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醫美等級的食療法—MM飲食

2022/11/3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一場醫美等級的食療法
顧名思義,你將會隨著療法進行一段時日後,漸漸獲得更令人賞心悅目的樣貌。
然而,在迎向更美麗的自己之前,即便是醫美(手術)也需要所謂術後恢復期的漫長時間。這場食療法,是個漫長的迎向變美之路的過程,對某些人來說,變美之路甚至需要更久的時間。
剛開始的時候,你可能會漸漸地認不得自己,望著鏡子裡的人仿若陌生人,從身形、臉型、甚至雙腳承受著的壓力感受都會變得不太一樣。
身體出現的不適感(排毒反應)就如同術後需要照料的傷口,會痛、會癢、會令你煩躁,一再提醒著你「這條路還沒到頭」

我執行醫療靈媒飲食(medical medium,簡稱MM飲食)邁向第七個月。

(徹底執行期目前已七個月:2022.04.22-2022.09.01 & 2022.09.21-2022.12.01
過程因工作過忙而暫停一個月。在此之前不認真執行MM飲食大約一年多。)
這七個月以來,MM飲食所帶給我的歷程就如同「醫美的術後恢復期」,需要耐忍、耐痛、耐癢,還要耐得住「變形的自己」。
剛進來這個食療法時,可以數算的壞處比好處多得多,比如手部嚴重牛皮癬(嚴重到影響睡眠、影響工作專注度)、變胖、料理食物費時費力、旁邊的人因看不懂而唱衰你。

然而,好處是我對食物的感受度緩緩地發生改變。


原本我超愛那種「3個50元」的廉價麵包,每次都買二十多個,買到店家以為我家人口眾多,但其實是我3-4天就可以吃光的份量。
最初開始嘗試MM飲食,是從最基本的每天喝檸檬水、西芹汁、重金屬排毒果昔開始,其他一切如常,正常的暴飲暴食及催吐。
大約不到一個月,我對甜食的喜好開始發生轉變,從原本獨愛麵包,變得更想吃地瓜或椰棗。
身體傳給大腦的訊息明顯改變,我清楚意識到自己對麵包需求,從漸漸降低到沒有需求。
轉變的過程中,我想吃的時候還是會吃,隨著一次又一次跟隨自己的慣性,我發現吃麵包能帶給我的滿足感,一次比一次還低,直到我毫無慾望再吃它。
這是個非常神奇的過程,對於我這種對食物有極高依賴性及慣性的人而言,要強制拔除我對某項食物的依賴,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足以掀起我滿腹的怒火。
從這項神奇的轉變起,MM飲食即使帶給我諸多的不適,我對它還是帶有期待及尊重,我繼續走走停停的執行MM飲食一年多。


第二個好處是「思緒獲得正向改變、變得更為清晰」

對於長年依賴暴飲暴食及催吐習性的我來說,即便培養了運動習慣(慢跑),一層「對生命的無能為力及無意義感」的厚重濃霧仍揮之不去,我總覺得若能有場意外將我帶走,那麼我會很開心,因為比起直視著「不知道活著要做什麼」的無力感而苟且渡日,我更想悄悄的消失。
此般消極意識,就在我徹底執行MM飲食後,漸漸被轉化了。
我抓不太到轉變的確切時間點,當我回過頭來看時(比如此刻),我驚訝地發現心底已經有這樣的感受—「生命中還有一些我想去嘗試體驗的事情」,雖然不多,卻萌生了「哎呀,此生不去做實在有點可惜呀」的念頭。
寫到此,覺得十分感謝!(感謝自己、感謝MM飲食、感謝方格子)
思緒變得清晰,在工作上尤為明顯。
工作於我,常常讓我對自己又敬佩又討厭。
我希望面對工作的自己能像城牆、能像戰將,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然而,實際的情形卻非如此。
當自己處於委靡狀態時,即便再小的工作都會令我心生畏怯而舉足不前,「不想做」與「感到此刻沒有能量與力氣去做」兩者不知道何為因、何為果的一湧而上,遍佈身上的每一個細胞。
這種狀態是我最不喜歡且最看不起自己的時候。
我嘗試要控制變因,減少委靡狀態的再發生,有些方法有效,比如「誠實面對自己的感受、少點壓抑」有助於縮短委靡情形的週期,原本「提不起勁」的狀態大約持續一週,有機會縮短為四天、三天。
但有些可能是控制變因的方法,我卻辦不到,例如正常的作息(早睡早起)、正常的飲食(不暴飲暴食、不催吐)。
我常常覺得自己如同著了魔,怎麼樣都難以將明顯傷身的習慣拔除。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如此,委靡狀態的發生仍飄忽不定、防不勝防。
MM飲食帶給我的轉變,不是委靡狀態就此消失不見,而是漸漸意識到這是另一個需要被自己接納的面向。
這個狀態的出現,並非是毫無來由的冒失颶風,她是帶有訊息的,可能在提醒我身心需要休息了、或是我不經意地放大了令我害怕的事物、或是某些思緒或情緒被我壓制著沒有疏通,以至於整個人遲滯。
由此,有助於我從過往的自責、想要抹除自己的思緒,漸漸改用更包容的態度看待自己、允許自己的失常,如此每當又陷入了委靡狀態,我學著不要這麼焦慮地逼迫自己趕緊轉身、轉念、變身成「正常人」;我學著用正常的眼光看待失常的自己;我學著用溫柔一點的方式探索失常背後的可能原因。
我相信,我們與工作的關係,會如實的映射出我們與自己的關係。
當我對自己有愈清晰的認識、面對自己的各種狀態能有愈來愈適合的應對方法,那麼想要做好一份工作的心,也會隨著這樣的變化而外顯至實質的行為。

