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接受誰的愛?不享受,不承認富足,擔心……
紀餘
紀餘

我不接受誰的愛?不享受,不承認富足,擔心……

2022-06-30|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前註:

我覺得「愛」是外來語,是西方的用字、說法,華人沒有這件事。
我大學時的輔系是歷史系,自認為喜歡歷史,以前看了一些古代小說,退休前開始寫古代背景的小說,大約寫了10年,那時也看了很多資料,我一點都沒看到古代人之間有「愛」這回事,當然,那個「愛」化身成許許多多的感情,對人的好、負責、義氣等,尤其在親子之間、家人之間的愛,我感覺到的總是有掌控、指使和安排對方的人生,不顧個人的利益,只為家族、宗族和階層的利益著想……這些元素在裏面,我很難承認那是「愛」啊!
這十多年來在個人成長和療癒自我中顛簸前進,才發現我不能接受別人的愛,尤其當別人用的方式是我不喜歡的話,我一併拒絕;還有,當我接受了,好像我得為人家做事;我愛別人的話,我也得為人家做事;我接受了他的愛也得一併接受他的掌控嗎?一大堆的疑惑,讓我跟人保持一段距離,也承認,我的親密關係也是有問題的。
到底「愛」是什麼呢?是沒有條件、沒有交換、沒有期望的,多少人以「愛」為名,做了許多不是愛的事情啊!

今天靜坐冥想時,先關注神經系統,再來是消化系統,排泄、泌尿系統,皮膚的排汗和腎臟的泌尿關注完了,再回到消化系統中小腸吸收了養分,成為葡萄糖。

問胰島素為什麼對葡萄糖不起作用呢?我不接受誰的愛呢?

我問胰島素:「為什麼你對葡萄糖起不了作用呢?是你本身有缺損,哪裏故障了,還是不願意意對它有作用呢?」
我問葡萄糖:「你為什麼不讓胰島素對你起作用呢?你是哪裏故障了?有什麼問題呢?還是不願意讓胰島素對你發揮作用呢?
你沒讓胰島素發揮作用,就不能進入細胞,提供能量,最後被排掉,浪費掉了,不只我吃的東西白吃了,在排泄的過程中同時會傷害腎臟(的細胞),造成不好的結果,為什麼不起作用呢?」
我來來回回,問2邊問題的時候,突然,胰島素抱了一下葡萄糖,這個動作做完了,我才意識到它剛剛做了這個動作,那是表達愛的動作,我的直覺反應是:「我不接受誰的愛呢?」誰是愛我的,但是我沒接受呢?將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想了一遍。

然後我將最近在想的事情放在一起看:

一、我不能安享富足的生活

今天的肯定語句是:「我過著富足、幸福、愉悅的生活。」這也是最近一直使用的類似的肯定語句,我要肯定我過著富足、愉悅的生活,不是擔心下一秒的變化、未來的意外,或是匱乏,只能靠自己,沒有人可以幫忙的孤獨狀態。
這幾天一直在想,我不能享受比較好的生活,感受不到快樂,也沒想過要過快樂的日子,對於生活的要求很低,只要水電有來,馬桶正常,下水道是通的,我就很感激了,一直擔心生活的資源沒有了的話,要怎麼辦?(其實市民那麼多,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碰到,公部門會處理的)。
下大雨的時候,坐在屋裏聽雨聲是很美妙、幸福的,只是我會想到,我不用在雨中奔波、工作,屋子沒漏水,我很幸運,很感激,可是想到哪裏會造成水災呢?我就不能安心享受。

二、對於意外的不安想到的是和家族的潛意識有關嗎?

