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虎難下的白痴 - Ep. 8 虎嘯猿啼

閱讀時間約 24 分鐘



死黨共處一室,腦袋往往失職


------------------------------------------------------------------------------------


「怎麼,兄弟不行?不然....升格一下如何?」


小虎雙頰迅速淌紅,嘴唇微抖不知所措


「哈哈,臉紅了!」我大笑出聲,「害羞啊?開玩笑而已~」賊人攝影留念


「@#$又拍!我哪有....」小虎抬手遮臉,我只好作罷


「去洗啦!反正你快去!」他面帶羞澀推我入浴室




微鏽水龍頭、陳舊蓮蓬


洗髮精、沐浴乳各一


燈火偶見閃爍、抽風機咯吱作響


還附贈碩大蛛網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蜘蛛網別弄掉!」小虎在外高喊,偷養蜘蛛精


「為什麼?」我著手沐浴


「蜘蛛會吃蟑螂和小蟲,很重要」這傢伙生態學滿分


「好大隻!牠會吃我嗎?」我發現妖孽本尊


「哈哈,白痴喔!你可以吃牠啊!」主人獻上魔寵


「我被牠看光光,生吃滅口!」我故作咀嚼聲響,外頭爆笑險震破薄門


「那健檢怎麼辦?大屠殺?」小虎狠戳痛處


「同學也許沒看清楚,但你罪無可逭!」我閉眼滌髮


「好心幫你餒!不然再秀一次,看完讓你油炸」地牢主重捶城門


「不要!全都肌肉,口感太柴」我煞有其事答覆


「嫌棄勒!拉倒」壯牲嘶吼漸行漸遠


我套上T-shirt短褲出浴,潛行至客廳偵查


獵物戴耳機半躺藤椅,渾然沉浸手遊世界


掠食者躡手躡腳逼近,埋伏身後靜待佳機


我趁戰況激烈插首玩家與手機間,「哇!」鬼臉咆哮屁孩嚇


「呃啊啊啊!」小虎大叫蹦起,手機彈落腳板、地面


「@#$哈哈!白痴嚇死我!」驚弓之鳥推我一把


「@#$,我死了啦!」指揮官拾起監控板,卻見血量已空


「剛好結束,換你洗吧!」我幸災樂禍


「搞%^&喔!又不是我爸!」他準備再戰


「快去洗,不然幫你打」我搶過手機




舉世皆知,臨陣換將死路一條


何況文官掌兵




小虎趕緊奪還寶藏,「我洗,別激動」他飛奔撤守


茶几起出天下雜誌,魚兒徜徉泛黃書頁


俄頃猛虎沐畢出柙,僅裹半仗見方浴巾


選手炫耀健美體態,咖哩肌膚水汽蒸騰


「羨慕嗎?」小虎挑眉


「羨慕羨慕!」我光明正大欣賞


「不是吧?這點時間也K書!?」他瞥見我手中讀物


「就閒書,偷拿的」我歸返贓物,「你才扯吧!只包浴巾」我指向時髦衣著


「幹嘛穿?本大爺不怕看!」小虎昂首睥睨,用力捶己胸脯扮猩猩


「哈哈,誰要看你呀?晚上變涼了!」我按出手機氣溫


「老人喔!本大爺夠壯,哞勒ㄍㄧㄚ」暴露狂自信破表


#註:哞勒ㄍㄧㄚ仿聲閩南語「沒在怕」


「嘴上說冷,自己不也短袖短褲?」小虎輕拉我短褲


「至少比你保暖」我雙手一攤


「@#$勒!這麼鬆!」他嘲笑我服飾


「被抓到了。好吧,不囉嗦」我右手關閉口部拉鍊


「不怕冷就別穿哪!」虎爪作勢褪我短褲,我隨即與之拔河


「怕什麼,誰不知道你『雄偉』?」他鬆手退後,右掌向下招




命令我自己脫?


真有大爺天賦....




「看過就該知足,小心你先曝光!」我從容回絕


「來呀!賭你沒種」小虎發出邀請戰帖


我隨即躍起暴衝,卻見莊主側轉迴避,順勢拉挑戰者短褲至臏


「啊啊~」我雙足受制而趔趄,壯漢千鈞一髮接殺


「內褲藍色!」勝者掌擊我臀


「嗷!每次都打那麼用力~」我整裝站直,旋即抽扯遮羞布


「好險」衛冕者按住鬆脫浴巾,笑容略顯靦腆


纏腰布停駐鼠蹊部上緣,屁孩扳回一城


「哇嗚!人魚線!」我讚嘆乍現春光


「嘿嘿,最近練的,你第一個看到」壯漢軀幹微彎繫妥腰帶,羞澀俊顏綴點紅光


雙方後挪半步對峙,默契為哨




第二回合,開戰!




