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der 與 Sex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一﹕「Gender」的語言學源頭

❙英❙語中有「sex」和「gender」兩詞,❙漢❙語有「性」以對應「sex」,但沒有對應「gender」的用語。

為什麼 ❙漢❙語傳統上沒有對應「gender」的用語﹖原因很簡單,因為語源上,「gender」是一個文法術語 (grammatical term),這是 ❙印歐❙語系 (Indo-European languages) 的一個語法特徵,❙漢❙語沒有。

一般來說,❙印歐❙語比 ❙漢❙語更準確,表達上比 ❙漢❙語更清晰。❙印歐❙語有明確的文法範疇或詞類 (word classes),各詞按其類別而有不同的功能,同時亦有不同的語法規則需要遵守。很多 ❙印歐❙語 —— 如德語﹑法語﹑波蘭語﹑意大利語等 —— 對名詞做了一個擬人化 (personalization) 處理 (原因不明,但可能是為了精確分類,結果卻給後來者引入學習上的障礙!),給予名詞性別特性 (男性﹑女性及中性)。

譬如 ❙德❙語中,「熊」屬男性 —— der Bär (❙英❙: the bear)﹔ 「貓頭鷹」屬女性—— die Eule (❙英❙: the owl)﹔ 「馬」屬中性 —— das Pferd (❙英❙: the horse)。

❙英❙語名詞沒有這個處理。事實上,❙英❙語的「gender」一詞源自 ❙拉丁❙語的「genus」,而「genus」的原義是類別的意思,並無性別的含義。 

從源頭看,「gender」從來都用作「grammatical gender」,即賦予名詞的文法類別。[這裡]; 而「sex」歸入生物學的範疇,指稱生物性別 (即男性或女性) 或兩性 (男女) 交媾的行為。

❙英❙語歷史中有沒有「sex」和「gender」交換使用的案例呢? 

有,似乎14世紀便有,但都是開玩笑式或詼諧的用法。完全可以理解。在性方面還沒有如現代社會般開放的年代,用「gender」來替代「sex」顯然是一種委婉語。

二﹕「Gender」的性轉向

 「Sex」和「gender」是在什麼時候進入混亂的術語狀態呢?

 那是20世紀中葉的事。

「Sex」和「gender」本來是明確區分的兩個術語﹕前者用於生物學﹔後者用於 (❙印歐❙ 語的) 語言學。

簡單地說,人有 sex,字/詞有 gender。

20世紀中葉,學界開始要嚴格區別「sex」和「gender」。

這便很奇怪了,「sex」和「gender」不是已經有明確的區分了嗎 ——「sex」是生物學術語,「gender」是語言學術語。還要如何區別?

這裡說的學界指的是心理學和性學等學術領域。

心理學家和性學家突然將「gender」從語言學中抽離,然後將「gender」與「sex」混為一談,再然後驚惕世人「gender」不是「sex」,最後為其披上「深奧的學術外衣」,宣稱「gender」是一種社會建構 (social construct),而 gender identity (性別認同) 則是一種社會身份 (social identity) 云云。

換句話說,在上述的理論中,生物性別 (biological sex) 基本上是無甚意義的一個「事實」,用 John Money 的理論來說就是人出生時的性心理是中性的 (psychosexually neutral); 有時甚至是一種障礙 —— 譬如導致性別焦慮 (gender dysphoria) ,即不能認同其生物性別而產生焦慮症。

「Gender」的性轉向大概在20世紀50-60年代發生。John Money 於1965年創立Johns Hopkins Gender Identity Clinic (❙約翰霍普金斯性別身份認同診療所❙)。這是「gender」性轉向的一個里程碑。John Money 於1967年開始對 Bruce Reimer 進行「轉性治療」—— 即開始對 Reimer 兩兄弟進行性虐待 —— 隨著在論文和報告中假稱Bruce Rreimer (Joan) 轉性實驗成功,從而「確鑿地」用單一實驗「印證了」他的gender 是一種社會建構理論。[這裡]

此後,John Money 成為 gender 理論的精神領袖,但今日的理論家不會多談 John Money 那個失敗的實驗。

據說 gender 有64種﹔但假如 gender 是社會建構,為什麼只有64種?

據說 gender 有64種﹔但假如 gender 是社會建構,為什麼只有64種?

三﹕科學事實

但如果所謂的 gender 是一種社會建構,Bruce Reimer 的轉性實驗應該是成功的,因為按照 John Money 的治療方案,除了使用雌性激素外,還要求 Bruce Reimer 的父母製造一個完全把 Bruce Reimer 當女孩子看待的社會環境養育。這個實驗從頭到尾的澈底失敗正好證明性別就是 sex (生物學上的性別),sexual identity (性別身份) 不是一種社會建構,sexual identity 由我們的性別染色體決定: 女性是 XX,男性是 XY。

在用詞方面,我們要小心。我們不能說「gender不是一種社會建構」,因為根本沒有所謂的「gender」,只有「sex」。

「Gender」頂多是「sex」的委婉說法。

參考:

[1] David Haig: The Inexorable Rise of Gender and the Decline of Sex: Social Change in Academic Titles, 1945–2001,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Vol. 33, No. 2, April 2004, pp. 87–96.

[2] David Haig: Of Sex and Gender, Nature Genetics, 25, page 373 (2000).


* 本要另文談性別焦慮症以繼續 gender 的話題; 但轉眼間,❙美國❙ 2024總統大選兩黨初選的「超級星期二」已經接近尾聲,如無意外,❙特朗普❙ 和 ❙拜登❙ 將分別勝出成為 ❙共和黨❙ 和 ❙民主黨❙ 的總統候選人。本週末會盡可能出爐一篇分析「超級星期二」的文章。有關性別焦慮症一文將押後。

20會員
175內容數
國際 + 政治, 還有文化論述。 政治沒有巧合; 不作預測的政治評論都是廢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