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防護回憶二_大學🧑‍🎓系會活動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防護員~🏃‍♀️防護員🏃‍♂️

還記得大三時成為別人的學長姐,參與更多系上活動,負責舉辦團康性質的迎新活動。經過多次開會及前輩的經驗傳承,再加上大二時曾經協助舉辦過。因此,大三時多為監督旁觀角色,偶爾經驗分享,雖然到場卻不參與活動的概念。

那場活動有點類似鬼抓人,但加一點不直觀的規則,需要加入一些單詞。(老實說我也不記得到底怎麼玩ww)所以大二的學長就開始示範(試玩)給大一新生。

而我,就跟我朋友在旁邊玩沙。正確說應該是「玩土」。活動是在一個草皮上,周圍有大樹包圍。我跟我朋友因聽不清規則說明,再加上也不會實際參與,剛好看到地上有一盆快要死翹翹的小花,我就跟朋友在旁邊做起園藝。先是拔周圍的雜草,再將它移株到更空曠的土地(怕養分都被大樹搶走),最後灑水再加一點我們對它的關心問候。

就在我跟朋友努力拔草的過程中,突然聽到非常著急又呼吸急促的聲音,喊著:

防護員!防護員!!

我跟我朋友,瞬間轉身抬頭,看向聲音的方向。

是團康的方向。

眼神停留團康方向兩秒,然後,我轉而看向我朋友,發現他也正看著我。

「不會吧?你也是?」

我們相視而笑。

「啊~原來,是玩遊戲時要邊跑邊喊單詞。」

聽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覺得沒什麼好笑的,但對出隊過的防護員們來說應該會嘴角失守,因為職業病發作了。雖然那時我們接大會防護員的時間不過半年,但因為頻率不低,可能因此患了職業病吧。

比賽時,通常會叫到「防護員」都是在非常緊急的狀況下,所以十之八九呼喚的聲音都會非常著急,伴隨急促的呼吸音。而在比賽時,通常被呼喚是因為防護員沒看到球場上有緊急狀況(可能因為場邊有人需要我們,又或是我們需要裝冰塊、吸冰塊等),需要我們上場,所以才會被緊急呼喚。

也是因為這樣的背景,我跟我朋友的反應真的太搞笑了!

我跟我朋友笑完後,被旁邊的另一個朋友嘲笑說:「你們會不會中毒太深?」再另外一個朋友也調侃說:「大概防護員就是你們的志願了吧。」

經過這麼多年,我永遠記得那時候我跟我朋友幾近反射動作的看向呼喚的方向,只能說我的母校對學生訓練有素(?)無時無刻不忘運動防護員的使命(?)

這一系列文章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我身邊遇到的、從別人聽來的,關於臺灣防護菜鳥的真人真事,偶爾加點甘苦談,讓大家更認識運動防護的圈子。

歡迎留言你所知道的運動防護!或分享曾受運動防護怎麼樣的幫助!

15會員
113內容數
做為一名運動防護員,將職場上的各種大小事、甘苦談、未來趨勢以寫作文章方式分享給大家也分享給自己。如果對運動傷害防護有興趣的人快點進來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