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寫作
林艾德的大腦迷宮
林艾德
林艾德
2020-03-06|閱讀時間 ‧ 約 2 分鐘
44收藏
分享

一封百年前台灣人的家書:台語並非沒有文字

百年前台灣人的家書
這是一百多年前,一封從嘉義寄到日本的信,寄件人與收件人均已過往,而此信一直夾在陳博誠牧師家中的《台英辭典》中直到被發現,信上那些當年台灣人用來書信往來的文字不是英文,而是台語的白話字。
台語的書寫並不是近年才有,台灣史上第一份報紙《台灣府城教會報》,就是1885年起使用白話字出版的,直到1969年因為中華民國的政策關係,才開始改用漢字。
人類最愚蠢跟悲哀的點,就在於我們容易受到外在資訊的洗腦,進而成為信徒去捍衛那些被灌輸在我們腦中的錯誤知識。例如現在還有許多人認為台語沒有文字,認為提倡台語教學是偏激且不實際的,但事實上,台語文字存在的歷史,遠比中華民國還要悠久。
什麼叫做偏激?當這些台灣的歷史你都不知道,還繼續替消滅你文化的殖民者辯護時,我們就知道,這個島經歷過的語言政策有多麼偏激。什麼叫做不實際?當一個政府,逼全島近90%的人,去學只有10%的人會說的華語,還不准他們在學校說自己的母語,這個島經歷的語言政策就是不實際。
如果這麼偏激且不實際的政策,你都能默默接受荒謬的成果,甚至進而替它辯護,那你如何要求別人尊重你的看法?因為你的看法根本不重要,只要使用外力強迫你,你的看法就會改變,你的心靈就會順從,你就會把威權政府要求你相信的事,變成是自己的信仰。
你可以覺得語言只是溝通的工具,也可以認為語言是文化的傳承,台灣需要什麼樣的語言政策的確值得討論,但如果所謂「你的看法」,其實只是替過去威權殖民體制荒謬政策背書,那我們還能怎麼繼續討論呢?
*關於本封家書的由來(圖片來自Jin-sek Gou臉書):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大家好,我是艾德。 最近突然有感,報紙、網路媒體、新聞頻道各有立場,想靠文字評論生活就必須進入他們的體制,無形中也是接受了他們的束縛;方格子則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看看我們能不能擺脫媒體的綁架,透過直接來自讀者的支持,得到真正獨立思考產生的文字,我想努力看看。
編輯精選專題

44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44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