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創傷的自我擁抱 Part 2

2020/09/1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大部分人可能很難理解創傷壓力症候群 (PTSD)的狀態。PTSD患者可能會受苦於極端的恐怖狀態、過度警覺、僵直、緊張、內部混亂、精神混亂和全面性壓倒的感覺,使得他們無法去理解如何逃脫。這項練習亦是「逃脫」的道路。

目標

此練習的目標是促使神經系統平靜,讓自我回到身體,發展更多的身體意識,並訓練自己的神經系統,記住正常的狀態。與第一部分練習一樣,該練習目的也是讓感受身體像容器,並獲得一種界線感。同樣,我們可以使用這些練習來培養自我調節能力。我們會開始感覺到有能力去改變自我所處的生理與情緒狀態。

引導步驟

步驟 1
無論您覺得最舒適的是什麼,您都可以睜開或閉上眼睛。
您可以躺下或坐著。
讓自己進入舒適的姿勢與位置。
將一隻手放在額頭上。如果您躺著,可以將3個枕頭放在一側,這樣,當您將手放在額頭上時,您可以放鬆手臂到枕頭上。
將另一隻手放在您心臟的位置。
插圖:彼得·列文(Peter Levine)的2步驟自我舒緩手部姿勢練習–第1步,by Heidi Hanson
注意身體內部發生什麼事情。輕輕地將注意力放在手與身體交會的地方。注意自己的一隻手下面的區域。現在有一隻手在觸摸它,感覺如何?然後注意這隻手。現在它正在觸碰您的身體,感覺如何?另一隻手也是這樣做。
如果需要,按照自己的節奏專注於您喜歡的那隻手。保持這種方式,直到您感覺到轉變為止。您可能需要等待很長時間,因此請耐心等待。
彼得·列文(Peter Levine)這麼說:“只要感覺到手和身體之間發生了什麼。有時他們會感受到一股能量流動、溫度變化或一種感覺……我只是要求他們把手放在那裡,可能要花一會兒,5到10分鐘左右,直到他們感覺到某種轉變出現。”
步驟2
把停留在額頭上的手,放在腹部上。
插圖:彼得·列文(Peter Levine)的2步驟自我舒緩手部姿勢練習–第2步,by Heidi Hanson
重複步驟1中的操作。注意手的任何感覺。然後把注意力放在身體內;專注於雙手放在身體的感覺。如果願意,您可以緩慢地來回移動,專注於一隻手的區域,然後再專注於另一隻手的區域。只要你感覺有需要,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調專注於您喜歡的哪隻手,直到感覺升起了變化。
彼得·列文(Peter Levine):“移動上方的手,放在腹部。再等等,給自己一點耐心,直到升起了變化或感受到流動的感覺。有時人們無法入睡或正處於害怕中,他們將會做惡夢。這個練習也有助於入眠”
若您正在跟著上述做,恭喜您!您剛剛的練習滋養了您自己,且會幫助您緩解與創傷有關的症狀。

練習觀察

當我開始進行這項練習時,大多數時候,第一次轉變的發生會同步於深呼吸之時,此後我的呼吸將會變得更深沉,節奏更慢,並且感受到我的肌肉逐漸放鬆。當已經進行了幾個月的練習,這種轉變更加微妙和漸進,就好像以更深的方式進入身體的空間一樣。
但有時仍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感覺到轉變。對我來說,這似乎取決於當時的神經系統有多混亂。如果混亂程度很高,則需要更長的時間。
到目前只有一次這樣的練習無效,是因為我的神經系統過度動盪而無法平靜。

這些練習為何有效?

