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的貓|《可憐的東西》:當我們從自由和禁錮的罅隙中醒來

2023/12/10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在自由與禁錮的罅隙中重新醒來,願我們都不再混沌。
raw-image

電影中關於科學怪人的被再造,是把我們的自大和未知一同縫進了肉身,並任兩者在體內解構並重構,最後才吐出精神上的五彩幻泡。《可憐的東西》即是如此,用如夢境般的奇幻向觀眾開展一段超越時間限制的領域,講述關於人類的自負、駑鈍、新生,以及直視我們的最最矛盾。


導演尤格藍西莫把奇異的、荒誕的、反常的想像給再度影像化了:故事是輕輕吹出了一個架空的仙境,那裡以古典與華麗的宅所作為基地,其中有長著豬頭的鵝、用小狗身軀在走路的鴨,和被縫補過的破碎且孤獨的靈魂——博士的靈魂是慘白的,而他的肉身是照映下反面的那片黑影。他喜愛科學的心似乎囊括了那份無處宣洩的愛、想被理解的渴望;在無數的創造和修補肉體的過程裡,是過度理性所反彈的極度空虛,感性是無底的巨大窟窿,他的欲忽視,愈是造就了他的靈魂深陷。

而貝拉由此而生。

靈魂的重生如一場夢境般失真,而貝拉的二度生命是在期望、實驗、空無、孤獨的情緒底下被捏著塑形而成:記憶被抽空、過往縮了水——後來才知道,原來失去記憶的人類,再獲得可以重新被敲擊打磨的原石後,即使肉體沒有逆著時光之河,我們也能重生。


貝拉是懷著博士的孤獨與寂寞在這個世界上學走路、在博士吹起的泡泡中泅泳。但終有一日她不再滿足於那份凌駕於一切的安逸,她渴望衝動、追求紊亂,想把穩定二字拆解成碎碎的片段,鑲嵌進肉身,感受那份最原始純粹的「快感」和「痛楚」——日子是在離開了蝸居的角落後才開始發光。當世界以一種超現實、奇妙的方式被重新打開,它所帶來的衝擊力量往往更勝過去的我們所習以為常的平庸:性的感官張力、人性的錯綜複雜,都因為這樣的超現實,而有了被放大和聚焦的機會。貝拉在正常之外的危險邊緣探索,在她生命裡遇到的每個人生活中引起陣陣漣漪、感受的後遺;一切都因為她而失衡、價值觀開始彼此衝撞,直至最後結束,餘韻猶存,我們不得不重新反思起社會價值存在的矛盾和多重可能性。

raw-image
  • 人類、神:我們究竟是人類還是神?


博士是徒手「創造」了生命,而這份巧然的無中生有,把人類和上帝間的界線弄得糊糊的。有那麼一個瞬間,我們也成了上帝、越過了可為與不可為中間的鴻溝,向著那份心中的究極走去。貝拉的誕生,即是人類心中這份嚮往的集合體:矛盾的新生、時間的逆流,原來當我們在創造了文明之後,還能找到更接近上帝、更趨近於完美的生命的創造。

儘管這份創造帶領人類來到了另一種視野的神性,但精神與肉體之上,我們依然沒有超脫;儘管戴上了屬於神的面具,我們仍舊是流淌在七情六慾、看不清自身模樣的存在——當我們無法看清自身的駑鈍與悲淒、甚至不瞭解憤怒的形與嫉妒的狀,卻忙著想抓住萬物的瞬間、思想的不可能,這樣的我們何嘗不是可憐的東西?螢幕之外,觀眾是以另一種老熟的靈魂之姿來看待貝拉的新生,思緒也緩緩成形:關於她的出格與怪奇、性解放、所有與社會價值觀的不協調,以及和死亡的緊密相依,都是能長出思考和疑問的種子,緩緩發芽、延伸出根——自我們最核心的寂寞中生長、逐漸茁壯,最後也跟著嘗試打破權力框架,向「正常」之外的破格走去。


話語至此,發現我們不過是在名為自由的深淵,凝視著枷鎖的壁。看著這樣的靈魂舞蹈著穿梭、跳躍在我們視野可及與不可及之處,才意識到原來我們並不是上帝,以及這雙眼的受限、自我的束縛;《可憐的東西》是散發著珍珠奇異光澤般的潘朵拉之盒,混了一匙哲學、倒入一些女性主義,碰撞眾生的愛恨貪嗔癡,最後融進人人心中欲被填滿的空虛和孤獨。當我們打開,便無法離去,看著貝拉從死亡到重生,我們也像重新活了一次;一場場冒險是塗了如幻彩的繽紛顏料,我們隨之橫越、舞蹈,最後解放。看遍了人類文明的複雜與所有的一言難盡之後——像是掀開包裝在我們最最赤誠的靈魂之外的面具——才會看見那份純粹的、等待一份擁抱的愛。


當我們步行至此,才如瞥見狹縫間的天光,發現人世的不堪與複雜走到極致後也不過如此,那些索求、謊言、暴力、性,都是為了一份最最單純的「愛」而生、而分枝。我們的尋覓到最後是為了找到遺落在心中一隅的熱情和愛,並終於在打破了框架的正常之外安身。最後,身在此處,可憐不再是可憐,而萬物寧和,眾生平等。

raw-image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