小虎戳向我腋下,顯然盜取招路


我夾緊雙臂完封敵襲,刺掌同時反攻腰側


「啊*@&!」對手打顫瑟縮,卻忽見抿唇凜目


兩尾棕蛇旋即竄入我T恤下擺,爭相啃咬衣下禁臠


「哈哈哈!有進步呢!」我輕笑抬掌,一雙刺刀瞬間上切


槍兵駐紮柔軟腋窩,朝軀幹輕壓伏行


「@%#別、別想....」小虎已現頹勢,先鋒部隊撤收護主


策士乘勝追擊,揮師包抄腋窩前後,同時按摩胸肌肩膀連接處、背肌延伸部


「噢^#%....哈哈!^&*!哈哈哈!」他抱緊雙臂連退數步,幼龍逐漸甦醒


「嘿,浴巾真『蓬鬆』呢!」我探照燈聚焦龍眠之丘,雙足近逼敗將


藉其目光移防,我右翼強襲肚臍、左翼攻上側腰


「啊哈哈!等一....哈哈哈!」主帥似無力回天


小虎抽搐大笑,戰袍隨擺尾幼龍婆娑


「可惡!」他猛抓我要害,爭取空檔重整態勢


「唉!」我如蝦後跳,「要玩陰的是吧?」冷笑掛上我臉龐


「別、別亂來唷!我只....」小虎低頭安撫幼龍,左掌平舉嚇阻敵軍


我踩出箭步戮刺左腋、鉤爪甩至頸部輕刷


他縮頸夾臂難逃一死,右足已抵場邊圓凳


「哈哈哈!癢....很癢啦!」虎將失控掙扎,巍峨幼龍竄入雲霄


「投不投降?」我維持凌厲攻勢


「絕不!」馴龍師傲骨孑然,但浴巾平結漸顯鬆脫


「有東西要升空了呢!快投降!」我右五指自腋窩撩撥至脅下


「哈哈哈!別、別....哈哈哈哈!」受刑人扭轉身軀,欲攫我雙腕時兩腋又遭襲


腰帶寸寸探低,人魚線映入眼簾


「浴巾要掉囉!還不認輸?」我寄發最後通牒


「做夢!本大爺....啊%*^!」大爺右腳絆及圓凳,失足重摔在地


遮羞布興許鬆脫,卻神準覆於下腹


「哈哈,差點全裸」角鬥士躺臥自嘲,雙掌按捺蛟龍


「意外,不算」他腮幫子逐漸泛紅


「怎麼?壯漢不過如此呀?」我跨坐其腹,食指們鑽鑿腋窩


「啊哈哈哈!投降!投降啦~!」小虎仰天長笑,蠕行卻動彈不得


我鳴金起身,指向駕霧翔龍:「笑到....」


「噓!別講!」他緊捂幼龍,赤潮遍染俏顏


「喔~」我強憋衝動


譏諷的衝動


「轉過去,看窗外!」小虎厲聲下令


我乖乖凝望遠方,樓宇燈檯襯寂夜,搖曳星火稱絕美




才怪!


公寓叢林環繞,什麼也看不到!




「還沒唷!」他似帶緊張,「現在一柱擎天,怕你嚇到」線民不斷報信


「久欸!數到十轉身」我語畢即倒數


「看手機」小虎輕點我肩,回首赫見詭譎奸笑


低頭掃視,仍僅纏浴巾,裹牢罷了


「要連線?這麼突然?」我滿頭霧水照辦,數十則訊息嗷嗷待讀


「嗯?你傳....什麼啦!?」我遭排山倒海特寫突襲


浴巾覆神龍、五指握龍捲、微現鼠蹊溝....


