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抒發及解離資訊分享-DID前輩:Cameron West 康麥倫.魏斯特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前言

每當我因疾病而感到痛苦時......便會想起這位大前輩。

常反覆觀看閱讀這位大前輩所留下的書籍、講稿、訪談等紀錄,來給予自己些希望及信心。


Avoidancd 逃避

我是在去年八月的一次回診,從醫生那邊得到了一個英文單字:"Avoidancd",做為當時病況產生變化的主要核心因素。

一開始聽到時其實蠻生氣的,我已經花了那麼多時間金錢來治療,結果還是說我在逃避!?

不過理智也立刻上線,知道這是在指心理創傷中一個很常見且主要的創傷反應,是潛意識的逃避,而不是指故意在逃避。

但在診間當下,沒有太多時間繼續深入詢問及討論,我就記下這個單字,回家後開始搜尋 Avoidancd 跟當時自己病況之間的關聯。


難以接受的情況

當時正處在秘書慢慢跟其他身份取回聯繫的階段。

在實際經歷過跟其他身份斷連會導致記憶及時間無法連貫的拼接生活後,對於解離症以及內部有其他身份存在這些事,也就不得不重視起來,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真的生病了。

只是在此同時,秘書也發現聯繫回來的身份數量,比以前又多了幾位。

這又是個很難接受的情況,因為當時從來沒有聽過或看過,有其他解離症患者的身份是會一直增加的,尤其是在已經接受治療之後,身份不是減少而是變多,這實在是很難不對治療的效果起疑心。


名為「連結」的演講

然而在搜尋 Avoidancd 和解離之間的資訊時,我翻到了這篇 2014 年的FB貼文

https://www.facebook.com/hkacdd/posts/562802717164648

貼文內容,是一位叫 Cameron West 康麥倫‧魏斯特的DID患者,在他自己出版的《First Person Plural: My Life As a Multiple》(中翻《第一人稱複數》或《24重人格》)書籍中的一段名為「連結」的演講內容。


當我看到下面這段演講內容時:

「各位知道,全世界哪一樣東西最讓我感到恐懼和痛苦嗎?我最怕的,倒不是凱爾會把我當成瘋子,也不是瑞琪不再愛我,更不是我會回到精神病院。

我最怕的是一柄耙子。我管它叫「否認的耙子」。

從我四五歲開始,這柄耙子就一直扒著、刮著我的身體,日日夜夜發出陰森可怖的聲音。它逼迫我否認曾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否認我的親人曾經傷害我,否認我是一個具有多重人格的人。

這些年來,我只顧伸出雙手摀住耳朵,厲聲尖叫,試圖掩著這柄耙子發出的叫聲。

最近我才開始察覺,是我自己的手握住耙子,是我自己的喉嚨發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叫聲。」


否認逃避的背後意義

我感到一種震撼,像是一直都沒注意到的東西突然發出刺眼的光芒,如此顯眼地把赤裸裸地自己給照亮。

我瞬間便懂了,創傷的 Avoidancd 在DID身上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呈現出來。然後又再震驚於,自己為什麼會Get到這些事情?像是堵塞很久的水龍頭,莫名其妙一下子就通了,而不斷流出一堆水來淹沒了我。

原來自己之前的那些不知原因的掙扎、懷疑、反感、生氣、沮喪,背後實際的原因是這樣。之前對醫生及心理師那些微妙地態度和問題、奇怪的堅持、突然進入的衛教環節感到的疑惑,全都連貫了起來。

每當新發現一個沒見過的身份,那第一時間感到的衝擊、恐懼、排斥,看似是針對身分,但實際上是對身份存在的背後原因、對那可能曾經發生過但現在是未知的過去遭遇。

即使已經接受了治療,也有盡力配合治療很希望自己能夠好起來,也注意到自己異常地,無法停下去懷疑自身各個身份的真偽、記憶的真偽、診斷的真偽、治療的真偽、世界的真為。


壓力抒發

我總是反覆的懷疑自己,其實是思覺失調,而不是解離症。

如果那些身份、那些聲音、那些畫面、那些溫度、那些觸感、那些感知、那些重量、那些氣息、那些情緒、那些噩夢……全都只是假的、全都只是幻覺。

能夠吃個藥,就讓那些幻覺全部消失,就當一切都從沒發生過、就當一切就只是我瘋了、腦袋壞了、中邪了。


也比

承認自己是DID、承認自己有其他身份、承認自己的成長經歷不一般、承認自己曾經遭遇過創傷、承認自己的童年很悲慘、承認自己其實是受害者;

