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的諾貝爾獎「拍賣理論」之評估「台股上市股票交易」與「5G頻段招標」─科技與智慧(12)

2020/10/28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作者:陳華夫
羅伯特·威爾遜(Robert Wilson)和曾經是他的博士生的保羅·米爾格羅姆(Paul Milgrom)因為改善「拍賣理論」及發明新的「拍賣方式」而獲得202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
(圖片來源─美聯社:安德魯·布羅德黑德)
當60年代美國經濟學家米爾頓·弗裡德曼(Milton Friedman)建議聯邦政府拍賣廣播執照,而不是將其政治性的贈予時,人們都嘲笑他。但在美國會立法授權下,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在1994/12─1995/3進行了有史以來最大「無線寬頻波段」(Broadband PCS A and B Block)執照(許可證)拍賣,賺進了至少70億美元。而此拍賣就是此次得獎的「威爾遜」及「米爾格羅姆」所參與設計的FCC「同時多回合增價拍賣」─即在電腦上進行的,有多輪(回合)的線上同時的拍賣方式。
拍賣於現代世界中,無處不在,它涉及信息經濟學(Economics of information)─市場賣方(拍賣方)比買方掌握更多市場信息,可向買方傳遞信息而獲益,「信息不對稱」是市場經濟的弊病、激勵(Motivate)賽局理論(Game Theory)、「機制設計理論」(Mechanism Design Theory),屬於社會選擇理論(Social choice theory)行為經濟學(Behavioral economics)的領域。
拍賣是任何物件的市場價格之「談判」與「發現」,例如上市股票交易、5G頻段招標、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等平臺線上廣告的競價排位、金融市場的國債拍賣,石油開採權、碳排放權交易、車牌競拍、區塊鏈的交易費等,都是某個形式的拍賣。
「米爾格羅姆」在其著作《Putting Auction Theory to Work》中說,他的拍賣理論有異於一般「機制設計理論」之基本原則─「顯示原理」(Revelation principle)─即如果可以通過某機制來實現「社會選擇」功能,就表示該機制的「均衡結果」(收益)對應「社會選擇」結果,可以通過「激勵」直接執行相同的「社會選擇」功能。
首先,扼要的介紹諾貝爾獎得主威廉·維克瑞(Vickery, W.)所提出的四種常見的樣版拍賣:
1)「公開升價拍賣」(英國式拍賣):
這是我們最常見到的一種公開場合的拍賣形式。拍賣時過程由一個起始價格開始,然後競標者往上出價,一直到最後只剩下一個人願意往上出價,則以該價格成交。此拍賣的過程中,賣家不知道買家的預期的得標價格,買家也不知道其他競標者預期的得標價格的「資訊不對稱」的情況,衍生了所謂的「贏者詛咒」(winner's curse)─即出價最高的贏家,極為可能估價過高,超過了拍賣品的價值,造成日後收益率會低於正常收益率,甚至落入虧本的不幸地步。
2)「公開跌價拍賣」(荷蘭式拍賣):
這種拍賣方法正好和英式拍賣相反。拍賣是由極高不可能成交的價格開始,逐漸往下出價,一直降到第一個願意以該價格購買的人出現為止。例如荷蘭鬱金香的拍賣,即由一個起始價格連續往下降,競標者在他中意的價格舉手。若多人舉手,先舉手的得標。
3)「密封最高價得標拍賣」(Vickery Auction):
通常,政府的工程、採購招標,採用這種方法。競標人送出密封的標單,在全部的標單到齊後,拍賣人公開拆閱標單,出價最高的得標。密封拍賣通常可以杜絕圍標、勾結串通、鎖定拍賣價格、分贓拍賣標的物。
