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潛、蔣夢麟筆下的學運(上)

2020/11/21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引言

閱讀朱光潛《給青年的十二封信》、蔣夢麟《西潮》,我有一個意外的收穫,那就是:清朝末年至1928年國民黨北伐成功這段期間,他們對學生運動的見証。二人的記錄,非常難得!除了為我們後人留下一些歷史記錄,也提供我們另一個視角與說法。
如果是透過魯迅、許廣平、林語堂、傅斯年、羅家倫等人的文章,去了解五四運動、192年318事件,以及發生在個別學校的抗議風潮,我們看到的是學生那邊的行動、政府當局事前的惡行惡狀,以及事後的鎮壓行動,比較不容易見到教師、校長、社會人士對學運的觀察及介入行動。
朱光潛寫作《給青年的十二封信》時,是以一名留學國外的知識分子的視角,略論中國的學運、一些參與其中的知識人;蔣夢麟則是以學校高層(他當過主任、校長)的視角,描述、分析自己親身經歷的學運,二人的描述與分析,能讓我們更深入了解當時的學運。

朱光潛筆下的學運

朱光潛對學運的觀察與評語,主要在〈談中學生與社會運動〉。他不反對學生關心國家大事,相當認同蔡元培的名言「讀書不忘救國,救國不忘讀書」。然而,他發現:當時一些學生為了策劃、執行抗爭行動,將學業放到一邊,引發人們的反感。許多人對那些學生的態度及作法,不僅不贊同,還引以為憂,私下議論紛紛。朱光潛說:「凡遇學潮發生,你走到一個店鋪裡,或是坐在一個校務會議席上,你定會發現大家所竊竊私語,引為深憂的都不外『學生不讀書,而好鬧事』一類的話」,雖然這段話旨在表達個人想法,無意中卻將時人對學運的負面觀感記錄下來。
當時一些倡導革命、從事社運,以及力挺學運的教師、學者、知識人,讓朱光潛相當不以為然,他雖然沒有指名道姓批判,仍然用幾個段落揭露這些人空口談革命的心理:
所謂救國,並非空口談革命所可了事。我們跟著社會運動家喊『打倒軍閥』『打倒帝國主義』力已竭,聲已嘶了。而軍閥淫威既未稍減,帝國主義的勢力也還在擴張。朋友,空口吶喊大概有些靠不住吧?北方人奚落南方人,往往說南方人打架,雙方都站在自家門裡磨拳擦掌對罵,你說『你來,我要打殺你這個雜種!』我說『我要送你這條狗命見閻王』結果半拳不揮,一鬨而散。住在租界談革命的人,不也是這種空擺威風嗎?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4,593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嗜好閱讀。在這裡,有6個出版專題:「文學吧」、「聽‧他們說歷史」、「教外觀點」、「性平、婚平議題」、「異議國文」、「小說馬奎斯」(不定期發文)。「鏡文學」寫作平台--筆名「雀榕」。
這個專題的文章主要在介紹歷史方面的書籍、影片、網站文章的內容,以及我的讀後心得。我是以非科班出身、非史學圈的讀者做介紹與批評,請多多指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