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述我親歷40年的「現代開悟」之旅─開悟的本質(1)

9
2021-08-08
|閱讀時間 ‧ 約 15 分鐘
作者:陳華夫
朋友讀了我寫的你「現代開悟」了嗎?─開悟的本質(4),問我:「你『現代開悟』了嗎?」
以下就來談談,我親歷40年的「現代開悟」之旅,臨到終點才獲得旅程的聖杯(Holy Grail)─即人腦有三種基本思考方式及其思考細節(如下圖)。
(圖片來源;「思考本質」追求的聖杯─陳華夫製作)
如今「現代開悟」之旅的聖杯在懷,回首來時路,煙也濛濛,雨也濛濛,一切仿若神話學大師喬瑟夫.坎伯在其名著《千面英雄》所說的英雄旅程(Hero's journey)─如下圖。(按:英雄旅程是一個故事基模,人類的記憶就是由此種故事基模組成之「腦神經網絡」,詳見拙文什麼是「記憶」?如何「記憶」?「記憶」的本質?─開悟的本質(3)
(圖片來源: 英雄旅程-維基百科)
我的英雄旅程一點也不英雄,讓我走上這趟聖杯之旅的召喚(call),不是電影小說所說的超自然的顯靈,也不是任何崇高的理想的感召,而是佛洛伊德心裡學所說的「強制性的追求完美症」。真正發現這個已潛藏多年的病態召喚,是在26歲我在大學裡作助教時,準備留美,由於不知道自己罹患號稱心理學上第4期癌症的「強制性的追求完美症」,並且已病入膏肓,卻還在事事追求完美主義,不僅妄想得諾貝爾獎,並且還妄想讀書、運動打球、辯論、圍棋、烹飪,樣樣都要第一,表面上在眾人眼裡是多才多藝,實際上,心力交瘁,瀕臨崩潰,已入住「安寧病房」。
這時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導師出現了,他要我讀一本我日後把它譯成中文的書:《自我影像─自我心理探究》,我讀了後,整整3個月的暑假,什麼事都不能做,腦中盡是的無邊的懊悔;一切都是因為我從小不服管教的稟性難移,遭到父親嚴厲懲罰的給我戴上了「罪惡感受苦」的枷鎖,如我這等並非物理天才的人,卻妄想得諾貝爾獎,就是在嚴厲的自我懲罰。(詳見拙文探究華人的「罪惡感」?─開悟的本質(7)及)
我至今仍記得看完那本書的晚上,皎白的月光傾洩在桌前,絞緊了20多年的心弦一步一步的鬆開了,心中無比的平靜明白,這個世上少了一個諾貝爾獎得主,但多了一個心理正常的凡人。驀然回首,我就是在那個月光之晚,跨過英雄旅程的第一個門檻,否則即使勉強踏上了「現代開悟」的聖杯之旅,只怕也是落得了個「出師未捷身先死」。
然後,我到了美國一流名校─麻州.劍橋的麻省理工學院(MIT)─攻讀博士學位,但我不服權威的稟性又災難性的發作了;當時,我的博士指導教授大老闆是當紅的學術權威,他擁有龐大的研究經費及4、50人的研究團隊,平常私下,我與團對成員都無話不談的議論些研究上的問題,但每當大老闆出現的研究會議,團隊裡的教授,博士後研究員,研究生門都一改口風,唯唯諾諾,歌功頌德,但我這個少不更事的東方毛頭小子,卻認為歌功頌德是浪費所有人的時間。於是,我就在每次大老闆出現的會議,暢所欲言,大肆批評團隊研究的瑕疵。
終於,大老闆有一天把我叫到辦公室,劈頭就說:「華夫,我認為你不適合我的研究團隊,你準備換學校,我會給你寫最好的介紹信。」當時,我腦門一熱,如雷轟頂,才悔恨的發現即使在美國的一流學府搞研究,還是要「擁護領導中心」,於是我的英雄旅程就跌入「深淵谷底」。
我「現代開悟」的聖杯之旅的「重生」階段是在美中西部安娜堡密西根大學,因為我的第二個導師貴人出現了,他是一位理論物理的資深教授,在根本不問我是誰的情況下,耐心的回答教導了我一、二十年所累積的物理疑惑,最後,我與他合作研究如何以量子力學修正「入射角等於反射角」的傳統光學定律的論文:Long-wavelength limit of the optical response of a metal surface,發表在甚具權威的《物理評論》。人生就是這麼諷刺,雖然10年前我已主動放棄了諾貝爾獎妄想,但此刻,諾貝爾獎的光環似乎乍現,已變的不那麼遙不可及。但是當時,心如明鏡,清楚的明瞭我的聖杯已經不再是諾貝爾獎,卻仍在茫茫天涯路的遠方。
