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煮的比較大?〉

2024/01/1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新學季到來,很多事情都要重新討論,如何決定煮飯的三組人馬,尤其令我們傷腦筋。經過師生一番討論,終於有了新的共識,讓公認最會煮菜的學生來挑選組員。

 

挑組員的首選是交情比較好的,再來是好配合的,剩下的往往是那些三不五時會請假的。選人過程都算順利,沒什麼出乎意料,很快來到選導師的時間。

 

W很快就下決定選我為指導老師,並吐一句令我很在意的話:「嘿嘿,以後不用去買菜了。」哎呀,我才在想怎麼會選我呢?還以為他想要來點新的火花,想不到竟是為了偷懶?我沒有回話,只默默在心裡咀嚼這句話。

 

想了兩天,內心仍有點疙瘩,負責買菜是我與前一組達成的默契,期待著自己在不同情境會有相對應的考量。想到這裡,我發覺到W主動給出訊息其實是很好的開始,接下來該如何回應,我已有了想法。

 

「大廚,請問下週我們要煮些什麼呢?」我在下課時間湊到W身邊問。W有些訝異又靦腆地說:「當然是麻婆豆腐啦!這麼好吃,對不對?」一旁同學們的白眼差點要翻過兩圈,倒也不是W煮的不好,而是每次都會出現這道「經典菜色」。眼看同學們吐槽得差不多,我才接著緩頰說:「大廚你煮的不錯吃,不過,再怎麼好吃也會吃膩呀!不如我們這次來煮別的如何?」大家瞬間將內心渴望都投在我身上,畢竟,這關乎下個星期肚子的命運。


raw-image



 

「來煮麻婆濃湯、麻婆雞翅、麻婆青椒、麻婆蒸蛋、麻婆臭豆腐、麻婆沙拉⋯⋯」我說的越來越起勁,身邊的同學臉色越來越慘白,直到W 急忙喊停。

 

「思大普!不行,不可以!別再麻婆了,這樣子我們都會惹上大麻煩,哈哈哈」W這句話充分展現幽默風趣和機靈,真是可愛至極,讓我更加期待下週煮菜。

 

好不容易菜單搞定,再來就是召集所有組員來分配工作,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讓大家都找到適合的位置發揮。沒想到,W劈頭就說要負責煮所有的菜,其他人只要負責收拾就好。這樣出其不意,讓大家既開心又擔心,紛紛表示「你確定嗎?要確定耶!」

 

組員開心的原因大概是不用煮菜,輕鬆又不用承擔「食客們的壓力」,而擔心的當然就是沒辦法順利完成,還可能遭受大家一頓罵。我也有開心和擔心的部分,開心的是可以順水推舟讓W當大廚,擔心的則沒有發生。

 

早上提早到學團,就是為了去菜市場買菜,沒想到,第一個到的會是W。我開玩笑的說:「謝謝幫忙開門,再順便幫忙拿購物袋吧。」

 

第一次合作,我讓W負責烹調,其他備料、收拾等工作就由我來指揮組員。當W開始煎、炒、煮、炸,我就叫其他組員放下手邊工作,好好觀摩學習。一切相當順利,不但菜煮得快,收拾更快!大家心甘情願地完成各自的工作,可說是合作愉快。

 

第二次合作, W負責煮兩樣菜,另外兩樣我讓其他組員認領,從簡單的炒菜、煮湯開始。當我指導組員們烹調的時候,身旁的W不時碎嘴,一下提醒,一下嫌棄,手上還不忘炒菜。小小廚房兩口瓦斯爐、兩座流理台,被我們五個人擠成一團「地獄廚房」。雖然工作一樣快速完成,每個人也都相當投入,氣氛卻吵得比菜還火熱,彼此的摩擦也增加了。

 

「老師,你有沒有發現W都不收拾?他都只煮菜不想要收拾。」H小心翼翼地湊到我耳邊說。

 

「我一直都知道啊,他只想要煮很厲害的菜色,飯後收拾他都躲起來好像沒他的事一樣。」我一派輕鬆的說,用平常說話的音量。「你是不是很希望我去跟他說些什麼?」H壓低聲音表示認同,還微微的點頭。

 

「W,我們組員說你都不收拾啦,要煮也要收啊,大家一起。」說完,我轉頭看著H。「是這樣沒錯吧?我有沒有講得很好?」W的臉瞬間紅了起來,害羞靦腆卻又倔強地說:「沒有啊,我煮那麼多菜耶!是不是有道理?」話一說完就去廚房洗了一個鍋子。

 

終於來到第三次合作,我讓組員們共同設計菜單,每人每天負責一道料理,W也一樣。不過,特別將W排在最後一個填寫要煮的菜,一來是考量能力,一來是知道他會出紕漏。

 

果不其然,菜單搞丟了。

raw-image



 

說來也非常神奇,W自己默默重新設計一份菜單,將組員們期待的料理給改光光。組員們從來沒有那麼想要煮菜,沒想到W這一手,反倒激發大家的料理魂。「搞丟菜單就算了,還把我們的料理改掉,你這個大廚在幹嘛?」H理直氣壯的表達不滿。W一邊做出投降的手勢,一邊向大家抱歉,感覺有些受傷的樣子。那天的料理非常好吃,心情卻糟透了。

 

飯後收拾完成,我特別找W說話。還沒開口,他又提出投降的手勢,接著就要向我道歉。我也比個手勢阻止他的道歉,然後要他聽我說。

 

「我不是要找出誰犯錯,或是犯了什麼錯。我只是想要談合作,我知道你把原本的菜單弄丟了,我也知道你重新寫了一份菜單。」我蹲在W身邊好讓彼此的視線平行,我和W都靜靜地深吸好幾口氣。

 

「我看到你想要為這件事情負責,也認為有做得不夠好的地方,而我難過不是因為這些,是你有困難的時候沒有找我們討論。」話一說完,W的肩膀緩緩的鬆垮下來,眼神也不再緊繃,只默默點頭。

 

「明天菜市場有開,記得早點到學團,別讓我等!」W用獨特的靦腆和幽默,反將我一軍。

28會員
22內容數
好不容易此生為人,有幸會說故事,想好好享受故事的魅力。 用生命寫故事,運用我說自己的故事,貪心的向神偷一些創意。 把生命經歷當作玩具,祝福每個愛故事的孩子。 我的學生總是教我如何當個老師,而內在總是渴望有個理想大人陪伴。 於是,誠心回應這樣的想望,成為那個大人。 而我深切的相信,只有我知道祂、懂得祂、好奇祂。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