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的不停奔跑

2024/02/2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關於我們的不停奔跑〉2024-02-23

.

.  在「躺平文化」出現之前,現代人被給予了一種需要不停奔跑的形象。一種情況裡,人們讓自己進入倉鼠滾輪,它不停地滾,我們自然不停地跑動著。即便上班、下班、假日,有時你感覺自己沒有時間喘息。一覺醒來,又是星期一。

.

.  於是一些人高聲呼喊,開闢新地,挖鑿出了一條新的道路。沒有巨大且轟鳴的發動機在後面使它轉動,它就在那裏,於是人們走上去。

.

.

.  嘗試的人不算多,但有一些。在上面,每個人相信(以某種Wishful Thinking)自己可以用讓自己舒服的速度前進。的確是奔跑,但想跑時跑、想休息時休息。可以跑快一點、也可以跑慢一些。

.

.  然而,外頭的「自由道路」和滾輪不同,沒有嚴密的屋簷可以遮風避雨、抵禦寒氣。隨著夜幕降臨,各式各樣的困惑與焦慮如鬼魅般現身。

.

.  「你是誰?」你問鬼魅、鬼魅也問你。這真的是你要的嗎?你望向滾輪,然後假定自己堅定。

.

.  於是,你命令鬼魅、命令焦慮、命令一切你可以找尋到的磨難在後面追趕,好讓你可以跑起來。你命令自己成為現代人,成為一種可被定義的、具有面容的「答案的承載者」,因為唯有擁有面容者才與鬼魅不同。你必須是在「從事某事」,而這完全只是人類世界的規定。

.

.

.  「總有一天會好的。」你在包覆著你的巨大泡泡一隅看見你自己埋藏在那裏的老舊錄音機。一悲傷就反覆撥放這句,即便生鏽、即便雜音重重,倒帶、重播、反覆地、設法另自己安心。

.

.  有幾次,磁帶卡住無法撥放,所以我們特別焦慮。世界與你的念頭彷彿通通打結--

.

.  (關於錄音帶,如果你沒用過它的話,請知道,裡面有磁帶,有時會纏繞在一起。那是一些確鑿真實的「物」,雖然它以磁的方式紀錄資訊。順帶提一句:在那些時代中「剪接」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把磁帶或膠捲剪斷、然後和另一段接在一起。)

.

.

.  但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我希望你知道。當然,它們可以很糟,可以「無法挽回」。但誰說你應該要去挽回?也許,我們要去做的事情是重新建立。就像你試著不要成為滾輪裡的一隻倉鼠,不也是自己去開鑿了自己的路?

.

.  如果通道淹水了,疏通不了。那麼,開一條新的。需要被廢棄的就讓它廢棄了。廢棄也是一種重要的練習。有時你感到自己不屬於那裡,但那或許是因為,你最後只應該屬於你自己。




到粉絲專頁閱讀:

https://www.facebook.com/PreBluePaper/posts/pfbid0wwdDaquytX1gbx66erCZP8QVEJnoajDGTR2EbkcKrTsq2JUMJVyZTyYEcQhwgX6wl

12會員
220內容數
一個寫作實踐,關於我看到和思考中的事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