我有擔心突然意外的情緒,理智上知道那是情緒,但是那些情緒時常出現,影響我的心情,很困擾。除了有我們都帶著前世的情緒的說法之外,想到這和家族的潛意識有關嗎?
爸爸的老家
我的爸爸老家是出海捕魚的漁民,以前常有船難,村子裏的寡婦很多,我的大伯父和小叔叔是在船難中去世的,對於突然來到的意外,是家族中和漁民裏的日常。
媽媽的原生家庭
外公家原來是山裏的地主,外公出外謀生時,做的是買賣金子的工作,生活瀀渥,他全臺旅遊過,也搭飛機出國玩過。媽媽說,他們移居到宜蘭時,別的小朋友穿草鞋或是沒鞋穿,她和阿姨穿皮鞋。後來外公被詐賭,帶來的金子和錢都被騙光,最後才醒悟,帶著警察去抓,錢已經回不來了,從此很窮,媽媽初中畢業後就要工作養家,我聽舅舅說,因為外公年輕時過得很舒適,後來無法工作;聽外婆說過,外公曾在布店當會計,看起來工作輕鬆,沒多久他就不做了。常年沒工作中。
阿公和外公家都碰到意外,原來的生活陷入困境,這會是累積在家族的潛意識中,然後從我這裏呈現出來嗎?媽媽是非常擔心意外的人,而且會一直講,我是因為從小聽久了,已經內化到我的靈魂裏了嗎?
爸爸自己建立的家
爸爸和媽媽碰到的人生意外,都是回不來的。爸爸當年雖然他的大哥和小弟在船難中過世,實際上那個老家都是在同船中生還的三叔在擔的,還有造新漁船時,跟親友借的錢也是三叔後來還的,對我們家沒有很大的影響,爸爸在宜蘭當警察,我們過我們的日子,也沒有餘錢幫老家。只有當初造新漁船時,阿公有來跟媽媽說服,拿出結婚的金飾當投資,只是後來的利潤不能分到而已。
媽媽的人生
就和她的出身有很大的不同,跟著貧窮一輩子,其實爸爸有固定的薪水收入,雖然不寬裕,但沒有餓過肚子,只是跟原來的生活比就差很多了。我們長大後,生活是好的,媽媽還是一直活在沒錢的記憶裏。加上二戰末期,盟軍轟炸台灣,她經歷了晚上不能開燈,開燈的話要用黑布包起來,隨時要跑防空洞,炸彈從天上落下來的日子,後來外公和爸爸都是突然中風過世,對意外和貧窮的恐懼已經印在她的生命裏了,凡事都想到壞的可能,一直講一直講,也印在我的腦袋裏。

三、擔心快樂之後,接著會有壞事發生

今天早上才在日記上寫下了以下的文字:
「電影上常有大歡樂之後,接著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的情節,我知道那是戲劇效果,編劇課時老師說的順境-逆境-順境……要輪流出現,故事才會好看,卻影響我不敢表現出很快樂的樣子,如果我很快樂、享受的話,可能後面會有災難發生;現實中或電影中也會有玩得太超過,發生樂極生悲的事情,好像因為這樣,我不敢太快樂。
我不會承認自己很富足,擔心現有的富足會被搶走;對人事物等不表現出很珍貴、珍惜的樣子來,擔心被上天或他人嫉妬,破壞我珍惜的人事物。」

胰島素對葡萄糖不起作用,反看我自己

前幾天有問過胰島素和葡萄糖跟今天差不多的問題:「你是故障了、能量不夠,或是不想對葡萄糖/被胰島素產生作用?」今天突然出現胰島素抱了一下葡萄糖的動作讓我很吃驚,新的議題出現了。

回想之前想到的:

1。糖尿病確診之後,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葡萄糖不能被使用,排掉了,對應到我的情形是:我對人家的好和幫助,沒有被取用,浪費掉了。所以我要趕快將能量流失的缺口堵起來,對人家的好停止,那是人家不需要的,卻耗費了我很多的能量。
2。一陣子之後,我將重點轉到胰島素對葡萄糖不起作用這點上面,想到的一樣是,我對人家的付出,對她不起作用,搜尋我做了什麼這樣的事呢?同時對人家的付出也更縮緊了一些,要做事之前,再三問自己:1.為什麼要做這事?2.做了對我有什麼好處?對別人的好處只是附帶的,如果對我沒好處的話,我就不做。也特別注意,我的付出對別人起了什麼作用呢?有作用才繼續做,沒作用的話,就要停止-這是我從胰島素這裏注意到的。
3。去年,和心理師通信,看了他的書後,對於我對情緒不敏感,感受不到情緒的特質有更進一步的了解,所以,我對情緒沒感覺,情緒的出現對我沒作用,胰島素對葡萄糖也沒作用。
今天在冥想時出現的畫面:胰島素抱了葡萄糖一下,給我很大的震撼,我要好好想一下這在告訴我什麼?
想到除了和人有距離,對自己的情緒不敏感,幾種情緒一起出現時就混亂外,連結到我前面說的那3點,大自然給我的愛,公共建設給我的資源,還有我自己的退休金和之前累積的財產讓我現在過舒服的日子......,這些我通通不能安心接受,總是擔心哪天就沒有了,這到底是在演哪齣呢?