1. 人類的神經系統對觸摸會升起反應。自古以來,人類就開始以手為媒介進行治療。這可能與電流有關,也可能是我們在嬰兒時期,總是被安撫與擁抱有關。
2. 這是眾多練習之一,讓人們將注意力放在身體的練習。這種注意力和意識的變化是具治療性的。
3. 這是讓我們練習如何對自己溫柔而不苛刻。這有助於建立與自我的關係,這種關係的特徵是溫柔、關懷、善良及滋養。

自我支持練習與自我 Self-Holding Exercises and The Self

這是一項加強與建立容器的練習,有助於開始體驗「自我」感。
有時,創傷似乎消除了擁有自我的感覺,以及自我在時空中的位置。進行上述任何一種練習時,可給予自己時間沉澱,換句話說,打開身體,允許身體接受,讓人重新感受到「自我」。一開始可能會升起定向感,知道自己在空間裡的哪個位置,會有一種深沉的意識,即「我有界線」。緩慢地繼續出現「我在這裡」(世界上的位置)和「我就是我」(自我身份)的意識。這有助於恢復一個正常人的身份,而不是破碎而一無所獲。
如此一來,您可能會體驗對自我的滿足與驕傲感,一種激烈活躍的感受,一種捍衛自我的渴望,這就是自我捍衛 (self-defense)和自尊 (Self-esteem) 的意識。一旦發現「自我」,就更容易經驗到保護與捍衛自我的渴望,並為之感到驕傲。
如果無法獲得自我,那麼自尊和自衛的概念可能會造成混亂。他們可能在理智上有意義,但在經驗上卻沒有意義。不是說人們不關心這些概念,而是人們可能非常關心,只是如果沒有對自我的實際體驗,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可能會開始有一種情緒界限的感覺,一種在情緒與人際關係中,可以接受和不可以接受的感覺。由於創傷經歷,這種界線的意識,可能會完全喪失或失去彈性。
連結「自我」還可以讓人們獲得內心的了解,有人稱之為「真實自我」或「真實的個體」以及一個人的個人意志,即決定者或行動者。對於無法獲得自我的人來說,可能很難真正明白什麼是真實自我與個人意志。與自我之間的聯繫一旦重新建立,感覺就會從自我開始產生,即對某些事物不喜愛或喜愛某種事物的感覺。
這些感覺會發展出複雜性、成熟性及表達方式,最終成為了「真實自我」。連結個人意志,可以根據真實的自我採取行動,最終變成真實性的發展。
處在一種阻礙消極狀態會使人無法進入自我,如被困在僵直狀態(Deer in headlights),解離(意識在其他時空)和過度警覺(無法控制的驚嚇、恐怖反應)。當生命的主體(自我與意志)完全混淆與迷失時,消極狀態是可預見的。
這些練習可幫助您溫和地擺脫極端的被動情緒。

其他自我支持練習

1. 舒緩恐懼的自我支持練習:將一隻手放在頭骨底部的後頸位置,另一隻手放在太陽神經叢上(右肋骨下)。
2. 包裹著下半身:將身體放在一邊,另一隻手放在您的心臟上,另一隻手放在脊柱/尾骨的底部。
3. 創造意識容器/意識平靜練習:將您的手放在頭的每一側,輕撫大腦的每個半球。然後將一隻手放在額頭上,另一隻手放在頭後部。感受雙手如何為您的思想創造一個容器。
4. 拍打練習:在同一視頻中,Peter Levine還介紹了拍拍練習。到處拍拍自己,意識自己的界線。感受到邊緣的感覺,這是結束的地方也是經驗世界其他地方的開始。
5. 五步驟自我支持練習:後續會翻譯此練習文章。

參考資料

1. NICABM,國家行為醫學臨床應用研究所, 2013年創傷治療網絡研討會系列。
2. https://traumahealing.org/somatic-experiencing-mindfulness/
"Artice and illustrations by Heidi Hanson, The Art of Healing Trauma Blog."
〈Heidi Hanson 授權圖文翻譯〉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臨床心理師。 專長為憂鬱、焦慮、強迫症治療、成癮治療、創傷治療、老人及照顧者心理調適、人智學等。 期盼將治療中,擲地有聲的力量,轉換為文字,透過心理學知識、治療的遇見及書籍分享,療癒閱讀者。 若想進一步合作(ex.諮詢、演講、邀稿),歡迎寄信至[email protected]
《聽聽心理說的話 PSYCHOLOGY LISTENING》 「人生不是有待解決的問題,而是等著被經驗的現實。」 心理非心裡,卻也說進您的心裡。這裡有一篇篇的生命經驗、心理治療的看見與心理學知識,轉換為療癒性的文字。當您看了,希望能讓您安住當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