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防護回憶三_大學🧊冰塊,很難嗎?

2024/02/1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還記得大三時,通過系上層層授課、測驗、模擬考、術科考試等關卡,終於獲得可以跟著學長姐參與大會防護員的資格!當時心中的雀躍,就跟嬰兒第一次站起來,媽媽看到後在內心吶喊不相上下。畢竟當初選這個科系就是以「防護員」為目標,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接近的悸動感,實在興奮。

那場比賽是棒球項目。雙方都是高中生,一方是來自台灣,另一方是來自日本,算是交流賽,比賽強度不高,但話題度超高,也有實況轉播。

這次大會防護員是我的學姊,理論上我就像跟屁蟲,她走到哪我就跟在旁邊,適時支援。因為零經驗,前輩也不會對我這個菜雞太要求。但因為這次有實況轉播,學姊決定:「到時若要衝場,因為轉播緣故,還是我上場就好。但你再注意一下,我如果需要支援,我會再跟你打手勢,你再上來。」

第一場就被下禁止令(?)難過又鬆一口氣,難過沒辦法當第一線目擊者,看不到緊急狀況前輩怎麼處理,鬆一口氣我不會上鏡頭(因為一枚菜雞,超怕處理不好。若處理不好恐會世代永流傳⋯⋯)。但不管如何,既然前輩都這樣決定了,也就只能這樣了。

學姊帶我跟裁判長打招呼、跟工作人員了解製冰機與廁所位置後,到防護站擺上設備(基本的SOP),稍作休息,比賽就開始了。

因為比賽強度不大,所以衝場次數也不多。多是觸身球外傷,上場噴個冷噴或包紮傷口就行。順利的結束比賽後(雙方選手合照也沒少過,畢竟是交流賽嘛),突然有位身穿日本球衣的選手,往防護站靠近,並喊著:

「愛-死-,愛-死-。」(譯:ice, ice.)

我一臉狐疑的看著他內心想著:「工殺毀?」然後他就舉起他的手,接著冰敷袋進入我的視線,在我釐清他的用意的前幾秒,學姊說話了:「他要冰塊,你拿他的冰敷袋去後面製冰機裝給他。」因為那時學姊還在處理其他事情,抽不了身,我便接過他的冰敷袋,裝冰塊去了。「他的冰敷袋是台灣沒看過的材質,像果凍,很有彈性,導冰性很好,但不知道在冰塊融化後,冰敷袋會不會濕掉⋯⋯?」就這樣胡思亂想地走到了製冰機前。

打開冰敷袋的蓋子、打開製冰機的蓋子、拿起了冰鏟,準備要挖冰塊的時候,發現冰塊都黏在一塊起⋯這時菜雞如我,想拿鏟子前端去戳破冰塊之間的連接,但怎麼戳就是無法讓冰塊分離⋯我就這樣與冰塊纏鬥了好一陣子。然後,學姊走過來了,說:「怎麽裝冰塊這麼久?」

我想著救兵來了!!!趕緊說:「學姊,這個冰塊分不開,裝不進去冰敷袋⋯⋯」

學姊愣了一下,拿過冰鏟,邊拿冰鏟的後緣敲冰塊,邊說:「怎麼連冰塊也不會裝?」

老實說,我也被自己的愚蠢嚇到了⋯⋯

可能我沒見過世面?但我當下是真的沒想到能用冰鏟後緣敲冰塊這招⋯⋯

也因為這樣,之後,不論我的後輩做多愚蠢的事情,我都能接受,因為⋯⋯

我想應該沒人能比那時的我更愚蠢了⋯⋯
這一系列文章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我身邊遇到的、從別人聽來的,關於臺灣防護菜鳥的真人真事,偶爾加點甘苦談,讓大家更認識運動防護的圈子。

歡迎留言你所知道的運動防護!或分享曾受運動防護怎麼樣的幫助!

P.s當大會防護員不僅坐在觀賽搖滾區,還聽到裁判在討論明日之星的種種,更能在第一線看到記者、轉播員的真面目。當然還有小球僮之間的鬥嘴。一場比賽能順利進行,真的需要每個人用心對待,場館承辦人、清潔人員、等這些幕後人員功不可沒。這都是第一次參與比賽的工作人員才知道這些事。

15會員
98內容數
做為一名運動防護員,將職場上的各種大小事、甘苦談、未來趨勢以寫作文章方式分享給大家也分享給自己。如果對運動傷害防護有興趣的人快點進來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