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療50-關係藍闇藍闇

心理治療50-關係

藍闇
2022-06-1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禮拜二回診,我便跟醫生烙話,今天會很難搞,你要有心理準備喔!於是今天我不知道你是否覺得難,但至少我談下來發現都是你在講話,而我只是不斷的哭泣,所以今天的紀錄大概沒辦法很長,因為現在諮商回來的我已經精疲力盡!
我畫了一張圖,有懸厓,上面有兩個人,拉著一條繩子,我說我是懸厓邊的那個人,你是另外一邊的人,我們靠著一條繩子拉著,有三種情況,你離開這條繩子,我掉入懸厓,第二,繩子中間斷了,我掉入懸厓,第三,我放開這條繩子,掉入懸厓,我說我今天想談的是我跟你的關係。
你說今天的我很特別,我說哪裡?你說我沒有看著你講話,的確我又回到以前諮商的模式,看著自己的腳,講出上面那段話,我說,我沒辦法,其實我還在一種緊張的狀態中,我不知道你會如何談這個議題?所以我ㄍㄧㄥ著!
你說你不會離開我,這是你對我的承諾,然而你知道不管再怎麼保證,邊緣性人格的我仍然會質疑這段治療關係。我說上週張老師對我說,結案我,他可以去救更多他可以有實質幫助的人,我總是害怕,會不會你也覺得救我太費力,你想要放棄我,這樣你就可以去救更多簡單的個案,所以我說我這週都在睡前哭,哭到縮成一團,然後過度換氣。你說我說的也許是真的,離開我可以救更多簡單的個案,然而我要有一種觀念,就像急診為什麼要有檢傷分類,每個人都很急啊,你說簡單的交給年輕的醫生,或是諮商心理師,難一點的交給臨心師,而最難的交給精神科醫生,這是你的觀念,你說你總不能去諮商心理師那裏撈幾個簡單的來做,這樣愧對你所受的訓練,你說二十年前剛出來的你的確也不敢接我這麼難的個案,但漸漸你也遇過難的個案,你慢慢累積經驗,你慢慢覺察自己是有能力對付人格疾患的!
你說B型人格中:自戀型人格、戲劇性人格、邊緣性人格、反社會人格,你都遇過,你說戲劇性人格真的會像演舞台劇,那個語調,舉止,言談都像在演戲,我說之前張醫生也說過我也有戲劇性人格,你說我大概八九成是邊緣性人格沒錯,但你說人格疾患都不是百分之百,所以都會參雜別的人格。你說人格疾患用藥都是極少的,很重要的都是治療關係,尤其是邊緣性人格,從小經歷過太多破碎的人際關係,所以特別難建立關係。
你說有些醫生是一遇到邊緣性人格就會閃警示燈,直接把個案轉介,我說我有遇過一個醫生,住了他的病房兩次,第二次他直接大罵我說:你就是邊緣性人格,邊緣性人格住院不會好,你不要再住院,也不要讓我看到你了,我整個傻眼,你說他那麼狠喔,你說那位醫生也是你以前當住院醫生的老師。
你告訴我一個黑幼龍的故事,他的孫子罹患血癌,是一種99.9%都會痊癒的病,但是他孫子是0.01%死掉的個案,他傷心了好一陣子,直到有一天,有一個朋友跟他說,神給你一個禮物,只是七年後收回,如果你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你還會要這個禮物嗎?黑幼龍想起與孫子相處的點點滴滴,慢慢就釋懷了。我說可是我不是禮物,我是廢物,你說誰知道我們為何相見呢?一個主任為什麼還值班呢?為什麼我在那個時段進急診呢?你說只有我們的神知道,一切是在最好的時間點相遇!
你說外科手術要切開皮膚,切開筋膜,切開肌肉,對器官動手術,然後修補好再關起來,可是你認為心理治療是更為複雜的手術,什麼時候該切入,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修補受傷的心、痛苦的靈魂?這一切都需要時間跟小心的治療手法與關係,就像邊緣性人格麻煩的就是常常出現緊急狀況,那時候要怎樣應對就是很重要的事,胰臟炎也許放著會整個腹腔爛掉,所以緊急動手術,但對於邊緣性人格的危機,治療師要鎮靜,處理可處理的,剩下的帶進治療時間再談,我說你會不會覺得我傳語音給你很煩,你說你都會耐心的聽,裏面的確也有許多危機的時刻,但你所能做的就是傳『請珍惜自己,找家人幫忙,見面詳談』你說你會樂意的聽,然後如果有需要就帶進治療,我說其實我在那些時候都是真的想自殺的,可是我也發現傳完後,我會不那麼想自殺!你說你也的確聽到很多危機,但你從來不覺得我是放羊的孩子,如果我能當下因為這個舉動而處理好自己當然很好,可是如果不能也沒關係!
