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重訪奈良看鹿:讓時間回到幸福的旅行回憶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這次過年期間重訪日本關西地區八天,回來後親友們見面都問我玩了些什麼,我回答吃吃喝喝逛街購物覺得理直氣壯,知道這樣的回答符合大家期待,但是有一個私心行程,我倒是一直不好意思說出來,說了擔心引發親友們訕笑不解。

我其實想回奈良再看看鹿。

我第一次在奈良看到一群群的鹿是在小學六年級畢業那年的夏天。那時白手起家的爸媽經濟條件日漸寬裕,他們興致勃勃安排了全家出境旅遊計劃,我生平第一次搭飛機非常興奮。

那次我們到了大阪、京都、奈良自助旅行,當年的我對於看風景逛寺院沒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倒是奈良公園附近無處不見的鹿群在我心中成為美麗的圖像,一直無法忘懷。

當年保護動物意識還沒有盛行,奈良公園附近紀念品店販售各種鹿角鑰匙圈,不是現在常看到的那種塑料材質,而是用真正的鹿角做成,我看到可愛的鹿角鑰匙圈很喜歡,一直央請爸媽買給我,爸媽買了這鑰匙圈帶回台灣,我一直用了好多年,大概是因為每天放在口袋磨擦布料,幾年之後鹿角被磨得越來越光滑。

我們從日本旅遊回台不久,爸爸一夜之間突然失蹤,他涉嫌叛亂罪被逮捕關押,結果一關就關了三年,全家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我們家一下子從雲端跌落到深淵。就算後來爸爸刑滿出獄,我們家再也沒有第二次機會無拘無束一起去外國旅行。(去年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回憶那三年的遭遇,可以參看下文。)

我的悲情城市

當年的我渾然不知,京阪奈畢業旅行成為了我們一家三口唯一外國旅行的回憶。旅遊時覺得很平常,不懂得珍惜,沒有想到它是僅有的一次。

記得疫情期間讀過幾則新聞報導,有種說法是奈良疫情嚴重遊客絕跡,鹿群被迫回歸林野尋覓草食維生,這種生活型態對牠們其實好處多於壞處,另一種說法則宣稱有些鹿群早已習慣人群餵養,牠們患上了「鹿餅依賴症」,一場疫情下來很多鹿沒有鹿餅吃又不懂得自行覓食,反而變得像皮包骨一樣瘦弱。

讀了這些看似矛盾的報導,讓我興起了再訪奈良的念頭,一來看看鹿群的現況,二來我也想再訪舊遊之地,看看能否找回當年全家出遊的感覺。

這天從大阪難波站搭乘近鐵電車到達奈良站,像一般觀光客一樣走訪東向商品街、興福寺、東大寺還有春日大社,吃了美味的蕎麥麵和鮪魚丼,不過我最開心的還是跟奈良小鹿的再次邂逅。

奈良公園位於奈良市中心,起源回溯至西元八世紀,現在約有1200頭鹿在公園自由自在漫步,鹿群對人們點頭行禮討食,遊客可以購買鹿餅餵食。


這隻鹿一直含情脈脈跟在販售鹿餅小販身邊,好像是他的寵物一樣,十分有趣 作者拍攝

這隻鹿一直含情脈脈跟在販售鹿餅小販身邊,好像是他的寵物一樣,十分有趣 作者拍攝


我仔細觀察身旁鹿群,倒沒有看到瘦骨嶙峋的現象,牠們圍著人群要求吃鹿餅,十分活潑可愛,看來奈良小鹿已經回復了往日生活方式。

那天我看到喜歡的鹿就用手機拍攝,起碼拍了幾十張鹿的照片,我特別喜歡凝望鹿群清澈專注的眼神,可以感受到牠們的純真。


這九張鹿照捕捉了我們四目交接的瞬間 作者拍攝

這九張鹿照捕捉了我們四目交接的瞬間 作者拍攝


奈良鹿群和那幾座登錄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早已交會在一起,我選了幾張小鹿和古蹟的照片分享,特別能夠感受到這種動物與歷史融合的感覺。



從東大寺走出來快到前往春日大社方向,路邊有一列伴手禮小店,其中一間靠近路口的店家是木造兩層樓房,門面招牌維持舊時模樣,像極了當年我和爸媽遊覽奈良購買紀念品的那種老商店。


奈良老式木屋商店 作者拍攝

奈良老式木屋商店 作者拍攝


我不由自主停下腳步走進這店看看,店裡擺放各種貨品十分擁擠,背著背包在𥚃面轉身要很小心,以免撞翻兩旁東西。

不出所料,我在店內沒有看到以前爸媽買給我的那種鹿角鑰匙圈,只見一些塑膠或布質鹿角小飾物掛在架上,琳琅滿目選擇很多。

「媽!我要這個,好可愛喔!」身旁一名男孩興奮的對他後面的女人說,聽得出來他來自台灣,一名看起來像是他爸爸的男人牽著一個小女孩走在他們前面。

女人看著男孩手中拿的鹿角小飾品笑著回答說:「底迪先把那個拿給把拔,把拔幫妹妹挑個小玩偶,等下一起結帳!」

那男孩眼中露出雀躍的神情,開懷笑著對媽媽叫了一聲:「耶!」

突然之間,我內心那個跟爸媽一起在外國快樂旅行的小男孩回來了。

每段旅程結束都會留下一些紀念品,有的有形,有的無形,爸媽給我買的鹿角鑰匙圈早就不在了,但是現在我知道那次旅行留下許多無形的紀念品一直都在。

愛。珍惜。永遠。

2.5K會員
148內容數
維基百科資料顯示,「文青」原指喜愛藝術的青年,經由網路流傳,詞義逐漸模糊,成為自嘲用語。既是自嘲,何妨自嘲徹底一點,「熟齡文青」遂於2022年7月誕生。 只要是傳統「文青」喜歡的題材,比如說藝術、文藝、音樂、電影等等,文青沙龍都可能涉獵其間,歡迎舊雨新知加入沙龍,共品文青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