱讀,鑄造他的是書。後來從其他談話性節目裡,看到他覺得自己是活在生活表層的,這個人讓我覺得很有意思,同時也開始讓我思考,那麼鑄造我的是什麼? 生活。 我並沒有特定被某一樣東西鑄造,而是不斷變化的環境、那些新接觸的人、那些新嘗試的物,各式各樣的東西鑄造而成,倒不覺得自己是生活在表層的人。 印象中看過一個故事,有人去找一個已經成道的師傅,問師傅成道之前都在做什麼?師傅說:「吃飯、掃地、睡覺」,那人又問,那成道後呢?師傅答:「吃飯、掃地、睡覺」。 我和知識分子的差別大概就是,他可以一開口就說出卡夫卡說過什麼、誰又說過什麼,很像小時候作文要求的那樣,引經據典、滿腹經綸的樣子,我說不出來,誰管你榮格想什麼、佛洛伊德又是誰,我不喜歡讓自己永遠追在別人屁股後面去學別人的東西,我只知道自己看了別人介紹的【搖滾變色龍:大衛·鮑伊】後,確信自己與其瞻仰別人,不如發明自己的信念。 能看到聽到知道的任何東西,如果自己沒辦法拿來當成武器,那就不是自己的智慧,只是一把石中劍。 我不喜歡任何形式或標籤,例如"修行人"這個詞,聽到修行,可能很多人就會聯想到是辛苦的、不自由的,但想到的這些東西,都只是標籤。我確實算是個修行人,但我沒在唸經什麼,也無一個特別明確的宗教信仰,也沒打坐、冥想什麼都沒有,那些對我而言都是形式,不做也不影響我修行。 一定要吃齋唸佛,有信仰才是修行人嗎?我不吃齋唸佛,就不是嗎? 神愛人還挑著愛的呢? 宗教於我而言只是一個傳遞的通道,本質是很單純的。但混濁的是人,是想控制、握有權力的人。看過【法蒂瑪的三個秘密】,一個聖母瑪利亞對葡萄牙法蒂瑪的三位牧童顯靈的故事。人家聖母顯靈的用意是啥?希望避免戰爭,希望傳遞愛,讓人存有善念,為什麼不傳給教宗或是其他有權威的人? 因為人對"自己"有大多數的都不夠自知的吧。
為什麼要強調"自己",如果連"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成為現在這個樣子的,那又怎麼好好愛自己?
如果能察覺是什麼「鑄造」自己,那意味著我是能區分什麼是"真實的自己",哪些是"別人灌輸"的自己。譬如我從小就活潑開朗,非常自信又健談,還喜歡分享自己所擁有的東西。小時候還會自己跑去一個比丘尼家裡玩,之前就聽他說過,他覺得我很神奇,他第一次遇到一個小蘿蔔頭自己跑到門口,「師傅師傅,我是某某」的這樣喊著,然後又可以很自然的談話。我從小就是這樣的人,可以無視年齡很自在地與人對話,平易近人的。但後來原生家庭灌輸給我的是「脾氣差、性格不好、不值得被愛...」種種都讓我覺得自己很差、一無是處。
但我的天賦恰巧就是那些不斷被人忽略且埋沒的呢?
當我能區分什麼是被鑄造的,那就也能清楚的知道最原始的我應該是什麼模樣,而不是別人希望的我是怎麼樣。

歡迎有什麼想法都可以告訴我~❤️
也歡迎和我分享你對於"自己"的想法是什麼
什麼都好❤️❤️❤️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一個希望身邊的人都能幸福生活,渴望傳遞愛、表達愛、分享愛,讓人能享受愛與被愛的作者。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收集我所能感知到的各種小故事
留言10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