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蔥與番茄的選美賽遠見雜誌遠見雜誌

洋蔥與番茄的選美賽

2022-06-3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文 / 張曼娟
我很喜歡講這個故事給小學三、四年級的小朋友聽,那是我自己創作的〈洋蔥與番茄的選美賽〉。
「有一天,蔬菜們聚在一起舉辦選美,最後由洋蔥和番茄爭總冠軍。洋蔥說:『我很有層次感,不能一眼看穿。』番茄說:『我的色彩多麼鮮豔,真的是人見人愛。』洋蔥說:『傷害我的人,把我切開,自己也會痛哭流涕。』番茄說:『只要我煮進食物裡,就會改變食物的顏色和滋味。』他們爭論得很激烈,其他的蔬菜都無法做決定,感覺兩邊的說法都很有道理……」
圖/僅為情境配圖。賴永祥攝影
常常,在這個時候,就會有孩子打斷我,並且說:「洋蔥和番茄根本就不一樣,是要怎麼比較?」我停下來,微笑地看著孩子們,然後說:「這時候突然有個小男孩(或小女孩)出現,大喊一聲:『番茄和洋蔥是不一樣的東西,為什麼要比較?』」
孩子們很喜歡這個結局,我很喜歡孩子們的覺知。然而,也不免有些喟嘆,很小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不同的東西,不必比較,後來是怎麼開始,踏進愈陷愈深的「比較泥淖」中?
小時候親戚家的孩子都有好成績,我則一向積弱不振,雖然努力保持「乖巧」品質,可是,在升學掛帥的年代,這實在不算優點。
「如果妳能像○○哥,或是○○姐那樣,不用父母操心,我真的是睡著也會笑醒。」父母不止一次這麼說,但我做不到,因此父母總是安穩睡到天亮,從來不曾笑醒。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能像○○哥或是○○姐,才不會辜負父母為我的犧牲與付出,否則,我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有什麼價值。
延伸閱讀

「比較」恐怖輪迴,讓下一代徒增痛苦

好不容易擺脫了學業成績與學校排名,又要比工作:職稱、薪資、福利、升遷……接著要比對象與婚姻,比生兒育女、買房買車,並且從被動的比較,變成主動去比較,在比較中,一次又一次領略贏的痛快,也難免輸的痛苦。
曾經,因為大人拿我們與別人比較,令我們感到困擾;如今,我們自己忍不住與他人比較,並以下一代為比較對象,增添了他們的苦惱,真是細思極恐的輪迴。
求學時有個同班同學,各方面表現出色,一向自視甚高,沒想到念研究所時,我的學業成績竟然領先,又出了本暢銷書,於是,這一切都成了她的芒刺,時時令她不安。
每當她當面問我:「為什麼又是妳?為什麼是妳不是我?」我總想對她說:「其實妳一直都很優秀,而且妳有妳的人生,我有我的,何必如此?」但我什麼也沒說。
有時候我會問小朋友,洋蔥和番茄如果不比較,可以做什麼呢?他們開心地嚷嚷,可以煮成羅宋湯,再加點牛肉和馬鈴薯,好好吃啊。看著笑顏燦爛的孩子,但願他們永遠擺脫比較的夢魘。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作家;原刊載於遠見雜誌2022年6月號
0
作者介紹
遠見雜誌於1986年創刊。以「傳播進步觀念」為己任,為讀者掌握前瞻趨勢,探索未來方向。
本文發佈於
創刊於1986年的《遠見雜誌》,一直以「傳播進步觀念」,「社會進步的動力」自許。為了要在網路時代,一面要減少資訊氾濫,一面要用新的平台擴大影響,2013起,我們十分慎重地邀請了五十餘位(累積迄今超過百位)來自台灣、大陸、美國、香港、新加坡等海內外有成就、有見解、有理想的人士,各在其專業領域發表其獨立意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