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劇人蔘 |《精神病房也能迎來清晨》--不入他人地獄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即使有時想起這些仍會微微心痛,然而這些是我在迎來生命的清晨之際,曾經認真為生存奮戰的感受,劫後餘生的肉體記憶,它使現在的我更能同理朋友、學生或親人生活中的難題。
raw-image

日常忙碌,一陣子沒追劇,某天發現朴寶英上新片,立馬追一集小雀幸,結果直接追到第三集,趕緊剁手離開現場,但這三集也真夠令人怵目驚心,完全命中能令社畜立馬神經衰弱、命懸一線的靶心。

職場江湖暗潮洶湧,立志成為人上人者,必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決心,能夠順利上崗,安全下崗的職人,皆是令人欽佩的能人志士。

我認為職場最為困難的往往不是工作,而是令人百感交集、五味雜陳的人際關係,每一個人的背後皆連動著一套人際網絡,因此牽一髮而動全身,即使智商一百以上的資優生,遇到人的問題也還是常常當機。

第二集討論一位憂鬱兼躁鬱症病患,長期遭受上司言語污辱,劇中稱為「煤氣燈效應」,也因此被同事集體孤立的職場霸凌,這一段使我心有所感,也許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有劇中加害者、被害者,或者是冷眼旁觀者的經驗。

話說,人非完人,並不是每一個老闆、主管或者員工都能做出百分之百正確的決策,當扮演加害者的一方以高高在上的姿態,醜化、貶低對方的人格,或當眾「行刑」,給予極度的難堪。

相信此時此刻扮演「受害者」角色的一方,靈魂深處正承受著利刃割肉般的痛楚,墜落在絕望深淵的黑暗裡不停自問:到底自己作錯了什麼,得遭受如此不堪的對待?難道過去的努力已成過眼雲煙?為何說話作事總是動輒得咎?為何大家可以冷眼看待一切的發生,難道自己不也是團隊的一份子?難道自己的付出如此卑微?

「好像困在一個透明的籠子裡,覺得所有人都注視著,好像在觀賞什麼一樣,甚至包括不認識我的人,一定很緊張、覺得有壓迫感,而且感到羞恥吧!」(多恩),時時刻刻生活在擔心、緊繃感,身心承受著頭痛、胸痛與消化不良的生活日常。

由於過去的職場經驗,這一集令我生起強烈的共感,雖說我沒有因此得了「社交恐懼症」,也沒有因此對人性失去信心,但「自我評價」這件事卻在浴火中重生,這些經驗使我深切了解,只有我可以定義我自己,我不入他人的地獄,自然也不會有囚籠這種東西。

只能說,謝謝我媽為我生了一付好吃好睡好樂觀的俗世身心,即使有時想起這些仍會微微心痛,然而這些是我在迎來生命的清晨之際,曾經認真為生存奮戰的感受,劫後餘生的肉體記憶,它使現在的我更能同理朋友、學生或親人生活中的難題。

這也許是因為我知道這時候的人們需要的不是任何形式的指導或勸說,而是帶著微溫的陪伴,也是我曾經的企求與渴望。

總而言之,我穿越了這條黑暗的隧道,所以,別再叫我回到職場,娘娘我一個人挺好滴!#感謝朱霸使我總是心向陽光

8會員
44內容數
如果時光是一張張待填的篇章,而來到我生命裡的吉光片羽,是一一被記憶收錄的情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