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身體的和解,消融了頑固的體脂肪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那天,我原諒了我的身體,體脂也跟著下降。


一直以來,身邊的人對我的印象,都是「肉肉的,很可愛」;而我從來都是不以為意⋯⋯或者說,對於我的身體,我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又或者說,我有嘗試過想要做些什麼,但總是沒有獲得相應的成果。
第一次知道自己的體脂超標,是在大學時期的體育課;那時,保健室的護理師,拿著可以測出體脂的體重計,讓全班的女同學一一站上去量測和記錄。輪到我的時候,體脂顯示為30⋯⋯這個數字,讓護理師連連驚呼,甚至脫口說出「怎麼會這樣?連旁邊那位女同學的體脂(看起來比我還要胖)都沒有我的這麼高!」的話。
於是,即使課業繁忙,我仍撥空運動(每天慢跑半小時);後來,知道「遺傳」也會有影響,於是我會注意飲食,不僅不喝甜、不吃炸,少吃炸物和高脂肪含量的食物,也會刻意攝取蔬菜。
但是,體重在歲月的累積之下,逐漸攀升⋯⋯飆破70公斤。
甚至,在二〇二〇的年初,身體因為急性腎小球炎,而有非常嚴重的水腫;然後又為了治療而服用類固醇,讓腫起來的不再只是身體,而是顯而易見的臉。這樣的改變,讓看到臉書照片、粉絲專頁直播的朋友,都直呼:怎麼胖這麼多?
所幸,隨著身體的快速復原,月亮臉的症狀也在藥量減少之後,逐漸消退;但是我的體重也只是回到原本的70多公斤。

我被「身體」吸引。

但是,因為❶急性腎小球炎而住院,不僅勞煩了太太,也讓女兒們擔憂,以及❷身邊長輩的身體狀況持續地下降⋯⋯我有了「想要擁有更好的身體狀態,讓自己有更好的生活品質,以及更長久的時間可以陪伴太太」的動機,也開始將大量的注意力投放在「身體」上。
而這樣的意念,也透過實際的行動來展現。①重新建立運動習慣,並且從健身環來到教練課;②從「不敢量體重」到「添購可以量測體脂、肌肉量和內臟脂肪的體重計,並且每天測量、紀錄」。此外,我也研究「飲食」;只是,眾說紛紜的各種飲食方式,例如:熱量赤字、168斷食、直銷⋯⋯,讓我摸不著頭緒。
向外尋求方法的同時,我也透過〔療癒〕來向內與身體和解。

某天,在洗澡的時候,我因為改變了過去的戰鬥澡模式,正刻意地藉由洗頭髮、抹肥皂的過程,與自己的身體接觸、對話。

「妳其實不喜歡身體。因為她會害妳⋯⋯」大腦說。

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非常地震驚;因為,我一直以為:自己對身體的態度,應該是偏向「和解」的吸力狀態,應該是面向她、朝著她靠近的;怎麼會是「她會害我」的斥力狀態呢?
只是,即使理智上出現這樣的反駁,情感還是隨即調閱出許多「身體害了我」的片段;例如:小學時期,總是喚我為「胖子」的姐姐,讓小我九歲、剛學會說話的堂妹,誤以為那就是我的名字;國中,因為急診而需要量體重,在護理師報出60公斤之後,身體不舒服的我,在大庭廣眾之下得到母親的訕笑。

「身體,害我被笑、被排斥⋯⋯」我被沮喪淹沒。

然後,記憶的片段再次跳出〈八、九歲的時候,父親咬了我的胸口和大腿內側〉的事件:是身體的弱小,讓我即使已經百般反抗仍無法掙脫父親的侵犯?抑或是身體開始出現女性性徵,所以才會引起父親的慾望?

「身體,害我被欺負⋯⋯」我的眼淚,和水龍頭一起嘩啦啦。

「妳可以原諒我嗎?」身體竟然這樣對我說。

身體的發聲,讓我的情緒一下子被「突破既有認知邊界的開心」充滿!
在這之前,我知道身體是會說話的,但是是透過疼痛、疾病⋯⋯等等的方式;我從來沒想過:「我」和「我的身體」居然可以轉換「主動」和「被動」的角色。畢竟,相較於「我」的主導和口語表達,身體應該只能被動地接受靠近、關注和傾聽⋯⋯吧?
「原諒妳?」我不可置信地回應身體。
「嗯。當時的我,的確是弱小的,沒有辦法支撐妳去抵抗父親;而擁有女性性徵的我,也在那次的事件之後,讓妳的內心沒有安全感⋯⋯妳在需要我的時候,我沒有足夠的力量去支持妳、沒能及時地守護妳,我很抱歉。」身體接著說。
「⋯⋯ ⋯⋯」第一次收到來自身體的歉意,眼淚又開始撲簌流下。
「我,應該是妳最緊密的盟友、應該是妳最能夠信任的夥伴⋯⋯我們之間應該是彼此信任的,對嗎?」身體繼續說。
「是!在那些事件之後⋯⋯我的確無法信任妳⋯⋯」我斷斷續續說道。
「現在的我們,因著妳持續療癒內心的傷口、不間斷地轉變那些記憶帶來的種種痛苦⋯⋯終於來到重新建立信任關係的時刻了!」身體細數了堅持不懈的努力,然後像是來到終點一般地放出彩帶和恭賀。
「我當然願意原諒妳啊!妳,不就是我嗎?」我笑了。
「對啊!我們是一體的。」身體一邊說,一邊搭著我的肩⋯⋯慢慢地,二者融合在一起。

在差不多的時間點,我研究並開始執行〔4+2R飲食法〕。
這種不用算熱量,又可以兼顧「保有肌肉」和「減去脂肪」的方式,是我最想要的;而且,在看過王醫師的衛教課程之後,我不僅更全面地瞭解身體組成應該要有的狀態,並且可以將自己的目標設定在合理的範圍,而不是一昧地降低體重。
於是,從去年九月底開始,近64公斤的體重,以及近33%的體脂率;在經過四個月左右的時間之後,來到現在的二月初,降到不到52公斤和不到24%。而且,整個身體的質量是越來越好的。
這個旅程,還沒結束;無論是〔4+2R飲食法〕,或是我與身體的和解。
過程中,也真的發生許多療癒故事;特別是那些「因為下降速率卡住,於是我與身體刻意進行對話」的時刻⋯⋯再慢慢寫下來、分享給大家囉!

喜歡這種「與身體和解」的療癒故事?歡迎追蹤【內在小孩轉大人】專欄,並且在底下留言告訴我喔~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