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海浮沉(二十四)大邱任務

2024/01/2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菲律賓的事件才落幕不久,才想好好專心執行本地的任務。誰知道集團的亞洲區負責人又來電,這次要求我以最快速度前往韓國,協助處理一樁機械製造廠大客戶的訂單機會。

似乎是情況緊急,他給我最高規格的旅行配套前往南韓。很快我就飛抵了當時的漢城金浦機場 (Gimpo International Airport),住進了漢城(當時還沒改名首爾)的酒店。拼命三郎工作態度的韓國人,當晚就要跟我說明事件的詳情,就在大堂咖啡廳聊。我算領教了什麼叫急性子了。這麼天寒地凍的北國,好歹來一份熱騰騰的人篸雞也好。

第二天;一早就來接了,說要趕火車。很有趣的,抵達之後;我才見了三位韓國人,社長,翻譯和司機,他們全都姓金 (Kim)。我差點脫口問,這裡還有別的姓氏嗎?我只是心裡覺得有意思罷了。

大概是計畫客戶一開門就闖進去,所以搭早班的火車前往客戶所在的大邱市。由於趕時間;只能先上車再去餐車吃早餐。沒想到會遇上韓國特色的人文風景。

早餐菜單上只有四種定食可以選。我的社長朋友點了第一個,服務生說沒有。這位德高望重的社長顯然很不高興,提高嗓門,就說:「3號,有沒有?」。

服務生才要開始搖頭表示沒有的同時,這社長朋友已經從座位上彈起來,出手抓住那年輕高大的服務生制服領口,做勢要賞他巴掌。這時坐我這邊靠近走道的翻譯;神速的站起來,把服務生推開,避免了更火爆的場面。

社長夠不著了,改成破口大罵,應該是在說;搞什麼?要什麼,沒什麼。這讓我好不尷尬。他能說英語,但這時說不出來,自己氣呼呼的坐回位置。我是有點手足無措,不知該拿什麼表情來應援。

沒有幾分鐘,那翻譯和服務生走回來了;手上端著看似冰涼的早餐定食,場面才恢復了正常。但吃得有點難過,因為不遠餐桌的客人不時看我們這一桌,竊竊私語。

到了大邱,來接我們的又是一位金先生,是漢城金先生的大邱代表。介紹時;翻譯看出我露出奇怪的笑容,認定我又見到一位金先生的好玩心理,跟我說:「待會大邱客戶的社長也姓金,但不是他們的兄弟哦!」。

這位翻譯的太太是洋人,也因此性格上比較活潑;會不時幽默一下。全都姓金也好,如此一來,出外訪問最常見的麻煩事解決了。不會叫錯人家的姓氏。

一般出差訪談,一天如果見過半打以上的陌生人,又相聚時間不短的話,最難的是把個別的臉和正確的人名搭在一起,經常會有叫錯人家姓啥的尷尬情況。

言歸正傳,事件本身是這金氏群體;想要拿下一重大OEM配件供應的長期大訂單,沒想到遭遇平行輸入的砍價競爭。他們無法取信於這個大客戶,只好請求歐洲原廠出面協助。

這事件的來回折衝,介於韓國和新加坡之間,已經幾個月了,而且;發展成了經銷商和原廠之間的矛盾。看來,我新加坡的主管應該是苦無對策。

我曾經在新加坡的亞洲會議,看過這位金社長和我的新加坡洋人上司;在會議上爭吵對峙的場面,記憶裡;就差沒有打起來。

這一次,不知道他是生氣不理這金社長,還是怕去了韓國,兩人在飯店又扭打起來。要我這個時候介入的用意,我沒法準確推敲。只是心裡想,和那韓國老闆有過數面之緣,我倆非從屬關係,聊得挺愉快的。或許這是我出場的可能原因。總之,這又是一件苦差事無誤。


129會員
151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