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身心靈工作者在權威之下失控

2019/11/0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許多身心靈工作者很仰賴權威,深怕失去權威後客人會不相信他、並因而失去客源。

資訊不對等下 權威變成了恐嚇

前陣子我爸爸牙齒痛,聽醫生建議,必需拔牙。拔牙前,爸爸接受醫生的要求,做了抽血檢查。
然後拔牙當天,醫生看了抽血報告後,說了很多我覺得很NG的話。如果病患身體狀況不適合拔牙,如實說就好。但這位醫生卻語帶恐嚇似的說了很多驚嚇病患的話。
「有報告說拔一顆牙會減少8年壽命。」
「之前有一位患者過來,他牙被拔了幾顆,我一看就知道他完蛋了。果然過沒幾天他就死了。」
我爸要七十的年紀了,健檢報告被醫生嫌得無一處好,又被醫生左一句死右一句折壽的說嘴,心裡當然不是滋味。(事實上我父親檢查的白血球數、血壓什麼的都在正常範圍內,但醫生還是有疑慮就是了。)
身為醫生,卻增加患者恐懼,這究竟意味著什麼呢?
實際上,我覺得這裡顯現了醫師在資訊不對等的情形下濫用權威的情形。在一般情形下,大多數人都不可能擁有醫生所擁有的醫學知識和技術,因此在當身體有疾患時,他們就只能仰賴醫生了。這在知識、技術上,本身就擁有位階上的落差了

利用權力 逃避自身的不安

再者,就如同老師與學生的關係一樣,當老師站在講台上,擁有發言權,而光這位置上的差異,就足以產生了師生權力關係不對等的關係。這在醫病關係也是如此。
事實上,這種權力關係的不對等是難免的,畢竟老師、醫生不該淪為服務員,學生、病患也不該僭越專業。
但是,最怕的就是在關係不對等的狀態下,專業人員藉此牟取利益或逃避自己的責任。例如用成績換取師生戀、用權威性語言規避自己對醫療風險的恐懼等等。
這類的問題也經常在身心靈的場域裡發生,許多「嚴師」經常會以「罵哭顧客」為傲,以為這代表打到客人的痛點、抑或可彰顯自己的見解透徹。然而很多時候,這只是身心靈工作者不願花更多時間精力對客人負責的手段罷了
另外,許多身心靈工作者誤將權威等同於能力,以為無法幫助眼前的客人,就等於失去權威,就等於能力不足。這時許多助人工作者會逞強,甚至用權威來掩飾自己的不安。

自尊感的缺乏 造就權威上癮的症頭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很多身心靈工作者其實是自我感、自尊感缺乏的。他們可能本來在職場受雇於人、經常看人臉色,或是在其他生活領域並不順遂,而身心靈工作則可以讓他們翻轉立場,讓他成為能給人意見的老師。這時,搖身一變成為老師的他們,就越加難以割捨權威的誘惑了。
這些都是身心靈工作者經常會遇到的權威議題。但如果可以,我會希望權威是建立在自信於助人的專業技能之上。如果可以,我希望權威是助人工作者用來讓求援者安心無懼的力量,而非在他們的心中再起波瀾。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4會員
73內容數
洪七 討厭醜東西。但我的美醜觀可能跟凡民俗子不太一樣。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