承認事情是那麼的離譜、承認事情是那麼的黑暗、承認事情是那麼的見不得光、承認事情已經過了幾十年、承認事情已經無法改變、承認事情已經在人們的記憶中淡去、承認事情只剩自己一人還記得、承認事情只剩自己一人還在在意、承認事情只在自己身上刻下了痕跡;

承認有加害者們的存在、承認加害者們仍活躍在人群中、承認加害者們仍在自身的生活圈內、承認加害者們仍知道自己在哪、承認加害者們仍會聯繫自己、承認加害者們仍會跟自己見面、承認加害者們仍再影響著自己、承認加害者們仍跟自己保持著關係、承認加害者們仍會繼續存在在我的未來生活之中;

承認自己忘了重要的人、承認自己忘了重要的約定、承認自己忘了重要的事情、承認自己在遺忘時附和了加害人們、承認自己在遺忘時幫了加害人們、承認自己在遺忘時湮滅了證據、承認自己在遺忘時成了共犯、承認自己在遺忘時跟加害人們站上了同一條船;

承認自己在遺忘時,那麼傻傻的、一無所知的,一直在討好、在意、試圖滿足加害人們的各項要求,幾十年;

承認自己在憶起後,左思右想,還是只能選擇,繼續順應著社會大環境的普遍認知,繼續跟加害人們保持著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表面形象。

來的容易得多。


吃顆藥,就能不用再勉強自己保持住理性,不用再勉強自己去面對,那些在現實中發生過的,骯髒醜陋的人性黑暗面,該有多好。

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失憶的情況下,還會一直帶著那該放火燒了的潘朵拉紙箱子。

我可是在失憶期間搬了11次家了阿,一直帶著,真是該死的執念。

要是連那唯一一張合照,在當年也一起銷毀了,我的理智,也就能夠一起不復存在了吧。

為什麼要留下來呢?為什麼要、冒著被發現的風險,留下來呢……

現在,那真是塊燙手山芋,再也沒有能拋扔的人,只能一直握在手上,燙的我快廢了。



「你過去的生活,並不如你以為的那麼美好;你信賴的人,曾經做出對你的身心造成嚴重傷害的事情,否認事實,只會使情況……惡化。」—— Cameron West 康麥倫‧魏斯特《第一人稱複數》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22926

去年,因看到FB貼文,而到博客來查《第一人稱複數》這本書時,在內容簡介中第一次看到這句話時,感觸還沒那麼深。

現在,想起了不想想起來的事情後,這句話真的是太痛了,那麼地痛。

但至少,我先知道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經歷到這種扯得要命的現實情況。

世界上還是有其他人也經歷過,還寫成了書、接受了訪問。


書籍《第一人稱複數》

而且也不知道是湊巧還是怎樣。

上個月因為老是地震,某次諮商心理師關心了一下我是否有再夢到地震噩夢,我便跟心理師說了一點自己想起921的事情。結束諮商後,我莫名其妙的一直想著,在921那個年紀時的我,很愛看書,常躲到學校圖書館中殺時間,於是就突然繞道去附近的圖書館晃晃了。

在圖書館晃一晃,便突然注意到再「精神醫學:精神疾病治療法」的書櫃分區中,有前輩的這本《第一人稱複數》,是2000年出版的版本。

《第一人稱複數》

《第一人稱複數》

之後我花了快一個月,斷斷續續地,把這本書看完了。

(老實說,書有點厚,不太好讀,不是我喜歡的文風:/ )


