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信徒

2023/11/2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牆上的時鐘,走著每一秒,我看著每一秒走著,停在接下來的每一個時分,安安靜靜地無人察覺,只要你抬頭望,舉起手,你就知道現在時間。而這一刻,除此之外,沒有人知道。時間,沒有通知,沒有聲音,沒有警覺,就這樣走過每一個人的當前,你不會知道,連末日時鐘也不會知道,因為你根本不會在乎,哪管人類距離核戰危機有多近,甚至有人詛咒最好全地球人都死光光最好,因為同歸於盡了,對地球最好。


而我看著時鐘,看著手錶的每一個時刻,想著社會對人與人之間的那麼毫不在乎,連結已經隨處中斷,卻沒有人有警覺,自己的生活自己過好就好,看在這個以個體為重的學者眼中,卻是憂心忡忡。有些人覺得這沒什麼,人之間的連結已經不如以往,要如何找回以前那麽的連結?我們真的有話可談,真的可以相互關心,問聲好,這些幾乎已經做不到,你什麼時候向你的左右鄰居問好?上一次交談是什麼時候?他們認得你嗎?同事之間呢?同部門難道都相互認識嗎?我公司的同事們,幾乎有些從來沒有認識過彼此,甚至同一層樓的兩邊不同部門,在同一處工作,卻好像當作陌生人一樣,連姓名與眼神接觸都沒有,我不禁覺得現代人的斷層連結,那樣的碎片連結卻是不同的世界在一面鏡子上看不見彼此的奇特。


唉!這能怪誰?先照顧好自己的心,才有時間照顧別人,你大概也是這麼想吧?人的連結大概都以自己為主,畢竟我們的心在自己身上,生活在自己為重心的單點區域為大範圍,我們為自己而想,這沒有錯不錯的問題,而是對過頭了。


時間仍在走,人只看到自己的重點事物,就像屬於自己的家庭核心一樣,我在中間,其餘的人在旁邊,另外的區域則是屬於相關聯的事物才有配對的可能,看看你的朋友名單,情誼的成份有多少?還是真正有利益的關係在裡面,我們的朋友真的不是「朋友」,只能算是「普通」關係的連結,誰真正在乎誰,這樣的關係從來就沒有對等過,你的閨蜜難道不會愛上你的男朋友?


誰看誰不順眼,誰又看誰是怪咖,我們都自屬一個小群體,哪管是學校還是公司,都有屬於自己的社交圈,這樣的社交圈,圈圈在每一個各自的不同區域,就像我們有各自的小範圍區域,卻很難擴大實現,因為社交圈不等於社群的大範圍。


讓我們再把社群的連結更加詳細說明,你大概就能更明白什麼,我屬於某一圈,這一圈只屬於單一個甲區域,而那乙區域則是另一個範圍,甲乙之間不往來,但是甲區域外的連結卻屬於更大的範圍連結,在乙的連結區域外,又屬於丙的區域範圍,乙跟丙有連結,但是這樣的連結只屬於乙在連結區域內的距離連結,需要有甲的連結在牽引才能連結。換個意思是說,我在 A 群組,不屬於 B 群組,但是 C 群組之間的連結在我可能的 A 的連結點之間有一個單向連結,這樣的連結就像是我跟多數社會的共同所有連結一樣,只有大方向的連結,卻無法跟真正有共鳴的方向連結,需要有單一方向連結牽引著我對於對數社會的連結產生反向的衝擊,才有可能改變的契機。


讓我們繼續換更大的腦袋去思考社會的方向性好了!時間在往前走,就像我們想要努力前進一樣,但是社會的傳統,例如性別卻依然沒有多大改變,男女之間的觀念依舊在男女之間打轉,想要把自己嫁出去,你不主動去了解男生的個性與生活習慣,男生花費再多的時間與你攀談,這就像是跟智慧機器人聊天一樣,你只是收到關鍵字回覆對話而已。


不婚主義或許讓你覺得養一個毛小孩勝過去領養一個小孩更重要,畢竟,有一個毛小孩陪我就好,但是毛小孩畢竟是毛小孩,牠們真的不會說話,不會幫你買東西,不會幫你做家事,分憂解勞,甚至關心你的心靈,牠們需要陪伴的時間比你陪伴牠們的時間還多,我沒有反對養寵物,只是你要想清楚一點,毛小孩的成長率真的讓社會的人口與國家人口之間有幫助嗎?(我知道有,數字多少而已)


我喜歡談論性別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在跟女性對話時,雙方很少真的相互了解彼此習慣與個性,尤其是現代人的溝通,我都忍不住想要抱怨起來,到底是我不會交朋友,還是現代人不知道怎麼交朋友?或者是說,連結已經破碎成這樣了,我們怎麼都平常心看待,一點也不在乎的樣子?或許這才是社會的真實本質?我應該習以為常?








就像換了一個處境,而你沒有多大的感覺,你又怎麼真正了解火車經過的一秒鐘是如此讓你感覺在「移動」?只是因為車窗的風景移動嗎?












