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海浮沉(四十一)雲層和地面的距離?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雲層有一定的高度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雲層和地面的距離;隨著時間和地點當然有所不同。公司的最高層董事局和企業分支機構對市場認知的距離有多遠,也要看不同的跨國企業本身組織結構和公司文化決定。另外,最重要的也看執行長的領導風格,那也決定了資方決策層和勞方的執行團隊之間的距離。

由於集團執行長的意圖,這一次董事局的地區經理專案報告就是一次珍貴的天庭諸神和從凡間召回孫猴子的一次「南天門」邂逅。只是這一次那猴子沒有大鬧天庭,倒是成功的讓天庭諸神有機會聽到凡間的第一手訊息,表面上,看似個不錯的互動和交流。

復會後的董事局會議,我很順利的一一解釋本集團應該如何避免市場既存負面元素的影響,以利東亞團隊依照既定計畫;努力達成各階段的營業目標。

話說當年的亞洲地區,很多市場的工業發展水平是很不均衡的,不少國家的商貿法規也尚未成熟,有些更不甚透明,以致涉及資本財的交易程序都有些複雜且困難。因此,如何獲取寶貴的商機是一件事,如何達成交易;又是另外一門學問。

在諸多商業技能裡頭,當時的行銷學盛行一個特殊技能,就是所謂的"關係",英文叫(Guan Xi)。西方大學的商學院和企管研究所MBA的行銷和市場有關的科目;很少不出現這個關鍵字的。

所謂運用“關係”的商業技巧和尚未發達的市場是共存的,儘管它不是全面性,但很多的商機就是會觸及這有關的需要。再強調一次,它不是絕對的,但和西方國家對比,它確實是大量的存在。

問題就來到了有如競技場(Arena)的商場和那裡頭的玩家(players),他們的本質屬性是有很大的差異。大型跨國企業都有完整的財務會計和審計制度,對於公司的管治也比較嚴謹,對比存在亞洲無數的中小企業,絕大部份由老闆說了算。這種體質上的差異,不意外的;讓他們的生意手法有如天壤之別。

深度緊密的客戶關係,不必然的;長時間就可以培養得成。那個時期;是有不少自以為懂得東方文化的洋人會說;做生意就是要有創意,必須要有本領和客戶套好關係。

更不可思議的;有些洋人是真的知道個中奧妙,而且也學到了其中暗黑的一面,他們也敢動真格的,使用“實質的經濟手段”來遂行其意志。

那段時間之後的幾年,我在紐西蘭一所大學唸企管碩士學位。那商學院使用的教材和師資幾乎全部來自美國。我因此看到當時西方在商學系行銷學;對於“關係”學的傳授;真的不遺餘力。

他們哪裡會想得到那種表面的知識傳授,在現實世界和“犯罪”的界線有多麼模糊!他們可能因而害了不少跨國企業經理人;在異國他鄉鋃鐺入獄。據報載幾年前;就有法國大型超市集團和澳洲的巨型鐵礦砂公司的經理人因違法身陷囹圄。

回頭來說說我那專案報告的下半段,我是完整的說明了如何迴避或避免“創意”的行銷技巧涉入不法,確保預期的商業目標可以順利達成,且可以取得可持續性的發展。

不知道對我的說明是否一知半解,還是被我提到的種種負面因素嚇傻了,他們竟然七嘴八舌的在談更積極的方案。看起來他們是真的想做什麼事;可以多幫我一些,以便獲取公司更大的利益。

忘記了是誰提的,他說:

「我覺得,我們可以考慮在境外開設一個美金帳戶,讓他可以對必要的客戶在海外履行承諾。」

當年國際洗錢的防制還未實施,單以我個人對於公司正常營運的尺度,以及遵守公司管治條例和財政紀律的角度,我的心裏直發毛。我的心思突然飄離了現場。我心裏想,這群老人家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怎麼認知還是差那麼遠?

我取得了專案報告的正向結果,若說這只是百米的競速賽跑,我和他們都滿意的跑到了終線。可是,當我要煞停時,卻發現我的隊友有意加速往第二個百米衝刺。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執行長和我並肩走出會議室時,他很得意的笑著;輕拍我的肩膀說:

「開不開心?我幫你爭取到的;比你要的還多吧!」

若我倆馬上被定格在漫畫裡,我的右前額一定得畫上三條線。

139會員
165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