之後,回台創業,忙於生計,聖杯之旅已被拋在腦後,但仍花了大量時間與金錢閱讀及蒐集人工智慧、科學哲學、認知科學、及社會科學文獻與書籍。我聖杯之旅的「重生」出現了拐點是在2016年,這年,「谷歌」(Google)的電腦圍棋AlphaGo打敗了人類的圍棋世界冠軍(詳見拙文「人工智慧」的AlphaGo「圍棋革命」─圍棋的本質(1)),這個「圍棋革命」超級震撼了我;因為我在學生時代不知潛藏的「強制性的追求完美症」,不僅妄想得諾貝爾獎,也妄想成為圍棋世界冠軍,但卻看不懂圍棋大師(如吳清源)的棋譜,才沒在圍棋上下功夫。但2016年,奇蹟發生了,我竟然看的懂AlphaGo的棋譜,看的懂它是如何一步一步戰勝人類的世界冠軍,於是我自費寫了並出版了《現代流圍棋:如何簡單對戰ALPHAGO-II (第一集)》,闡述我的圍棋理論現代流5原則─是如何解釋AlphaGo打敗人類世界冠軍。
(圖片來源:陳華夫)
但可想而知,圍棋界普遍質疑我這個的現代流5原則真能打敗電腦圍棋嗎?在找不到夠圍棋實力的職業棋手為我驗證我的理論的情況下,我只得披掛上陣、親自下海驗證我的圍棋理論。我在網上購買的日本電腦圍棋「ZenGo 7」,它的棋力比AlphaGo差,但比人類強,日本的圍棋頂尖九段高手用它來磨刀的。剛開始,因為我的圍棋力實在太差,被打的鼻青臉腫,怎麼輸的都不知道。
但我卻屢敗屢戰,藉著不斷悔棋,在經過4年,數萬盤的對局,終於扭轉了局勢,本來挨打的是我,現在挨打的是「ZenGo 7」。(見拙文「ZenGo 7」AI電腦圍棋9段被我中押敗的人生感悟─圍棋本質(8)
但回首前塵,當初我提倡允許回手(悔祺),觸犯眾怒,而千夫所指,下場只有一個慘字可以形容。網路上,有人罵我回手(悔祺)是可恥。殊不知AI電腦圍棋從第一手開始,每一手都進行至少3輪的「蒙特卡洛樹搜索」(Monte Carlo tree search,MCTS)的模擬試走,然後選擇下出最佳手。(詳細,見拙文現代流圍棋─圍棋的本質(2))也就是說它並非一開始就能「想」出最佳手,而是不斷的以「演算法」(algorithm)找出的。表面上是沒有回手,本質上,是每一手都回手3次。而「人類智慧」不同於AI電腦圍棋的「演算法」(algorithm),在圍棋賽時,無法進行3次快速的模擬試走,卻又要「起手無回大丈夫」,這就違反圍棋對手處境應該公平的原則─AI每手棋可實質回手3次,而人類卻一手也不能悔棋。
我深入的研究,發現AI「演算法」是「rule-based」(規則性的),而「人類智慧」是一種洞識,它是「theory based」(理論性的),而「理論」是高過「規則」一個檔次,因為理論(theory)可以解釋觀察所發現的規則。所以「人類智慧」高AI一個檔次,所以「人類智慧」必勝AI。而因為AI「演算法」速度快與容量大,但只能在現有的圍棋規則─不得悔棋─下,才贏得圍棋賽,絕不表示可以勝過「人類智慧」(洞識)。(詳細,見拙文什麼是「思考」?如何「洞識」?何謂「思想家」?─開悟的本質(2))。這一點在「圍棋史」、「人工智慧史」、及「思想史」都是極為重要的。(見輸給AlphaGo以後,人機對弈的價值再探索
但更重要的是,因為AlphaGo旅程的經歷,我才恍然開悟,我的聖杯之旅追求的不是諾貝爾獎,也不是圍棋世界冠軍,而是思考的本質,才恍然開悟就是有洞識,只有深具洞識思想家,才能建構堅實的理論,以解釋內在及外在的世界,以回應他深藏思考底層的使命感召喚
