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紀錄9 - 關於一個孩子被霸凌的故事 (1)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那些片段仍在我腦海中、潛意識中,充斥著我的全身。

我想這輩子我都無法發自內心地相信這世上的任何一個人。是的。

誰能確定他會不會下一秒就背叛我?誰又能確定他這一生絕對不會背叛我?

我不相信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只有自己能夠相信。

我始終在嘗試做一些努力,多對這個世界釋出一些善意,不過看來他依舊沒有要接受我的意思。

或許我的故事從踏入這個小型社會中便開始了:


最一開始發生的事我只依稀記得,當時我還是小學吧,那天在安親班寫著作業、吃著晚餐。我們是雙語安親班,一放學先坐到自己的座位寫作業,六點到了便緊接著上英語課,所以我們的班級有不同年級的學生會一起行動。

一天,突然晚飯吃著吃著有人開始對著我破口大罵,是一個一直以來滿崇拜的女生。她大我一年級,時常英語考試的成績與她不分上下,我也因為她感到有點挫折,畢竟她能拿到一百分我卻常常粗心只拿九十幾分。但跟她相處我覺得學到很多事,很高興有遇上比我大一個年級又很有才華的朋友。

那時她指著我的背後罵,我當場驚嚇到完全不敢說話,甚至連她罵了甚麼都不記得,只記得自己很無辜,而在場也沒有人發聲。彷彿我任憑她宰割一般。這時有一個女生很勇敢的站起來替我說話,我覺得那時對著比自己大一個年級的人嗆聲是很勇敢的作為,很謝謝她很努力地替我說話,雖然已不記得當時到底在吵甚麼,不過之後那個高年級的女生也閉嘴了。

好像我悲慘的人生從這時就開始了。(其實在這之前我就有焦慮症了)


小學這段時間我經歷的霸凌不能說多,但仍然是一個悲慘的記憶。話不是說太多卻容易被長一些的學生挑釁,或是被看待畜生的眼神擦身而過。我至今被瞪的次數可能超過某些人一生被瞪的次數了,哈哈。一開始我在想是不是自己天生長太醜,因為時常拍照被我家的人說不會笑,一直逼我要對著鏡頭擺笑臉。後來想半天只能接受這個現實,不然怎麼辦呢?我真的甚麼也沒做啊?

接著六年級時,我又被自己最好的兩個朋友背叛,直接來個「關係霸凌」。沒有人理會我,每天我就自己一個人,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我還是不懂發生了甚麼事。直到班導找我過去問話,我才崩潰痛哭,告訴他這幾個禮拜我的難處。我記得自己很難過卻又強忍淚水告訴他:「我不知道為甚麼,我甚麼也不懂,在兩個月就要畢業了,我只想好好過完剩下的日子。」老師很好心地找來班上一個女生讓他之後好好跟我聊聊,但我記得也沒有後續了。每天就裝作鎮定地到學校上課,下課十分鐘就假裝趴著睡覺思考我之後的學校生活該怎麼過,其實我早就不想去學校了。

「關係霸凌」究竟是甚麼?我還是認為這是自己的問題,人家沒有對我拳打腳踢也沒有對我惡言相向,這能算霸凌嗎?根本就是我一心覺得自己被欺負而已吧。帶著痛苦離開那間學校,她們卻很開心的慶祝自己畢業。這也沒什麼,不過就是一個過程,每個人有不同的感想罷了。

而我饒恕不了她們,卻永遠也饒恕不了自己。

raw-image


歡迎來到澪的房間,這裡會分享關於心理、感情、痛苦的真實故事,希望我們能多多互動,支持我的話動動小手按個讚也可以喔!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