各種巧妙遮掩誘人性騷集錦鋪天蓋地襲來


「不就很愛拍?代勞啊!」小虎繼續發送預攝寫真


「我拍糗照不是噁圖!別再傳!」我準備揮刀抹除




忽有龐然大物,緊貼後背強抱


龍骨輕蹭下背,透來陣陣暖意




「這樣就害羞,待會教訓你怎麼辦?」氣音頓入我耳際


「放馬過來!誰教訓誰還不知道!」我輕蹭虎腹,享受溫馨擁抱


身後龍首猛然抬升,仿若噴吐烈焰


「你先攻」我微笑回眸,雙臂受制「老虎鉗」


「真的喔!?」小虎雙瞳閃耀興奮火光


我自信頷首:「不然每次搔癢都贏,太無聊」


「哦呆欸!」他擒抱挾我前進


「小魚乖乖,去房間睡覺覺!」綁匪口吻怪誕,其中必有詐


「演哪齣?」我被動邁出腳步


「我要狠狠『教訓』你,讓今晚更『充實』」惡棍故作神秘


小虎行軍半途,下腹輕撞人質數回


神龍口冒青焰,溫熱觸感依稀可辨


難得他懷鬼胎,睡前時光令人期待




衣衫遍野、床鋪凌亂、桌面紊雜


十足小虎風範




「真有個性」我打量虎穴陳設,「所以要玩什麼?」肉票嘗試掙脫


「猜」歹徒鬆手推肩,使我面向雙臂開展之軀


「你看本大爺,看著我身體,看完回答我」小虎挺著高聳幼龍出奇招


「哈哈,評分健身成果對吧?」我迎刃解題


「錯!再來,猜中為止」健美先生閉門,輕推我坐上臥榻


「想比搔癢?」我起身卻遭按回


「錯!」

「更衣秀?」

「錯!」

「又被家暴?」

「錯錯錯!」


「展示尺寸?」我錦囊已空


「接近」小虎雙眸熾燃


「無聊欸!不都量過了?」我悻悻然嘆息


「講成這樣你....」他欲言又止


「好好好,我笨。請聰明的虎爺公佈答案~」我攤掌作勢接旨


「哦被你打敗欸!」小虎右手扶額,「軟掉了啦!」皇上語意不明


「蛤?」臣子眉頭輕鎖,參不透心思


「嫩!」他金口責備,「不過我喜歡」氣音追補


「喜歡什麼?」我欲求開示


「沒事,原本想教訓你,現在軟了」小虎趨向衣櫃,「害我冷這麼久」翻找時不忘怪罪


「哈哈!明明就會冷,硬要逞強!」我無情譏笑,眼前身影似乎瑟瑟發抖


「抱抱!」我偷襲緊抱,慷慨分享體溫


「幹、幹嘛?」他瞬間打顫


「都發抖了,幫你保暖哪~」我下巴輕蹭其右肩


「謝謝。過去面壁,我要換衣服」小虎右手蓋至胯間,左掌輕拍我頭


我聽令龜縮牆垣,再突襲驀然回首




浴巾孤獨躺落地面,左腳正穿進內褲




「欸你@#$!」小虎軀幹遮擋要害,但屁屁盡收眼底


「哈哈!對不起,以為你換好了」我轉身向隅


「再一次就別想踏出我家!」迅速滑入衣著聲響不絕於耳


忽感短、內褲被拽下,「啪!」我臀部遭重擊


「唉啊!」我大叫跳起,趕緊重新整裝


「死屁孩,偷窺勒!」屋主連番猛力摑臀


「啊、啊!對不起、對不起!」我手捂患部迎敵


「又沒看到小鳥鳥~」我欠揍發言


「沒看到哪?嗯!?」他巨掌一抓,幼鷹盡落囊中


「嗷~你很帥、超壯!」我雙手力拔捕鳥爪


「算了,改天會給你看」猛虎意外輕饒,收兵倒退兩步




健檢見過我的,想禮尚往來?




「擇日不如撞日」我賊笑


「擇什麼?」小虎滿臉困惑,眨眼被飛撲上床


我將虎掌扣於體側,刺出手指輕戳肋骨


「唷!不賴嘛!」獵物毫無抵抗跡象,僅微笑試探能耐


我迅速拉其雙臂過頂,左手按住兩腕


「還沒完呢!」我右指沿肋爬啃左脅,逐條換軌折辱


從前,也如此欺負小海....




不行,不能哭


親口承諾過!




