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海浮沉(二十七)韓國新頁

2024/02/0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大邱那一幕是對外的演出,相信金社長也在場聽得很清楚,應該說音量鏗鏘有力,內容乏善可陳。那齣戲也只能那麼演,而他最想知道的;應該還是我能怎麼幫助他們?他們可以簽到那長期供應合約嗎?

總之,回到漢城; 勢必要上演第二幕,而我選擇去他們位於漢城南方的城南市 (Seongnam City) 的辦公室進行。事實上,我已萌生對策,也想對他們公司做一個正式的拜訪。

我心裏在醞釀一個思路,要如何因應大邱拜會徒勞無功的不完美結局?事實上,從雙方生意的長期合作關係和願景角度看,昨天大邱的事,就是大量生意機會的個案之一。雙方有可為;可合作的空間其實是非常大的。

我在飯店門口道別時就跟社長說。明天就兩個主題,第一;想跟他們課長級以上幹部,開個會,做業務交流。第二,我和他兩個人閉門聊天,午後送我去機場,走人。

大邱的客戶是歸屬在紡織類的生產設備,而紡織有關的生產毛額占當時韓國GDP的比重是很大的,他們把業務重心放在那一塊是很正常的。

同為四小龍的台灣也很類似,當時的紡織業是不容忽視的產業。不過,當時的台灣紡織產業正面臨大量外移的趨勢。我在台灣的逆向操作就包含這一塊,沒有太偏重紡織業,正極力把重心帶往其他輕工製造業,例如,紙業,食品,木工,物流,自動化等等,而且;成效不錯。

之前從新加坡同事那邊聽過,這種產業移動的趨勢,這位韓國社長和他的團隊好像沒那種驚覺,也沒有在行銷活動上做什麼因應。我昨天想好,就拿這個題目來騷擾他們。

這不能算是敲山震虎,充其量是轉移一下他們的注意力,達到金蟬脫殼的目的。不論結果如何,總好過我呆坐他們面前,讓人嚴刑拷打好多了。

在會議裡頭,他們公司幹部有興趣談的;不出所料的,都是紡織業的成果,希望原廠協助的領域,等等。我開始對在場近十位主管展開詢問,尤其偏重在紙業,食品和物流方面。我舉出日本和台灣在那幾個領域如何活躍,有哪些有潛力的項目值得挖掘?他們多數人都持否定的立場,應該也是防衛的姿態吧!

我進一步使用反諷的語法,特別拿他們不怎麼看得起的台灣市場為例。我說韓國人口是台灣的兩倍,人均紙漿使用量也是等比例的高過台灣。意思是不管文化用紙,或是包裝和工業用紙,一定是台灣的倍數使用量絕不為過。那麼;支撐那些產業的製造和加工設備全國總量,以及零配件的消耗量還遠低於台灣的用量,我是真的沒法理解。

事實上,就我們的產品範圍而言;日本和台灣在那幾個點出來產業的需求會遠遠高出韓國,原因會是什麼?我想,絕對不會是因為台灣的經濟發展水平高過韓國吧!這一點當場是不宜挑明的講,因為,那就是在羞辱人了。

我又加了一點小註腳,我說:「市場的實況如何,值得探索。只是切勿簡化成;團隊成員都不知道,沒概念,就代表沒有。」。我知道,這話有點重了。這時,我目光轉向金社長,看到他臉色鐵青。我覺得;他聽懂了,也現出想罵人的神情。我就乾脆邀請他提供意見指導。

他直接站起來,開始滔滔不絕,音量很高,聲音急促,我沒一句聽懂,但猜得出,他在罵人,而且很兇。是我,對不起那些在座的韓國朋友,我害他們受氣了。

稍後,我和金社長單獨會談。我單刀直入,大邱那大訂單是否能轉到韓國來處理,我直言;亞洲分公司無權決定。這件事茲事體大,必須呈報歐洲總部裁決,這須要等。

另外,我們雙方不須要等的;也必須即刻進行的是,他們可以和那大邱客戶建立本地維修服務的關係,除非他們不發展那新機種,否則,他們絕對須要本地的技術支持,我也會確保我們公司提供他們必要的技術培訓和協助。

另外,不須要等的是,他們必須投入更多資源在非紡織的領域,那裡的潛在市場利益更大,而且是未來產業的重心,日本和台灣發展的軌跡已經證明了。

最後,他派車送我去機場,道別時他說:「謝謝你這一次過來,大邱的事,靜候佳音。無論如何,希望你再度來訪,我會告訴你的上司,我們希望和你這邊配合,多做些雙邊合作。祝一路順風。」


129會員
151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