你問我夫妻是怎樣的關係?我說我其實一直不懂夫妻的關係,你說聖經上說,夫妻要二人成為一人,那是什麼意思?我說那是預表跟基督成為一人吧,你說夫妻是一種契約關係,婚約的關係,而我們治療關係也像是一種契約,醫療契約,你不能保證我們需要走多長?但現在都還在建立信任關係,就像外科,要簽手術同意書,信任醫生在身上開刀一樣,你說邊緣性人格這個部分本來就特別難,所以你不會驚訝我為什麼害怕這段關係失去,害怕你離開,你不會大罵我說:啊你就在這裡啊,啊就承諾會陪我啊,擔心什麼?你接納我的擔心,接納我害怕失去的情緒,你接納我的不安,即便以後還會有無數次類似的討論,你都接納!
你說你也常在想會不會再遇到比我更難的個案,你說如果我是大魔王等級,你會不會再遇到大魔王double ,你想應該不會了,因為要遇到我這麼困難的真的很少見,當然你也不是為了挑戰難的,滿足自己的成就感,你是因為覺得何其有幸,能夠陪伴一個人,去體驗他的困難,體會他人生卡住的地方,幫助他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你覺得其實要進入一段治療關係真的很不容易,你能這樣深刻的了解一個人的內心對你來說,就是當醫生的幸運與使命,你受過那麼多訓練,就是為了在治療中派上用場,這是你當醫生的使命!
最後快結尾了,我說,我最近有幻聽,一個很像手機震動的聲音,你問我從多遠傳來,我說大概床頭床尾的距離,你說有在耳邊嗎?我說有時候會從牆壁傳來,但我很確定不是機器發出的聲音,你說邊緣性人格跟其他人格疾患不同的地方在於會有這種短暫的精神病症狀,例如妄想、幻聽、幻覺,可是這種短暫的精神病症狀用藥成效也不大,所以你不建議加抗精神病藥,因為還要承擔副作用,所以要先不動再觀察,同時你也說有時候發生這種狀況跟人格出了一些狀況也有關!
然後最後我說我其實很害怕重考,你問我最近還有沒有在讀社工師,我說有啊,你問我幾月考,我說七月底,你問我什麼時候進重考班,我說7/18,你說就一步步來吧,做好現在該做的。你問我多久沒住院,我說三個月,我說我兩個月沒有自殺通報,三個月沒自殘,你說也許這些客觀的指標顯示人格發了一些芽,我說早上我跟張醫生說,欸你不覺得我今天情緒很穩嗎?醫生說,嗯真的,穩到我覺得看見了未來,以前都覺得很絕望!你笑著說,那為什麼在我這裡哭成這樣?
反思:今天的我回來真的筋疲力盡,整個治療過程都在哭,一開始ㄍㄧㄥ著看地板,後來覺得比較放鬆了才抱著抱枕整個攤在沙發上,用抱枕的縫隙看醫生,到了治療時間約一半之後才坐直抱著抱枕看醫生,可是整個過程,不斷在哭,在你安慰我的時候哭,在你說你會接納我的不安、害怕失去關係的時候哭,在你說你從來不覺得我是放羊的小孩的時候哭,在你講到禮物那段的時候哭,現在的我大概可以情緒很平穩的面對其他人,面對一些小事,可是只要談到關係,想到我跟你的關係,我就會哭,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因為在我過去的治療關係中從來沒有人告訴我,我需要建立一段好的、長期的治療關係,你今天說:我儘管害怕失去你,你會讓我失望的(意思是我不會失去你的)你說了不止一次,我每次聽都在哭。有一天我會在這段關係中穩定的吧?有一天我會不再害怕失去你,不用拉著繩子,也可以跟你肩並肩,離開懸厓,一起往前,最後和平的分道揚鑣!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藍闇
藍闇
我是個持續性憂鬱症患者加上邊緣性人格,偶爾會寫出斷裂沒有邏輯的文章。喜歡看電影,偶而會寫寫影評。 歡迎大家來看看我的生活心情小故事。 也歡迎追蹤我的ig depression_psychology(每日更新)
本文發佈於
這裡將記錄我從2021年5月27日開始,每週一次跟北醫主治醫生鍾醫生的心理治療文章。 內容將會是我們對話的內容,也許不是順序法,不過就是竭盡所能的記錄下來。 幫助以後整理之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