最最重要的好處是
MM飲食讓我長出勇氣 放掉我長年依賴的催吐行為

促使這個勇氣的滋長,與某次龐大的工作任務有關。
龐大的工作壓力,為期一個多月,不僅休息時間被壓縮,我的暴飲暴食+催吐的情形甚至不減反增,更加劇的壓縮到所剩無幾的休息時間。
日積月累,終於在出差前我直接對老闆吐露了自己的疲憊,同時抱怨不知道此刻的忙是為何而忙。
仁慈的老闆,在我出差回來後,直接允許我在家工作。
藉此給了我徹底執行MM飲食的契機!
促使這個契機的發生,除了外在因素,還有更重要的內在因素,那就是工作壓力加上不良飲食習慣所帶給我的能量浩劫情形,加深了我對催吐行為的排斥。
在重重壓力的包圍下,我用暴飲暴食的方式舒壓,同時我又想用自己的方式負責任的把吃進去的食物清空,避免發胖。
進食1.5-3小時,需要花半小時至一小時站在馬桶前,把食物倒出來。
一般時候,我已經認知道這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然而,當身心極度疲憊,卻又制止不了自己此番行為時,站在馬桶前,用力擠縮腹部,讓食物順暢的逆向流出,就如同面對一個沒有盡頭的黑洞,我將自己如同祭品一般,奉送到黑洞口,任其無情又恣意地吸食。
如同波頻,每個波鋒之前,都有波谷。
此刻正是到達了波谷的最底之處,過去「我不想催吐」的念頭,猛地轉為「我不要再站在馬桶面前催吐」!
一旦內在因素到齊,轉變的齒輪們竟都啟動了。
暴飲暴食與催吐伴隨我13個年頭,長年以來,我幾乎沒有什麼飲食原則,想吃什麼就吃,吃到被我分類為不健康的食物或吃太多,就通通吐掉。
表面上,我活得自由自在,實際上卻是深受容貌焦慮及紓壓方式不當所控。
由此,你也跟我ㄧ樣發現了嗎?
毫無原則與毫無管控,彷彿是不自由的另一種展現方式。
所幸MM飲食法有「該吃什麼」及「怎麼吃」的食療方針,舉凡大方向及細節都有明確提供,更重要的是,有一群緊密的MM飲食網讓我感到自己不是一個人。根據實際的追蹤資料,還觀察到執行了三年以上的MM飲食者,容貌、身形及整體的能量狀態對比執行前的狀態,完全換然一新,且目測年齡都比實際年齡要小上許多。
不需要藥物、不需要任何侵入形式,就能自然的回春、變美,何樂而不為?
即使會先經歷到「不想拍照、不想見人」的過程(是的,這段我還沒走到頭)
但我更好奇、更想知道三年後的我將會獲得什麼樣的禮物與超乎期待的驚喜。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透過飲食,找到愛自己、與身體和解的可能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