時間在走,我們卻是老神在在。安靜地就像掛在牆上的三個刻度,只是指到什麼數字或是指標而已,反而時間不能倒回,反正我們就是安靜地沈浸自己的時光裡,就像我在這裡寫這邊文章一樣,你只是用大腦與用手,還有腳在做你自己的事罷了!


個體的連結不在乎,大家看來在乎生活的重要性與三享特質,就一如我生活所言的意義問題。創造出的意義,或許很有價值,泛意義所指的任何現代的當前,都只有屬於自己當下的唯一意義,而我們越是把這樣的連結意義作為泛意義出現的一種宗旨,就會讓我們的生活有意義上的在乎,把其他的連結徹底碎化與霧狀化,換個方向是說,越清楚的連結就越是把其他的連結帶往想要的方向,導致於連結的整體感只有自己的正視標的,就沒有看見其他,忘記與記得是同一件事,只是要記得什麼,忘記什麼?還記得心理學的不注意視盲吧?這樣的專一為至,或者是說連結上的一種同一象限在推向彼此之間的同時——就像前述我所說的連結,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因為社會的大方向是正確的,卻踩不住煞車地只有方向對了,好像就真的什麼都對了!只至於貧窮與負貧窮之間的方向性,在我們這樣的多數連結平行時,才會去稱羨反貧窮之間的對向性有多正確。


正向對了!靜坐對了!個體的連結正確了!難道我們就可以放心做自己,相信這樣的連結沒有問題?看看個體的連結有多崩裂可以得知,男女之間的連結在男女之間沒有多大改變,就我自己而言,雙方的連結不是建立在單一的方向性,如果一直要有方向性,男性追求女性的連結在某一前提下,我們是不是就可以倒過頭來說性別平等根本就是死胡同?那麼當初在建立性別平等,或是性別的唯一議題,誰又是覺得同性戀是矛盾一場,噁心至極?


再來換個方式想想現在的時間問題,時間在走,我們的眼前只有當下與專一的處境,無心去在乎時間是怎麼經過每一秒的當前現況,而當秒針經過了每一分所讓我們認知的時間,只是讓我們覺得時間在我們匆匆看過的當下,就像換了一個處境,而你沒有多大的感覺,你又怎麼真正了解火車經過的一秒鐘是如此讓你感覺在「移動」?只是因為車窗的風景移動嗎?


一年前,感覺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複」的感覺,這大概都是寫日記的人才知道,感覺的當前已經不是那麼有感覺到我是怎麼對這樣的感受有強烈的驚艷與奇怪?所以我也希望你在寫下日記的當時,再看一眼日記的用字遣詞,因為感受的轉換就是突然讓你覺得我想的這一秒與睡前的一秒是有「秒差」的改變,而你在思考的時候,往往也去想想我們現在的每一個人,在我們之間應該不是用我本身去繞中心轉,我們與我們的轉不開,人的連結就像水波一樣,沈入水中不見底,就忘了什麼。


我寫的現在,烏克蘭與俄羅斯還在開打,時間這時候靜悄悄,砲火才打開寧靜的時刻,地球因為這場「戰爭」,更加加速「燃燒」的過程,沒有一個生物體好受,包括動物與植物,植物的種類也在加劇減少中,你可能沒有察覺,你身邊的任何一株植物都需要生長,雜草也是如此,如果沒有雜草,意味著沒有生命,沒有生命就意味著未來的可能性幾乎是零,就像完全封閉的冥王星,自行遠離,自己位移。


生命,也意味著生活,但生命與生活不同調,生命意味著生命力,需要生存,需要能量,需要有成長力,也需要面對外來的衝擊,才可能繼續堅強。殺不死的讓生命生生不息與強壯,意味著每一個人在自立自強的同時,我們在照顧生命的當前,生活並不是唯一的生命核心,而是生命在探究的本質時,我們的生活在死亡之虞與誕生的同時之餘,我們盡全力擁抱真正的當時的可能,與任何環轉每一種無可限量的繼續準備性,才有廣大的誕生性——這叫做「開放」。


但你是願意接納嗎?問問你自己,是我們封閉,還是不願意接受改變?是政治改變了我們,還是意識形態在形塑我們思想?自由與保守,你還是站在保守的那一邊吧?不是嗎?否則為何要你改變,你就像死守著門前的土地不肯放手?你是不是釘子戶,可能還很難定論,但我知道,固執的保守與偏執,往往就可能因為政治在意識無盡的型態攻堅下,而去相信真正那才是正確的「政治形態正確」,就像我對於邪教的觀念一樣,廣義上的都是如此,狹義的呢?道德很難讓你不左右為難,但是拿著槍指著你對著跑馬燈唸著「革命宣言」就不一樣,就像電擊指示一樣,或是這次沒有刀,沒有槍,只有你的意志理念在跟著你,信徒不就是這樣嗎?


那我們終究是不是生命教派的死硬派信徒呢?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1會員
183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