我強勾嘴角,手勁節節攀升


「囂張啦?可知曾挑戰本大爺的人,現在都葬在哪?」小虎咯咯笑道


「大爺,閉嘴!」我輕賞虎爺三耳光


「少得意忘形!」他雙臂強行舉起,藉蠻力擺脫束縛


「叫你閉嘴!」我戳大爺腋窩卸勁,裝兇卻不慎笑場


「要是本大爺認真,三秒包你掛!」小虎笑語中掙扎


「那你認真哪!吹牛」我右手靈巧穿梭脅肋與胳肢窩


「哦~不、不....哈哈哈!一定要洗我臉嗎?」小虎發癢而無力,遭按於榻上凌遲


「不行啦?愛說大話!」我暫停搔癢,輕彈他耳尖


見雙頰逐漸染紅,我改刷撫脖子:「大爺害羞了」


隨獐頭鼠目逼近,受刑人面紅耳赤


「哪、哪有!?」小虎被紅通通臉蛋出賣,羞澀撇過視線


「睜眼說瞎話」我中、食指撩撥耳垂,拇指推拿喉頭


「夠、夠了....」他眼神漂泊低語


「投降啦?這次真快!」我移首與之四目交接


「沒、才沒....本大爺....哈哈哈!」小虎遭突襲腋窩逞威破功


我隨其游移目光來到下襠,巧見造山現場


「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吧?」我右臂迅速爬升,準備俯衝屠龍


「啊!不要!投降、投降!」馭龍師哀嚎扭動,勇者這才跳下軀幹


「哦,沒想到你床上功夫這麼狠!」小虎坐起身,胸膛起伏劇烈、褲襠尚未消卻


「人不可貌相,我可是狠角色!」我輕搭他肩


「這樣就喘,心跳破百沒?」我貼至胸口聆聽


「啊別....」小虎未能完句,被我高舉左臂叫停


他雙手垂落體側,侷促四下摸索


我凝神讀取心律,啟動手機計時


其褲襠微有動靜,右掌悄然輕掩


「一分鐘93下,緊張喔?」獸醫坐直


「沒、沒....就剛、剛剛剛、剛笑太用力」患獸語無倫次露餡


「可是你翹高高了耶」我緊盯幼龍封印式


「我、我我我....沒....」他蜷曲雙腿搖頭


「哈哈,害羞啦?」狗仔舉鏡偷拍,「可愛餒~」我湊近耳語


「小、小魚....」小虎垂落滿面紅顏


「睡覺吧!」屠夫知其難處,決定刀下留人


我扶虎軀助躺臥,掩褥及其胸




不僅保溫,也為他遮羞




「乖寶寶,睡覺覺~」我抄襲口白,輕撫小虎髮梢


儘管棉被蔽體,騰空飛龍仍舊吸睛


「小魚,我....」他面紅若酒,顫抖拌入呢喃


「明天再玩」魚鰭滑過眼皮,覆上夢境薄紗


「晚安,小魚」小虎靦腆微笑,闔眼調整褲著




這笑容,隱露滿足與幸福?




