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的延續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最近又開始去打籃球了!

我退出籃球場的主要原因現在叫「柯瑞效應」,意思是面對神準的對手進行包夾,讓他連出手都沒有機會。

後來我在球場上打三對三鬥牛,對手總會全部包夾我一個,然後放空其他兩個,說好聽點是一打三,說難聽就是三打一,那時覺得再打已經沒有趣味了,而且對手已經給了了最高的肯定,順勢就不打了。

這其實只是表面上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征戰這麼多年,常常因為腳踝、膝蓋和腰部的舊傷而感到不適,甚至夜不成眠,那時面臨到一個抉擇:「繼續打球還是修復健康?」我選擇了後者才退出籃球場。

仔細去檢討了一下,真正造成我受傷的原因不是打球,而是好勝心,在球場上我常常忘我,超越自己的極限,甚至為了贏球而過度去使用自己的膝蓋和腰。

我說的其實是搶籃板和後仰挺腰,我身高大概一米七,要在籃下討生活除了要卡位、抓時間點抓籃板以外,一次沒搶到、第二次再搶,於是我練就了連續彈跳的本領,不過花上的代價就是腳踝和膝蓋的受傷,然後面對對方高大鋒線的防守,我常常使用後仰挺腰,久而久之腰就受傷了。

在球場上,特別是三對三鬥牛,我其實很討厭跑位戰術,球場是這樣的,你跑的愈多,膝蓋用得愈勤,以後受傷的機率就會愈大,這其實表示你如果想在球場上當稍蹤即逝的彗星,那就盡量用吧!如果你想當行星的話,那就按照正常規律的方式來運動。

總之我相隔了許多年才又重新開始打籃球,心態已經不太一樣了,以前是為了求勝拼命跑動,現在是為了流汗養生,而且大多都是一人練投,偶有學生找我一對一,大多也是點到為止。

這種點到為止的雙人鬥牛叫「射手比賽」,意思是雙方都不進油漆區,只在中距離或外線防守或投籃,誰先進六球誰贏,大家回歸籃球的本質,誰射得準誰贏!

這種比賽比較適合我,畢竟我是射手出身,要跟我比中距離外線,大概都會被我打爆,因為我可以連進四球以上,搞得對手最後也只能望球興嘆了。

打籃球對我而言顛峰期已過,現在只是延續熱情和興趣罷了!這就好像我在以往的籃球生活中在球場上累積了無數個我,只要我一上場打球,不管透過什麼方式都能重新體會或感受以前的我充滿活力激情的狀態,所以之前有一句自嘲的話是這樣說的:「在球場上我十九歲,回到家就變成早點睡了!」

在其他的興趣嗜好上我也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態度,不管是文學或是音樂,我的文學事業大概在2000年左右開端,經過千山萬水、高山低谷,現在也只是平常心,音樂大概也是同時間開始,從起初的詞曲創作到後來的樂器練習,該經歷的東西其實也都經歷過了,現在做的也跟籃球一樣,就是延續起初的熱情和興趣罷了。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像我這樣的人有些看不出年紀,那天在球場獨自練球,從另一個球場滾過來一個球,只聽得有人喊說:「少年仔!幫我們撿一下球!」看來他們是看不出我真實的年紀,這或許也是我不跟他們打球的原因之一。

因為如果身為神射手的我打輸了,我會覺得丟臉,可是如果我打贏了,以年紀來看,是不是換他們沒面子?」

22會員
204內容數
希望將自己生命中所發生的重要事件,整理成智慧,分享給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