洞識的反面就是確認偏見(confirmation bias)─即不自覺的捍衛自己過去的思想,長久以來,學術界都認為確認偏見本能,沒法解釋,所以也無法克服。若洞識是有意識或潛意識重組與更新記憶裡的故事基模之連接,則反面的確認偏見就是無法更新記憶的故事基模之堅持己見,而牢牢被自己過去所綑綁,這就是佛洛伊德為何說:「人是『過去』的動物」。思想家思考深具洞識,而常人的思考卻充滿確認偏見,關鍵就在能否重新認知自己,能否「以今日的我,挑戰過去的我」。所以,「現代開悟」並非三家所說的天人合一,也並非佛教明心見性即身成佛,更不是吉爾·博爾特·泰勒涅槃(見開悟與右腦的關係),而是思想家掙脫確認偏見的束縛後的洞識,一如孔子所說:「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的思考自由自在。「現代開悟」之後,即成為深具洞識思想家。(詳見拙文什麼是「思考」?如何「洞識」?何謂「思想家」?─開悟的本質(2)
於是我「現代開悟」的聖杯之旅進入了「回饋(施捨)人間」階段。其實一開始,我就不認為飲了聖杯之水,即得永生。我認為開悟聖杯代表智慧明珠,獲得聖杯後,智慧會成長,即成為深具洞識思想家,能創造新的知識,回饋(施捨)人間。(見拙文「施捨」就是人生的「現代開悟」─開悟的本質(5))
例如,我重新閱讀〔日〕中村元寫的《東方民族的思維方法》(林太、馬小鶴譯,1990年),就感到雖然中村元先生的書名用了「思維方法」這個名詞,很能吸引眼球,但中村元先生野心太大,對思考的本質缺乏理解,談起「思維方法」就荒腔走板。其實中村元的書真正是要給印度文化,中國文化,及日本文化看病,例如他說:「因此在哲學思想的領域中,除了禪宗的發展之外,日本隊於世界文化幾乎沒有什麼貢獻。」(第304頁),並歸咎其原因於是日本人思考的特徵。對此立論之誤謬,新儒家徐復觀《徐復觀全集:中國人之思維方法·詩的原理》序裡已委婉的批評:「我懷疑思維方法可以製約思維對象,以形成有特徵的文化現象;但思維對象,是不是也可以製約思維方法,以形成有特徵的思維方法呢?....假定二者—思維方法與思維對象—是互相製約的,則著者所采取的途徑,不能算是一個完全的途徑,僅由此途徑以評價中國乃至東洋的思維方法,恐怕不易作真切的評價。」
其實,徐復觀批評的很委婉,中村元先生所犯的錯誤是在西方社會學所謂的「微觀─巨觀問題」(micro-macro problem),以就是「個體─總體問題」,個人思考特徵是微觀、個體指標,文化特徵是巨觀、總體指標,兩者關係極其複雜,而中村元先生卻錯誤的把思考特徵簡單等同於文化特徵,所以在替中國文化把脈看病時荒腔走板,徐復觀大不以為然。
在20世紀中葉,50年代,有所謂「文化熱」,替文化把脈看病很是盛行,人類學家露絲.潘乃德以她著名的《文化模式》的理論,替日本文化把脈,寫了本《菊花與劍:日本文化的雙重性》(The Chrysanthemun and The Sword)
而替中國文化看病最有名就是孫隆基寫的《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有媒體文章稱:「此書是那個年代『文化熱』的必讀書目,甚至可以說是它拉開了『文化熱』的序幕。」歷來中國都是文人(魯迅柏楊李敖等)替文化把脈看病,但到了《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的文化批評則已從個人感受層次提升到理論層次,孫隆基結構主義的「表面─深層」結構,及佛洛伊德心理分析伊底帕斯情結(戀母情結)分析中國文化,展現了思想家洞識。姑不論結構主義心理分析本身有何理論上的爭議,但這並非文化分析的關鍵,因為任何理論都可做為「維根斯坦梯子」(Wittgenstein's ladder),一旦我們掌握了分析洞識之後,就可以踢掉幫助登頂的理論梯子。而真正的關鍵是在能否增加洞識,例如,中村元先生在《東方民族的思維方法》裡,屢屢言及「語言學理論,我個人認為對加分洞識有限,所以是畫蛇添足的敗筆。另外。日前逝世的史學大師余英時,生前民粹式的嚴厲批判當今中國政權,脫離學者理論層次的批判,無法增加人們的政治洞識。(見理想的中國:敬悼余英時先生(陳復),及余英時文化中國糾結陷入去中國化漩渦 (程雪廷)