「有你真好」他細語低嘆,仿若生怕耳聞


「一起睡~」我漱洗熄燈,鑽入兄弟暖巢


「晚安,永遠當兄弟!」我輕拍其胸膛


漆黑中疑響吸鼻聲,枕邊人舉臂拭顏


「在哭嗎?怎麼了?」我緊捱小虎,觸覺感知一舉一動


「我玩過頭?對不起....」我左掌輕貼他胸,試圖阻止側轉見背


「別哭嘛~只是跟你玩」我右手摸摸彼方顱頂


小虎緩緩搖頭,輕握我雙手


球員掌心略顯粗糙,但也格外厚實


「沒哭,想睡而已」哽咽氣音穿幫,他將我手緊按左胸




胸肌真壯心跳真快


鐵定有煩惱




「別怕,你爸不在,沒人會傷害你」我悄悄挪近


「孤單的話,兄弟陪你」我從身後擁他入懷


小虎撇頭偷瞄,對眼瞬間飛速轉回


我右手滑至虎面,隨指觸探索立體五官


確認嘴角上揚,才安心闔眼


入夢鄉後,小海來相伴


讚賞我勇敢,賜予無上激勵


彼此劃下承諾,不論現實如何,夢中永遠屬他



醒眠時幼虎仍熟睡,我倆已隔楚河漢界


「&@%....」他夢話口齒不清,眼皮微微跳動


我起坐準備離床,卻因旁人翻身打住


虎面撞至我腿側、右掌拍上我股內緣


為免擾人清夢,我僅靜靜欣賞安詳睡顏


他手指緩緩撓動,搔得我不覺輕笑、幼鷹漸醒


我試圖搬移虎掌爪,「嗯^@#....」巨獸呼嚕低吼,只能作罷


不久小虎再陷沉眠,右掌停棲鷹巢方寸外


我攝下滑稽畫面,右手輕搭其肩


須臾猛獸抖動,「誒?你醒囉?」他迷糊睜眼


「你昨晚有哭嗎?」我趁開機盜取資訊


「有啊,還不都你....」小虎遭灌吐真劑,「欸@*^!給我亂問!」當事人抗告


「哈哈,真的有哭齁!」我摩挲他臉頰,俊容逐漸泛紅


「沒、沒哭!硬漢哪來眼淚?」辯方極力駁斥,「剛睡醒亂講」藉口真多


「裝傻拉倒,至少你不是假睡」我得證犯行乃無意識作為


「假睡?」小虎一頭霧水坐起


「你剛伸手到這,還亂抓」我重現刑案


「哈哈!那有『抓到重點』嗎?」犯嫌探手至鷹巢邊


「沒,差點」我話府落他便輕撓


「哈哈,會翹高啦!」我幼鷹逐漸展翅,飼主連忙壓下雛鳥


「別遮啊!看能長多高」小虎扳開我手,指尖繼續戳弄巢壁


「牠很『興奮』呢!」這次換他掌控局勢


「喔唷!」我掙扎想曲腿,掠食者卻趴上膝蓋


猛虎湊近伏擊,幼鷹鼓翼待飛


「可以....摸摸看嗎?」他燃灼雙眼緊鎖幼鷹


「摸?」我驚詫之餘稚隼遭捕,獵人埋首把玩收穫


小虎眼冒熊熊盛焰,雙掌劫持幼鷹強行順毛


「啊!別、別搓....」我扭轉身軀,把柄落人手實難脫身


「唉、噢!別這樣搓,拜託!」我敲敲他肩,捕鳥人卻手勁倍增


「投降,我投降!」我鎖眉求饒,拍拍小虎頭頂


始終未得應答,我用力推其回位




非抓戳戲弄,緊握褻玩令人生畏




「抱、抱歉,我只是....」小虎仰躺臥榻,似乎略顯懊悔


「小雞雞差點壞掉~」我嘗試緩和氣氛


「嗤....哈哈,白痴!」他隨之咧嘴


「只是想看有沒有『長高』」捕鷹戶捻來藉口


「早說嘛!你的當比例尺!」我猛然躍身床頭,雙臂穿脅將他挖起


「欸不要不要,等等!」小虎圖窮匕見,一枚巨刃出鞘


「翹好高啊!因為我太帥?」我輕摟虎肩耳語


「@#%滾啦!」他雙手藏匿兇器,微笑羞澀滿溢


我挾人質翻身壓制,兩臂牢扣虎軀、胸口緊貼虎背


「哈哈哈!哈哈哈哈!」肉票莫名瘋癲,我頓時一頭霧水


「呃....還沒搔癢餒」我右頰輕貼他左臉


「哈哈哈!你在捅我」小虎咯咯笑不停


「捅你?噢抱歉!」我以為幼鷹棲身股間,卻見其淺啄入臀


「對不起~」我跳起跨坐他背,輕撫髮梢捋虎鬚


小虎埋首枕中,兩腮赤若關公


「又哭囉?對不起對不起~」我雙掌搓揉他臉蛋




微傾俊容除卻丹赭,還隱露廣幅微笑




「給我偷笑!?你死定了!」我捏玩小虎滾燙面頰,指尖勁力狂肆


「起床吃早餐,不然虐爆你!」我明知其幼龍遁地,存心強人所難


「不行,現在很硬!」他側轉羞赧紅面,雙手封殺體下猛龍


「小懶虎,起床!」我挪席至腰部下緣,戳入腋窩「按摩」


「啊哈哈!跟你說很硬!」小虎受困囹圄,無助蠕動身軀


「怕什麼?又沒叫你遊街」我以臀為軸迴轉,無情施展千年殺


「呀啊啊啊~!@^&#趁人之危!」他胴體倒折,竭力嘶吼飆罵


「要起床了嗎?」我移師腰側輕掐,凌辱落難悍將


「有種再捅,我....」小虎放話威脅,插斷句子就變邀請


「你說的唷!」我快手閃電千年殺,屠宰獵物於轉瞬


「!$%!哇啊啊!饒命、饒命!」困獸放棄搏鬥,疲軟安趴俎上


「那你要起床了嗎?」我高舉結印雙手,卻見小虎搖頭


於是銳劍入體,緩緩深潛鑽探


「@$#呃啊啊!@%^!起床、我起床!別捅啦*&^!」獵物哀嚎手足亂舞


「哈哈,捅你屁屁好好玩!」我欠鞭發言跳落虎背


「我、我趴一下,癱瘓了」小虎喘粗氣回眸,「別再捅,拜託」靦腆笑容更添紅彩


「最好那麼誇張」我舉手佯攻,「嚇虎」一下


「真的!再捅要坐輪椅啦!」他燦笑搖頭


我用力「拍虎屁」方蹦跳出房,至灶間翻箱倒櫃


「冰箱有鮮奶、吐司。你先吃,我馬上來」虎嘯響徹雲霄


我見凍封稚卵、小黃瓜、牛乳,索性開伙烹飪


「*&^好香!廚房燒掉了嗎?」不久猛獸破閘


「燒的勒!沒見過大廚手藝?」我手端兩盤法式吐司,桌面擺有鮮奶


「^@$!太@&*了吧!*&^!」小虎目瞪口呆讚嘆美饌


「吃!」我強塞吐司入虎口




蛋仍燒燙,要飆罵了吧!




