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級班級觀察:現代孩子的壓力與挑戰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因執行研究計畫的機緣,進入一年級班級觀察學童,短短七日的觀察,與可愛的孩子們的互動讓我格外深刻,因為過往工作,我接觸的多為成人與長輩,因為工作關係和一群孩子相處還是頭一次,感覺很新鮮,加上自己距離國小的時代已久遠,有種重返校園時的感受。

不過時代不同,現在小學似乎自由運用的時間變多,上午與下午都各一個大節下課(15至20分鐘)、兒童月「翻轉上下課」,雖然如此,但他們課業壓力一樣是不小,而且很多事一下課繼續去安親班、課輔班、補習班,到傍晚或是晚上才能回家,與家人真正可以再一起的時間其實不多,讓我不經感慨,現代如果父母兩人不去上班,再沒有長輩這座靠山可提供金援的條件下,家庭經濟是會很吃緊,所以需要雙親上班,但這樣的結果,就是必須要送孩子去安親班、課輔班,要不然孩子沒有人可以照顧,獨自在家也危險,所以安親班課輔班也成了必要開銷,父母也因此必須要再多讚一些錢,其實仔細想想,是很顛倒也很無奈的社會發展,已經和以前一人賺錢全家飽的時代完全不一樣,現在是一人賺錢都不見得一人飽,更何況是結婚生子的家庭,那樣的經濟壓力,當然會造成少子化。

另外,現在課室教學幾乎都仰賴多媒體,互動式多媒體,大量減少早期板書式教學,聲光、影音刺激下的學習環境下,教材顯得光鮮亮麗且活潑,而且許多老師會利用YUTUBE找一些影片作為教材,資訊取得格外便利且多元,這樣的情況下,教導孩子辨識資訊的可信度也格外重要,要不然過多的資訊,孩子可能因無法分辨,而對孩子產生不好的影響。

一年級的孩子真的相對純真,情緒表達有時非常直接,但也有很多時候是壓抑的,因為他們的口語表達與詞彙字句還在累積中,所以非常有限,所以可能要透過行為觀察來瞭解這孩子目前可能是在焦慮,例如:有一位孩子,每次考卷發下後,他就會開始把鉛筆盒裡的鉛筆全部削一遍,即便他明明有筆可以作答,他也不願意開始寫,就是要不停的削鉛筆,我想,也許是他面對考試感到焦慮,所以需要透過削鉛筆來緩解焦慮。另外,孩子們對大人的情緒變化(例如老師一個眼色,他們馬上懂現在要乖不能再調皮了。)、環境變化一般都能敏銳感受,像今年4月3日大地震時,後來的餘震,孩子都很快都有感覺,有些孩子是說會一直耳鳴。

當老師在帶領這群孩子,也需要格外花「力氣」教導與溝通,因為低年級的孩子對於許多團體規範的概念,是尚未完全建立,需要大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嚀提醒,例如:考試的時候,要一再提醒他們在考卷上寫座號、姓名,要乖乖坐在座位上,時間到才能繳卷,提早寫完也不能離座閒晃;但有些孩子還是狀況外,寫一半就離座閒晃或是跑去玩玩具。

他們的專注力普遍無法持久半小時,也很容易受到外在環境的干擾而分心,所以有見到,上課上一半,突然拿著玩具甩、坐在椅子上前後搖、或是要桌子搖到翻桌「蹦」的一聲桌子倒了,他便自己也嚇一跳有些尷尬地將桌子扶起來。但是對於學習,普遍的孩子是有高度的熱情與投入。此外,過動與自閉症相關的孩子比例蠻高的,有些是有確診,有些是潛在的但行為表現非常明顯有特殊之處,早期的資源班現在都稱「學習中心」。另外讓我訝異的是,有些孩子連上下樓梯的動作都無法流暢的做出來,特別是下樓梯時,要倒退扶著手扶杆一階一階慢慢的下,看來孩子們發展遲緩的情況越來越多,越便利,物質條件越充沛的情況下,人類的演化似乎也在產生變化,畢竟越不去越的部位與功能,在演化中就越退化。

最後,如果沒有這次的工作機會,我想我也無法了解到,現代孩子的狀況大致上如何,以及教育現場的模樣,另外孩子與家長、老師們面對的挑戰與壓力跟以往的不同,越便利、越迅速,似乎也造成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疏遠,信任度也越低,延伸出更多且複雜的問題,需要更費心神的去應對,看來,未來的世界,是非常需要學習正念減壓的,應該會成為人類生活必要的環節之一,才有辦法在快節奏的社會中,繼續活下去。








15會員
30內容數
這裡主要是我抒寫生命見聞的記事本,讓我們擁抱生命的每一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