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寫的東西很沒有力!

2022/02/2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說到“他們讓我成長很多”這句話,“他們”除了是那位貪小便宜(總是和客戶談不合理的價錢,要給他最好的版位來做廣告宣傳,或許在70、80年代的時候,能呼風喚雨的他有這樣的能耐。但是現在新時代,以前認識的朋友都漸漸換上一批新血,誰還願意聽不合理的老人家在哪裡廢話?你看我是不是又粗魯了。)又不信任其他同事的老闆,加上唯一被老闆信任的緹娜,還有一位就是面試我的,93年就從中國來到新加坡工作生活的雪莉。
這三個女人,確實讓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在面試的時候,雪莉的英文發音讓我覺得有點不像新加坡人。還沒來得及聽仔細一些,笑容可掬的他問我懂不懂中文。我說可以啊,我是獨中生(馬來西亞中學劃分國民中學以及獨立中學,簡稱獨中。由華人聯辦。除了英文以及一些數理課是英文以外,我的五年半中學生涯都是受中文教育。圍繞在我身邊的人說的都是中文。至於為什麽五年半?或許我可以另外在新的版塊,再展開來說。),從小學開始因為很愛中文老師(是個非常慈祥又疼愛我的40多歲女老師)所以自問中文造詣還不錯,只是我的中文發音不標準,啊,漢語拼音差勁的原因。)。
雪莉知道我能說讀寫中文,便開始用中文和我進行面試。我還以為這只是為了測試我的功底,便開始用中文來回答對方。這就好像我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法國老闆問我會中文嗎?程度多好?只是法國老闆不會中文所以無法和我中文對談。但說句真心話,我其實有點害怕面試時候遇到和我中文交流的面試官,工作的時候可以中文對談但因為這是新加坡,始終英文才是最主要交流的語言。如果面試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說中文,偶爾一兩句ok,但全程中文的話,通常,百分之九十,這家公司都是一個 no。當然,這是我一個很不正式的個人觀察和意見。
撇除說中文這一點,雪莉 on the spot 要和我簽約的時候,我除了驚訝還是驚訝。畢竟,我還真的沒看過這麼速戰速決的面試官。不是說我妄自菲薄,只是我不至於優秀到當場就要了我吧?有貓膩!但因為想要在短時間內離開我看不見未來的公司,我毅然決然地簽下合約。我只能說:雪莉的確很有當公關的天分。
一開始雪莉對我尚算不錯,總是禮貌對待我,像個關心後輩的長輩一樣問我工作得怎樣?有什麼想法。個性直率的我有什麼就說什麼,我的想法就是大家都想要公司好,有什麼 idea 就說出來,覺得可以有更好的想法就勇敢提出來,不用擔心這是不是打槍對方。我的工作態度是對事不對人。當然這些都是我的一廂情願。因為在華人社會中,大部分的華人,尤其是年長者特別是還活在過去輝煌的他們或者心靈脆弱的人會認為別人對自己的點子提出意見的時候, “他故意針對我嗎?”、“為什麽批評我的 idea?”等等。在這群人的腦裡,容不得別人對自己的想法有其他一絲絲的想法。一定要聽他們的。所以,我在這家公司常常被雪莉說:艾米,你為什麽那麼不聽話?
我還以為不聽話不會出現在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我身上。
雪莉最惹毛我的是三番四次愛打辦公電話給我,劈頭一句:艾米,過來。
一開始,我實在不知道對方是雪莉。我還在想哪個同事還是客戶找我?光聽聲音,這是老闆嗎?聽起來不像,而且老闆現在不在辦公室。所以是誰?過去哪裡?不猜了,我禮貌詢問對方:請問你是?
“雪莉。你給我過來。”噢。放下電話筒,我飛奔到隔壁雪莉家的辦公室。站在門外一看,人叻?就在疑惑之際,我聽到設計部傳來雪莉的笑聲,因為設計部外圍有一層木牆,所以我必須繞過去設計部去尋找雪莉。只見雪莉坐在緹娜的隔壁,對著電腦熒幕指指點點。我走過去他們旁邊,輕聲叫了雪莉一下。雪莉轉過頭來,對著我說:你昨天寫的文章,我看過了,有些地方需要你改一下。
我應聲說好。沒關係的,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麽不要在我的座位討論,又或者在雪莉的辦公室也好,會議室也罷。為什麼要來到毫不相干的設計部來討論?而且作為長輩,難道打電話給晚輩就應該那麼沒禮貌嗎?面試的時候也沒有告訴我要做 copywriting ,而且還是幫一個知名公司做槍手(ghostwriting),寫孕後調理書。我都無所謂,我很用心寫,並打電話詢問客戶關於食譜方面的資料,誰知道對方只是告訴我上網搜查就可以了。
這是多麼不負責任的公司,如果上網就可以找到食譜的話,那麼為什麼還需要花一筆錢來買你的書?而且還要自顧將網路上的食譜佔為己有。可以說,對方提供的資料少得可憐,超級不專業。整本書都是我找資料,我寫完。這次的合作,也讓我看清這個客戶的真面目。偶爾逛街路過這家店,我都會很小氣地,忍不住地看著店家門口,露出鄙視一下的眼神。
因為我永遠忘不了雪莉在我的面前接二連三地批評,我很努力記下所有的評語,腦袋同時理清楚對方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我又該如何改進?只是,我好像沒有捉到任何有效的評語或建議。雪莉一直說:你寫的東西沒有力、這個沒有力、這個不錯,但是就是沒有力。
是文化差異嗎?為什麽我都聽不懂“你寫的東西沒有力。”,雪莉到底要什麼?
還是問了吧,我禮貌地問雪莉:雪莉,你一直說的沒有力。請問什麼是沒有力?我有點不明白,可以給我一個例子嗎?比如這句話該如何詮釋會比較好?
在我看來,如果不懂就不要裝懂。因為做的是自己,不會還不問,最後死的就是自己。加上爸爸從小教誨——做人要不恥下問。
我誠懇地看著雪莉,誰知道她支支吾吾,她除了沒辦法就批評我的那句話,給我一個他想要的 “感覺”——好讓我有個方向,可以跟著他要的感覺前進——連一個例子也都無法給我。這讓我很難沒辦法不懷疑,他是為了批評而批評來彰顯自己的能耐?But show me your ability,不然就是好好說話,好好討論。
見雪莉一臉尷尬,然後用緹娜的電腦開始搜尋,啊這不對,哦那不對,我就像是在看一場猴子演戲。原本一心想要學習的我,在看到雪莉假意找例子的模樣,冷不防,我的臉冷了下來。我知道我目無表情的樣子是很拽,但我就是笑不出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長居新加坡,熱愛大自然、捍衛動物權利的90後蔬食者。這裡記錄的是自己的遇見和發生 & 分享的是自己對世界的看法和感受。嗜好:運動、閱讀、電影、音樂、天南地北吃喝聊。生活方式:極簡主義;生活态度:互相尊重,堅守底線,做人正直;全力以赴,随遇而安。中心思想:中庸之道。
會有《艾米的職場奇遇記》,也是應身邊的朋友建議,把我那尚算奇特,有笑有淚的職場故事,真人真事搬上來做個分享。 其實呢,我想了很久還是下不了手,因為我好害怕哪天被揭,豈不是完蛋了? BUT想了快兩年,我還是決定下手分享,做個記錄。 在那之前,我想說:我感謝一切的發生。感謝那些出現在我生命裡的人。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