但見微笑攀附紅顏,任我上演餵食秀


「自己吃啦!掉滿地了!」我整團吐司推入嘴


「嗚嗚呼!」小虎笑著拔出飼料,「超讚!亂塞太浪費」米其林給三星


「你怎麼會做?」他咀嚼佳餚,「@#$好吃!加哪些料?」他讚不絕口


「蛋、吐司、胡椒、小黃瓜,還有我的愛!」有人很不要臉


「嘔嘔噁!廚餘不能吃了」小虎作勢暴殄天物


「啊!」我頓時面目猙獰趴倒桌面


「嗯?欸小魚!噎到喔!?」大貓縱身扶起我,卻見屁孩笑容滿面


「心碎了,好痛!」我若無其事繼續用膳


「白痴喔!嚇我!」虎掌扣頂奮力搓揉


「哈哈哈!嫌噁?我自己吃!」我伸手掠奪殘羹


「誒誒!吃,都吃,我是廚餘桶」小虎劫回珍饈


「健忘餒~!家政考試我就做這道」我灌下鮮乳


「哦?沒印象」廚餘桶咬下餿水,「原來這些能變美食」他享畢吐司


「有我的愛才好吃~」我收拾碗盤


「教我」小虎仰頭飲奶


「這是絕學,要我的愛~」潑猴挑釁


「@#$勒!正經啦!」他戳我額


「真的啊!」我續耍猴戲


「那給我你的愛」小虎趁機偷心


「沒了,因為都在你身上」我輕輕挑眉


他呆愣間漲紅雙頰,數秒方回神:「白痴教我啦!」


「不要!想吃就得找我~」我攫來抹布拭淨桌面


「哈哈,好!」他與我碰拳


滌洗餐具時,背後襲來陣陣暖意


「欸小魚,你有喜歡的人嗎?」小虎輕摟試探,置頦我右肩


「很閒幫忙洗呀!都我在忙」我甩他幾滴水


「快點啦!有沒有?」他無奈接過海綿


我搖搖頭,心田仍被小海佔滿


「只顧讀書不談戀愛?孤老終身餒!」小虎迅速為碗盤裹滿糖霜,隨即背襲偷抱


「有兄弟陪,不怕」我回眸微笑,引水沖刷雪白飛沫


「噢~」擁者尾音下沉,「沒、沒事,隨口問問」他鬆手撤收


「可疑唷!喜歡我?」我關水轉身


「沒....我才....你....沒有....」小虎張口結舌,面容漸漸透紅


「都男的欸!噁爆!」兄弟回過神




他剛說,噁爆?




「還是你有對象?」我展開盤問,他遲疑不答


「誰!?什麼時候?」我採主觀認定


「沒啦!別亂問!」嫌疑人靦腆微笑


「告訴我又沒差!幫你追呀!」我輕搔小虎腰際


「哈....我沒....別搔啊~」他搖頭後退,口風頗緊


「講我就停」我捏捏人犯腰側刑求


「老虎不發威當我病貓?」病貓壯手一推拉開距離,兩爪高舉猛撲獵物


我側閃突刺右脅,「呀!」貓兒喵聲左跳


「勒勒勒~病貓病貓!」我吐舌尋釁


「哈哈,白痴!故意讓你的」小虎作勢戳額,我便任其擺弄


剎那間,他雙臂擒我向前衝刺


回神時,背倚廚房門動彈不得


「受死吧!」小虎左前臂抵我頸、右手亂戳腋下意圖搔癢




什麼爛技術,痛比癢多!




「還沒死~」我左膝輕摩他大腿,雙手戳戳腰際


「快了,別急」小虎右手按壓、刷撫我腹部


「先講女友是誰?」我強忍不適反詰


「就說沒有,一直問!」他施力擠我上腹,反胃感油然而生


「嗚哇!」我腹部趕忙出力,高築守禦工事


「腹肌讚喏!」鹹虎手伏行爬過每寸嫩肉,開始向下探索


「腹肌不含雞雞餒!」我側推破壞變態重心,溜出箝制閃至身後


小虎聞言輕笑,大意間雙手遭擒


「摸一下又不會死」色狼臂膀後伸想反抗


我趁勢上抬虎腕壓其上牆、前胸貼他後背,儼然捕快捉賊


彼此雙手交纏,只能另闢蹊徑


「呼~呼~」捕快賣力吹襲虎耳,血盆大口幾乎咬上


「哈哈*^$哪招?」他微微打顫咯咯笑,掙扎逐漸平息


我見狀挪手強襲脅肋,嘴上「吹噓」不止


「怎麼?不行了嗎?」我氣音挑釁


「最好!你哪根蔥!?」小虎腰際搔癢下左右搖擺,臉蛋刷上層層紅潤


我雙掌平攤貼虎腰,連摸帶推爬向腋,氣功連綿拂耳尖


「@#*沒用!」困獸劇烈掙扎,未見示弱跡象


「嘴真硬呢!能撐多久?」我兩手竄至正面,向後拉他入懷


「本大爺硬的不是嘴,是....」小虎高聳褲襠無所遁形


「嗶嗶~警察!快束手就擒!」我挽其雙臂至身後,猛攻腋窩與耳朵


「啊、啊哈哈!警察打人!」犯嫌配合演出,強襲下被迫屈膝


「哪有『打』?亂講!」我拇、食指輕捏腋窩與肩相連處


「哈哈哈!別、別弄那....」他昂首相視,頓時渾身抖動


「有聽錯嗎?你在求饒?」我力道倍增,其他手指遊走腋下


「哈哈哈!本、本大爺....哈哈!」小虎壯軀狂肆扭轉,難逃兄弟魔爪


「不夠不夠,沒感覺....哈哈哈!」嘴未免太硬


受刑人已呈高跪姿,雙臂受縛仰面長笑


「帥臉紅通通、鳥鳥翹高高,怎麼回事呀?」我祭出靈魂拷問,刑具駛向腹部


「笑太用力而已,再來!」他故作鎮定,雙頰卻越發泛赤




隱約覺得,這人蓄意拐我施暴?


不會....被告吧?