之前靜坐時問過,最近又再問

1。胰島素沒感覺到葡萄糖的存在?不知道葡萄糖在哪裏嗎?所以不能對它發作用;還是葡萄糖不知道胰島素要對它發生作用?雙方的觸覺和感覺都沒有了,迷航在血液裏。
2。我的情緒出來後,「我」沒感覺到,情緒白出來了,做了白工,沒對我發生作用,白白流失掉。(情緒沒有不好,它是在告訴我,有事情不對了,只要找到不對的地方,修改一下,我自己就會更好的。)
3。我沒感覺到「富足」,一直讓「匱乏感」充滿我的心裏,也是對「富足」沒感覺,「富足」白給了。
4。我一直處在「平安」的狀態中,但是我沒看到,卻一直想到不存在的「意外」,「平安」好委屈喔!一直沒被我覺知到。
結論是:我愛別人,別人沒感覺;人家愛我,我也沒感覺,然後由糖尿病呈現給我「看」。
原來,大自然和公共服務、眾人的服務給我的,我充滿感激和歉疚,覺得人家很辛苦,這種心是不必要的,只要歡喜地接受就好,因為我也貢獻了我能貢獻的。我接受人家給我的愛,我也給了我對人的愛,這樣就好了,讓情感流動,事情就會順利進行,其他的都是多餘的,那些多餘只會讓感覺處在迷航中。
—我想辦法將話講清楚,好好組織一下,不知道看的人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附:除了看醫生之外,加上身心靈的方法

高血壓

有一年,冋樣的情形急診時,我看到我的血壓很高,怎麼這樣?一或三個月前沒有啊!從此被診斷為高血壓,開始吃藥。
降血壓藥是個很不合邏輯的藥,血壓高是因為循環不好,心臟需要用力一點,加高血壓,才能將血液輸送到全身各處去,吃藥將血壓降下來後,它還是要想辦法增高,血液才能流動啊!(我也看過類似說法的文章)只是血壓高如果沒降下來的話,會傷害其他器官,尤其是腎臟,還有腦血管可能破裂或栓塞,造成中風。
我們要做的是,幫忙血流的順利運行才對,還有掃除血管中的阻礙,那時我的血液檢查沒什麼問題,就開始運動,還有,我抓到的感覺是:「話沒說出來,堵住了」,所以練習將話說出來。通常我早上量血壓,發現是高的話,就想想,對誰想說的話沒說?就傳line將話說出來,說一陣再量,沒降夠,再講,直講到血壓正常,我就可以放心出去了。
那時我發現冬天時血壓會比較高,就吃藥,夏天還好,就不吃,醫生也說是的,冬天會比較高。
幾年後,糖尿病確診,開始吃降血糖藥,因為那藥阻止糖的吸收,我飯又吃得比較少,體重從最高的62、61公斤,降到52或54公斤,降了8~10公斤,高血壓就沒有了,後來體重又重回到58、59公斤,血壓還是正常。為什麼這樣?也不可考,我有做的是運動和把話講出來,後來加上靜坐、正念、冥想。