最後,我要談另一日本人外山茲比古先生的通俗暢銷書《知性力:改變人生的創意思考術》(按:此書坊間出現兩本內容似乎類似的本版《思考整理學:最多東大生、京大生讀過的一本書》及《這樣思考,人生就不一樣:早知道該多好的思考整理術》),據稱銷售百萬,影響力很大,但是否真能讓讀者「改變人生」,我則懷疑。
外山茲比古寫此書是要教導讀者學習「創意思考術」,全書的重點有3:(1)把記憶裡不必要的細節遺忘,才可以心靈自由的創新思考;(2)在日常生活中重新認識讀、聽、說、及寫,就能在日常生活裡學習創新思考;(3)外山茲比古先生認為創造新知識有兩種方法:(1)釀酒法:用思考創新術,可將舊知識如米釀成酒一樣的銳變成新知識;(2)調雞尾酒法:用思考創新術調合舊知識成新知識。
思考的本質看,外山茲比古的「創意思考術」是沒有洞識的氾氾之言,很多立論都是「套套邏輯」,實難對讀者有實質的啟發。書中的第一與第二重點其實是在拙文什麼是「記憶」?如何「記憶」?「記憶」的本質?─科技與智慧(22)中所講的:「輸入任何資訊人腦的方法有兩種,閱讀是將資訊以文字,視覺的方式輸入人腦,而「上課」、「聽演講」、「看視頻(youtube,抖音)」則是以語言,「聽覺」的方式輸入人腦。」及「當記憶編碼思考」將資訊編碼為故事基模時,會被記憶中其他的故事基模所干擾,無法深刻記憶,學了等於白學。最佳抗干擾的學習方法是在學習中,適時的中斷,或切換不同的學習主題或學科,可以遺忘不必要的細節,這有助於記憶裡故事基模的重新組合連結,形成新的洞識。」
至於,書中所說的的第三重點,則是本文一再說明的,創新知識的過程是思想家面臨問題時,重新組合記憶中故事基模的連結,而產生了問題解決的洞識理論),才是產生了解釋內在及外在世界的嶄新知識。(詳見拙文什麼是「思考」?如何「洞識」?何謂「思想家」?─開悟的本質(2)
結論: 我親歷40年的開悟之旅,臨到終點才獲得旅程的聖杯(Holy Grail)─即人腦有三種基本思考方式及其思考細節。如今身在聖杯之旅的「回饋人間」階段,努力的寫文章及作視頻,從「閱讀」及「聽講」兩方面,幫助人們創新知識
《我中風的洞識:一位腦科學家的個人旅程》(My Stroke of Insight: A Brain Scientist’s Personal Journey),吉爾·博爾特·泰勒,2006。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思想家─理解、解釋、預測世界。發表8篇「現代開悟之洞識」、11篇「開悟的本質」、13篇「美中關係」、6篇「驀然回首」、16篇「文學與藝術」、31篇「科技與智慧」、9篇「圍棋的本質」、40篇「美中經濟」、28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187篇。
本文發佈於
陳華夫專欄
思想家─理解、解釋、預測世界。發表:8篇美中關係、12篇「驀然回首」、16篇「文學與藝術」、26篇「科技與智慧」、7篇「圍棋的本質」、39篇「美中經濟」、21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152篇。


9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