「沒問題!」我指尖觸腹虛握雙掌,抓撓間緩緩下移


腹肌因掙扎繃緊,塊塊分明堅若磐石


「$%給我越摸越下去,走著瞧!」他作困獸之鬥,儘管胴體已抵我膝退無可退


「遵命!」我惡意曲解,右手輕撫褲襠令其抖動


「哇啊!好、好了小魚、小魚!」小虎顏紅似火,幼龍迅速抬頭


「投降了?」我掌心輕摩龍首凌遲


「哪有投....啊*^%!」他尖聲唉叫,身軀與龍共舞


「投降就結束」我氣音勸誘,手指輕撩上舉巨龍


「哦認輸、認輸!快停,不然、不然會....」小虎俊容熾若艷陽,下身隆起駭世之巔


「不然會怎樣?」我收手攝影,與敗者分享相片


「@$#還拍!糗死啦!」他尋無避處


「怪了,我一個猛男總是玩輸瘦皮猴」猛男獲釋起身


「湯姆貓與傑利鼠!」我微笑收手機,「山丘挺堅韌嘛~」我忽然湊近挑釁


「我可是遠近馳名的『硬漢』!忘啦?」小虎拍拍胸脯,「欸不是,別盯著看哪!」他這才回神藏匿惡龍


「哈哈!對唷,威風凜凜硬漢登場!」我雙掌全張伸直擺動,仿若歡迎明星登台


「別說啦~」明星踩小步轉身,緊捂幼龍於懷


「又害羞?可愛餒~」我趁機背襲擁抱,側臉輕輕相貼


小虎微微抖動,赤潮甫退又沖上臉龐


「耳朵也紅了耶!小虎弟弟真讓我開心~」我搶先發言


「小魚,其實....」虎弟低聲呢喃,「不、不是,誰跟你弟弟!?」他回眸狠瞪


「我們不是兄弟嗎?」我連摟帶推齊步踏出廚房


「你這副屁孩樣,我才哥哥吧!」小虎逃脫懷抱轉身對峙


「你才屁孩!小虎弟弟、小虎弟弟、小虎弟弟!」好吧,我屁孩


「哈哈哈!還敢說,你就死屁孩!」他戳我額


「齁唷!就會欺負我」我遭一陽指連環點穴


「跟你比是小case,搔癢惡魔」小虎輕捏我雙頰


「唉、唉~我不要當弟弟!」我也回掐


「沒得選!」他勁力突增,持我腮邊肉來回撚揉


「靠勝負決定?那你一定是弟弟!」我拇指關節扣上他腋窩,四指嵌入肩胛縫


「噢啊啊!等一下等一下!」準弟弟本能前撲,被我擒獲懷中


「兄弟,不分長幼,如何?」我掌握球權,小虎只能鬆手點頭


「臉被捏痛了,不能輕饒」我掛起一抹陰冷賊笑


「誒別亂來!放手就教你健身」他獻上額外籌碼,我便縱虎歸山




天降寶物?


真幸運!




小虎從伏地挺身引入門,接著示範各種奇葩姿勢


我滿腔熱血過動相隨,全依樣畫葫蘆


「伏地挺身二十下?簡單!」我卯勁火速達標


「哈哈,很棒很棒!」他拍攝學員動態,「再來」攝影師雙肘、趾尖頂地懸吊軀幹


我見狀鏡像拷貝,山寨貨惟妙惟肖


「看你挺行,一分鐘計時開始!」壯漢起身拋出考驗


「因為有帥哥教練」我賣力撐體離地,喘氣望向鏡頭


小虎面泛紅暈掛滿微笑,朝我腰際移鏡


「欸欸!拍哪裡?」我仍維持面地姿勢


「看腹部有沒有用力呀!」教練過於專業,無法分辨是否濫權


小虎躺於我身下,輕掀衣角探入手機


儼然汽修員埋首車底,空手卻不安分




偷摸腹肌沒差,但怎麼一直往下?




「哈哈,別伸進褲子裡嘿!」我輕笑提醒,他卻聽若罔聞


學員翻身坐地才喚其還魂,「呃?噢抱歉」教練趕忙起立


接著我受命臀部單點著地,彎折軀幹以肘碰膝


連做半晌未聞指引,「要幾下?」我仰頭請旨


只見聖上斜持手機,眼神專注看管臣民,不時輕咬下唇、滑移下頷


「小虎,這要幾下?」我發話時動作未歇,「不舒服嗎?」我縱身探查他前額


「蛤?沒、沒....」教練面頰漲紅連番搖首




四肢無異狀、未見冒汗,不像中暑




「齁~小鳥鳥翹高高了,剛在幹嘛?」我窺見端倪


「就、就....沒有....」小虎雙掌捺龍緩緩後撤


「說,趁我練習偷做什麼?」我掬捧羞澀俊容,逐步逼入牆角


「拍照而已,真的」小虎心虛滿溢,肯定扯謊


「再騙!」我一雙食指關節抵上脅肋,向腰側畫圓推進


「噢、噢@#%!沒有騙!」他縮腰扭身,受困馴虎師魔爪


「發誓啊!若你說謊,小魚被車撞....」我獻己作祭


「不准亂講!」小虎異常激動,我呆愣定格


「呃,哪有詛咒兄弟的」他冷靜解釋


「那就說實話,不然....」我旋即捏掐虎腰肉


「唉哈哈!不要....哈哈哈!」大貓掙扎喵喵叫


「小虎,這位是?」廚房門邊乍現一中年男子,冷眼掃視嬉鬧死黨




瞬間移動?見鬼?