2021年腎絲球過濾率

去年,我注意到我的腎絲球過濾率是紅字的(60以下),58點多,糖尿病每3個月回診一次,有幾次紅字了,問醫生,醫生說他有注意到,大概跟我說明一下,我回家查了,原來這數字是用血液中的肌酸酐留存的量,用公式去推算的,之後又降到40多,醫生建議加藥,他說明完之後,說不急,要我考慮。我想到大醫院去檢查看看,5月時預約好了,碰到新冠肺炎的疫情三級警戒,不敢去,就取消,天天坐在家中,在想要怎麼辦呢?
想到冥想,那時剛好上完正念的課,就每天在家中靜坐,正念、冥想,關注腎臟,然後下一次回到58點多,過一陣子竟然上升到66點多,66點多已經幾次了,功能變好一點了,真神奇。
我的糖尿病,除了定期回診、吃藥,照醫生的建議吃東西和運動外,我一直在想它在對我表達什麼?什麼是我忽略、沒看到的?輕微的糖尿病對我是有好處的,讓我吃得正確,養成運動的習慣,好好照顧自己,除了身體的作用之外,它一定在對我說什麼?我要去讀懂它。當我讀懂了,也改變做法之後,病況就會改善了。醫生自己用吃東西的量和運動逆轉糖尿病前期,我加用身心靈的方法,希望能減藥或停藥。

早餐的飯前血糖較高,我的實驗

我現在吃東西沒問題了,就是每餐的澱粉一份醣,很少吃水果(水果的果糖也是糖,吃水果是因為好吃,還有為了維他命C的攝取),蛋白質和油脂都足夠,飯後血糖的升高都在可接受的範圍內,只是早餐的飯前血糖比較高,是因為較長時間沒進食時,肝糖出來的關係,可見我的胰島素還是不能對糖份有正常的作用,我在糖尿病的社團中問過這個問題,有人回應說:「黎明現象」是因為壓力的關係。
去年,因為女兒高齡懷孕、生產,我的情緒波動,醣化血色素較高(原來6.4幾次,比較安心了,後來高到6.8),我從紀錄中發現,情緒狀況和血糖的高低有關。女兒生產完,做完月子後,我的情緒比較穩定,醣化血色素今年已經慢慢降下來了。5月時女兒家全家確診,我是密切接觸者,一方面擔心他們的病況,一方面很擔心我自己也染上,嚇得要死,情緒惡劣,每天量飯前血糖,都是高的,量了一星期多,不量了。6月時回診,醣化血色素比上次高了0.1。
飯前血糖高除了加藥之外,沒辦法,我不要光靠加藥的方法,既然「黎明現象」是壓力的關係,我就用靜坐來減輕壓力。回診後的第2天開始,我晚上早睡,睡前打哈欠和靜坐,第2天早晨醒來,如果比較早,四、五點的話,就先打哈欠、靜坐,如果6點多肚子餓了,就只先打哈欠,吃過飯後有空再靜坐,吃了飯,肝糖就停止釋出,等於血液中的糖改以食物消化後的葡萄糖來接手了,我吃的澱粉有注意量,飯後血糖的升高就比較「正常」。最近沒事,情緒也比較平穩,這麼早晚靜坐,飯前量了幾次,數字有比較低了。就看3個月之後,醣化血色素有沒減少?

註:

6.29.修這篇,加了幾句時,有想哭的感覺。
(2022.6.27.寫)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紀餘
紀餘
和「覬覦」同音。小時候總是被教導,女孩子要溫良恭儉讓,有功勞要「讓」給別人,苦勞自己擔。這個「別人」包括:比我年長的,輩份高的,位階高的,身形大的,還有男的。半百之後,決定不再讓了,我的就是我的,別將我的搶去,我還「覬覦」我想要的東西,如:錢、權力、名聲、成果等,再也不讓了。實際上還是很謙讓,唉!
本文發佈於
情緒和理智是不相統屬的2國,理智無法「處理」情緒喔!情緒沒有不好,它在提醒我們有事情做/想錯了。當我們有情緒時,不要急著逃避、壓抑或轉移注意力,雖然暫時不見了,但不是真的不見,只是被壓下去了,將來要再挖出來處理,要耗費更多的心力,而且會在某個情境時,爆裂出來。 [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