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二、釋懷就是放過自己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是一個常把「算了」掛在嘴邊的人,不是沒辦法據理力爭,而是懶得爭了。好像已經沒了年輕時的那種血氣,也是好的。

想起剛工作時,看到一個小女生被爸爸用藤條打到遍體鱗傷,我憤怒不已,直接衝去她家想跟爸爸說清楚。最後到了,發現爸爸極其溫和,我才知道,自己還是太菜了,會家暴的人,有時在一般情況下是完全看不出來的,甚至對外人他們存有更多的尊重和客套。離開個案家後,我一看手機,一百多通未接來電,同事們都很擔心我的安危,甚至造成男同事很自責,問我怎麼單槍匹馬就去了,真的很危險。

漸漸的,在職場久了,我也慢慢釋懷了,這些事情我該做的是通報,而不是莽撞行事,想為個案討一個公道的心還是存在,只是我更清楚自己的職責。我仍然心疼這些被施暴的當事人,但我要面對的也是當事人,而不是他的家庭,那個範疇是社工的專業,我應該要尊重他們的專業。我釋懷後,更深一層的體會到,釋懷是一種能力,我說的算了不是什麼都沒關係,而是把不是自己的事交託出去,要相信別人也可以做的很好。

這個禮拜,小孩跟我分享,他的學習單被學校抽中了,然後他去教務處,老師跟他說獎品沒有了。我和爸爸聽到,覺得一切好荒唐,有獎徵答最後可以輕描淡寫告訴中獎者獎品沒了?我問小孩需不需要我問一下學校這件事,他說雖然他覺得很荒謬,但是被抽到就很高興了,其實我想了很久,我是不懂被抽到卻沒有獎品要高興的點在哪,但我很開心,小孩很快就對沒有獎品這件事釋懷了。我想背後更多的是「算了」,因為他覺得下課跟同學的相處時間更寶貴,他不想糾結在這種小事。我當然尊重他的決定,但也提醒他,適時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可能受惠的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有能力接受內心的失望對我而言是很高境界的調適,也希望我的每個「沒關係」背後都能真正生出某種力量去承接自己的不滿意和妥協,衡量後是真正想放過自己而不是逼迫自己一定要有原諒對方大器,因為談原諒,太沉重了。

143會員
266內容數
躁鬱症又稱雙相情感疾患,它剝奪了生命中許多美好,但也同時在絕望中看見許多人性光輝。想分享自己十多年來用如何藉著一些實用的方式,讓自己感覺好一些,尤其在面對自殺議題時,該如何自處。願患者都能更自在、平靜的面對這場生命風暴,也知道就算生病了,還是可以有很多不一樣的選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