應是喧囂掩過聲息




「爸!?他我同學,小魚」小虎燦笑相迎,稍微挪足至我後方




這是,屢屢家暴的虎爸?


------------------------------------------------------------------------------------


虎父無犬子,虎子之父又當如何呢?




愛國的秘密警察





15會員
42內容數
文章為「真實經歷的虛構故事」,請看官們斟酌觀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幻夢境 的其他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
第34話-騎虎難下極光谷號角聲響,迎接外出的半獸人回到部落,荊刺城堡佇立在極光谷盆地的正中間,亞瑟初到半獸人領地難免有些緊張,畢竟一眼望去,他就是個小矮子,就連拉車的巨犛牛都比他大了好幾倍,亞瑟看得目瞪口呆,不過還是有人類商人在此處作生意與生活,不過對比下真的差了好多,亞瑟像個好奇的小孩四處張望,他原本以為半獸人的部
Thumbnail
avatar
Unclebigrun
2024-05-24
GAYSPA 分享文 樂fun & 山根高雄 & 庫奇 阿虎/泰德GAYSPA 分享文 樂fun & 山根高雄 & 庫奇 阿虎/泰德
Thumbnail
avatar
中年pi
2024-02-03
《藍地黃虎旗》台灣官吏與仕紳的告白在當日發表的《台灣民主國獨立宣言》中,唐景崧稱:「照得日本欺凌中國,大肆要求,此次馬關議款,於賠償兵費之外,復索臺灣一島。」 不過您知道嗎當年藍地黃虎旗其實有三面,但那三面都跑去哪了呢?
Thumbnail
avatar
水水仙艸
2023-07-15
嗨!老爸~父親節快樂!──談「爸爸們」在親子關係中騎虎難下的尷尬擔心在教養上有所爭執,或是對於教養方式態度的不同,所以為了避免衝突或麻煩,就慢慢地自動退出了?還是因為照顧孩子的那個位子上一直有人(媽媽或祖父母)在,所以爸爸們就覺得不用自己也沒關係呢?如果我在這裡告訴各位爸爸們,其實你的位子沒有人可以取代,你們會不會比較願意或是比較有自信待在那個位子上呢?
Thumbnail
avatar
Amazing Key
2022-08-07
中國騎虎難下,俄烏戰爭將使中國的野心破碎自俄烏開戰以來,中國於官方和民間都帶著一股詭異的氛圍,既非完全地站在俄國那邊亦非譴責俄國、為烏克蘭發聲,中共是否一開始錯估情勢,以為助俄是「順水推舟」卻成了「赴湯蹈火、在所不惜」?而「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中共在其野心的驅使下是否早已成為世界各國的「拒絕往來戶」?
Thumbnail
avatar
鐘秀
2022-04-19
職場情商》老闆跟主管,二虎齊下聽誰的?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遇過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狀況,那就是你的直屬主管跟老闆(或是越級主管)同時跟你命令事情。(聽起來很荒謬,但不要笑,真的有!我稱之為螳螂捕蟬,黃雀亂啄X)
Thumbnail
avatar
亞亞不上班
2022-01-23
【虎之傳奇:諸葛瑾】中國原生的老虎,分布並不是很廣。 也不在華夏文明的核心地帶。 最主要的華南虎,生長在從山東半島一路沿海到嶺南…… 以虎為號的三國人物,說起來也不算多。 虎侯許褚。 江東猛虎孫堅。 還有諸葛氏之虎:諸葛瑾。
Thumbnail
avatar
阿前
2021-11-29
【光武傳奇:龍虎東征】雲台二十八將。 當可比韓信的耿弇,與狂戰士陳俊來到同一條戰線時。 敵人,就不只是眼前的叛軍了。 誰能先完成任務? 誰打敗更多敵軍? 雲台二十八將的龍虎之爭,是競賽?還是合作?
Thumbnail
avatar
阿前
2021-08-29
《飛虎傳奇》二戰中國抗日傳奇空軍紀錄片《飛虎傳奇》是由台灣公共電視推出的一部四集關於二戰時中國空軍「飛虎隊」的英雄紀錄影片,裡面以在美國不受重視的空軍將軍陳納德受到中華民國第一夫人宋美齡之邀來中國訓練空軍來抵禦日軍的空襲,而當陳納德來到中國時,發現並不是只有訓練空軍這樣簡單,陳納德展開一場屬於自己的二戰硬仗。
Thumbnail
avatar
陸坡 (LUPO)
2021-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