對我來說,這本書的內容,簡直是我的創傷觸發點收集簿,太多相似處了,每次翻開來看個幾行我的頭就會開始暈痛、每次都會痛到痛哭流涕、每看個幾頁就要休息個好幾天、每次想看時都要先自評一番自身狀態夠不夠穩定,要等到足夠穩定才能夠再去一趟圖書館,再多看一點自己在意的地方。

慶幸這本書似乎很冷門,每次去圖書館書都還在。


不過內容對我來說真的很有幫助,算是打破了我原本對典型DID的觀念,原來自己還是有不少被眾多具有刻板印象的創作資訊所影響及誤導的地方,很多我一直以來對自身病況感到疑惑不解的細節,在書中都有提及,能夠知道前輩是如何經歷及度過,而且也都說明了原因。

果然DID患者本身的自述,會跟其他第三方旁觀患者言行去自行猜測解讀的角度差很多。

真的是個超級大前輩,患者實際會在意、會困擾、會煩惱的點,都點的很精準到位,終於見到有人有經歷過跟我相同的感覺,這帶給我很大的安慰。



當我看到尾聲,我注意到依書中內文所述,似乎原本是有附光碟的,有附上那段為了接受自己真的是DID,而請醫院幫忙錄製的,所有人格出來打招呼的錄影。

不過我問了圖書館人員,說是沒有,所以我上網查了查。

雖然我沒找到那段錄影,但我發現了前輩的個人網站XD

https://cameronwestauthor.com/index.html

作者 Cameron West 康麥倫‧魏斯特

發病及就醫契機​

長期身體疾病在手術治療後逐漸康復不久,遇上親人過世而再次經常接觸到加害者,加上兒子成長到了當初受虐待的年紀等種種可能因素,而開始聽到身份的聲音及經歷到身心被接管的體驗,與妻子商量後決定去看醫生。

(書中提到,「通常,DID總是在成年時期才被診斷出來。某些事情突然發生了,促使身份們從隱藏的地方走出來。」)

1993年確診解離性身份認同障礙DID

1998年完成博士論文,成為正式的心理學博士

1999年出書,書中提及的身份有24位


訪談影片

裡面有前輩出書(初版1999年)之後的訪談影片:

1999年的 The Oprah Winfrey Show《歐普拉·溫芙蕾秀》脫口秀影片

(p.s. 安裝 Opera 瀏覽器便有簡易免費的 VPN ,可以轉到美洲地區 IP 去觀看影片)


2014年(出書15年後) Where Are They Now | Oprah Winfrey Network 近況訪談影片:

提到近期比較常出來控制身體的身份大概4位


2015年授權電子書上架販售,寫文回應近況(簡中網站,找不到原文出處):

https://m.yicai.com/news/4582127.html


1993-2015年,時間跨度了22年

能看到一位DID資深前輩在經過持續治療,及認真面對自身創傷後,生活越過越好,便覺得自己也補充了一些勇氣及希望~

很感謝 Cameron West 康麥倫‧魏斯特 及他那充滿愛的家庭,為之後的DID患者留下了這些第一手的親身經歷紀錄,這真是一種愛的延續。


雖然素不相識,但我仍能從這些記錄中感受到一種支持的連結,讓我覺得,在這世上我並不孤單。

而且我學到了更多的表達方式了,能夠多一些表達方式去抒發掉那些不斷累積的抽象不明之物,即便不是那麼的精確,也有點衝動失控……但我現在覺得,能抒發就是好事,畢竟日子還長呢~


(p.s. 雖然很無關,但以防萬一還是先提一下,我個人超級討厭,那該死的《24個比利》和《西碧兒和她的十六個人格》這兩本書,喜歡或想討論這兩本書的人,請別跟我搭話,我會直接無視掉der~)

23會員
40內容數
在得知自己解離症狀及未知創傷後,決定把例行的心理諮商及自我剖析視為日常生活必須事項,並為了好轉開始留下相關記錄、筆記。經過幾個月的考慮,打算將零碎的紀錄整理成文章發表出來。希望透過能慢慢集成的文章,能讓親友有個管道了解情況,及回覆些不容易用口語表達的事物。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