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難,善良更難

2022/03/0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二次世界大戰過後,國際法庭在以色列召開的一場審理案引起高度矚目。該案控訴的對象是前納粹軍官艾希曼,一個曾經將上百萬猶太人送上死亡列車的超級屠夫。但是在法庭上,他卻振振有辭地辯稱:「我從來沒殺過猶太人,也沒殺過非猶太人。我從來沒有下過殺人的命令。」
艾希曼說的也不算錯。他的確不曾待在殺人現場,也不曾執行死亡命令,他「只」是負責把上百萬的猶太人送上火車──而後火車開往惡名昭彰的集中營。
為此專程從美國飛往以色列的漢娜.鄂蘭全程旁聽,後來寫了一部專書《平庸的邪惡》,書名來自她的導師,名氣響亮的哲學家亞斯貝爾斯。本身也是猶太人的漢娜在書中寫道:「他從來沒有憎恨過猶太人,也從來沒有殺人的意願,所有的罪行都是來自對上級的服從,而服從應該被譽為一種美德。他不屬於統治階層,只是個受害者,受罰的應該是領導階層。艾希曼說:『我不是那個被打造出來的禽獸,我是謬誤的犧牲品。』」
「艾希曼在臨終一刻,似乎總結出我們在人類漫長罪惡史中所學到的教訓--平庸的邪惡才是最可怕、最無法言喻、又最難以理解的惡。
漢娜.鄂蘭說得沒錯,從根本來看,更該受罰的是下令的領導。但俯首聽命,認真執行罪惡的當事人是否就能免責,全身而退?
艾希曼沒有逃過法庭的制裁,自然在意料之中。他給我們留下的慘痛教訓,是在平凡的日常當中,如果缺乏望向遠方的心眼,也缺少內省的工夫,只是一味的忠於職守,無視正與不正,從而鑄下的罪惡何其恐怖!
那一班又一班的列車開往哪裡,要說艾希曼完全蒙在鼓裡,可能性真是微乎其微。犧牲不相干的性命成就自己的盡職,乃至換取升職的憑藉,偏離中「正」的「忠」執行起來自然心安理得。
個人功利的算計一旦超越良知,結果不難預測。
跨國電商亞馬遜的創辦人貝佐斯,曾在母校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典禮上分享了童年從祖父學來的功課:善良比聰明重要。
貝佐斯從小就聰明伶俐。有一年暑假隨著祖父母四處旅行,他在房車後座無奈地抽著祖母不斷吞吐的二手煙,很快就想到如何制服祖母的煙癮。憑他的數學天分,結合已知的數據,很快算出每兩分鐘抽一口煙,將會減少九年壽命。小傢伙很得意地拍了拍祖母的肩膀,把計算結果告訴她。
貝佐斯沒有等到預期的讚賞,祖母當場痛哭。原本只是靜靜開著車的祖父停下車,開了車門要貝佐斯下車,用平靜的語氣告訴這個聰明的小孩:「孩子,我要你知道:善良比聰明更難。」
貝佐斯在母校的那次演講,已經是亞馬遜大獲成功之後。他語重心長地告訴在場的畢業生:「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天賦得來容易,畢竟它們與生俱來。一不小心,你就可能被天賦誘惑,從而損害後續的選擇。」
擁有日本企業之父、實業之父多種桂冠的澀澤榮一,在《論語與算盤》總結自己睥睨群倫的成功經驗。商業經營當然需要算盤,經營的專業知識因此是必要的;可除了精打的算盤,還得有《論語》的精神作為指導,才能可大可久。
套用澀澤榮一的原話,大企業的存在,除了有「商才」,還得有「士魂」
聰明的腦袋,還須善良的靈魂。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靖雅,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歷任中學、大學教師。對吃喝玩樂興趣不大,日常集中在閱讀與寫作。右手寫軟調的生活雜記,左手寫硬梆梆的學術論文,有專著《究天人之際-從尚書上探儒家本色》。深信汲引經典可以灌溉生活,回首傳統足以應對當下。
深信汲引經典,可以灌溉生活;回首傳統,足以應對當下。如此信仰究竟是只能仰望的星空,還是腳下踏實的土壤?一系列當代生活的實例正是此一信念的註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