4.)「密封第二高價拍賣」:
與「密封最高價得標拍賣」的過程完全一樣,但最高價的得標人只需付第二高價者的投標價格。這種拍賣方法是由威廉·維克瑞 所發明, 現實上極少出現。
通常的拍賣都脫不了這四種常見的樣版拍賣的變型或組合。但它們這都是處理單一物件的拍賣。但若碰到如FCC頻譜拍賣的「多物件拍賣」,問題就複雜的多,需要先進的「拍賣理論」與先進的「拍賣設計」才能最大化拍賣效率及賣家的收入。
歷史上有名的FCC「同時多回合增價拍賣」所要處理的關鍵問題,是「捆包問題」(Packaging Problem)─即某單一執照的價值取決於投標人所獲得的其他執照。例如,投標人可能願意為包含5、6份執照的「捆包」(package)裡的個別執照付出較高的價格,但對較小的、只含3、4份執照的小型「捆包」,或較大的、多於5、6份執照的大型「捆包」裡的個別執照,卻不願多花一毛錢。所以,個別執照要等到競標人確定獲得所有的執照後,才能確定。於是競標者在競標的過程裡,就得「猜測」(guesswork)下一個競標執照的價格,若猜錯了,就浪費了先前的得標的執照,這種「猜測」大大的降低了拍賣資源配置的效率。所以多物件拍賣設計的關鍵,就是盡量減少價格的「猜測」,而允許競標者根據中意的價格選擇「替代執照」(substitute licenses)。
若拍賣的方式是每個執照一個接一個「依序拍賣」,第一個執照的得標人就必須「猜測」第二或第三個執照的價格,所以解局之道就是所有的執照同時拍賣,這就衍生了歷史上有名的FCC「同時多回合增價拍賣」,它能讓競標人在「替代執照」之間切換,以保證「替代執照」彼此之間價格相同,並且保證高效的資源配置率。
具體FCC「同時多回合增價拍賣」的過程如下:
首先,FCC用人口數量以及頻段的頻寬粗略衡量各拍賣執照的價格。競標者依照此價格,繳付所要購買的執照之定金,以取得「初始競投資格」。
整個拍賣過程共分為三個階段,每一階段都有多輪(回合)的競價。在每一輪的競價中,競標者同時通過電腦,獨立地提交競標書,競標書中標明所要購買的執照和價格。競標者可以同時競投多個執照,投標執照的總數稱為競標者的“競投總和”。每一輪回合結束後,會公佈每一個執照投標者、「當前最高出價」及其出價者。
隨著拍賣過程的進行,每一輪結束後的「當前最高出價」決定於前一輪的「當前最高出價」和新的最高出價兩者中較高的那一個。除了公布此輪的結果外,也會公布下一輪競價的最低限出價,它是的計算方式:在當前最高出價加上一個事先定好的「增價」。此「增價」通常是一個固定的價格,或者是當前最高出價乘上5%-10%之間的百分比。在拍賣過程中,如果一個競標者在某一回合的競投中對某一執照作出了有效(如下面的解釋)的競標,或者這個競標者是上一回合的「當前最高出價」的出價人,那麼此競標者就成為此回合中、此執照的「活躍競標者」。
為了防止競標者過分謹慎,觀望其它競標者的出價,或一直隱瞞、延遲出價自己真實的價格,在整個三個階段的拍賣過程中都了設計拍賣「加速機制」─即所謂的「行為準則」;也就是說,在第一階段,競標者必須成為每一輪的「活躍競標者」─他的總投標數要大於他的「競標資格數」,a ,如果他在此輪中,總投標為b,而b小於 a x 0.33,則他下一輪的「競標資格數」為b/0.33,以此類推更下一輪的「競標資格數」。第二和第三階段使用類似的規則,只是0.33改為0.67,及1.00。
但為避免競標者忙中有錯,導致非自願性的「競投資格數」下降,拍賣規則允許每位競標者有五次反悔投出競標書的“豁免權”。當所有拍賣的執照均沒有新的出價時,所有執照的拍賣就同時終止,每一執照將按「當前最高出價」售給此出價的競標者。
FCC的「同時多回合增價拍賣」有3優點:(1)這種多回合增價拍賣過程,揭露了競標的(價格)資訊,降低了「資訊不對稱」,也就降低了「贏者詛咒」,增加了拍賣的效率;(2)將大批的執照同時拍賣,競標者能靈活調整相關聯執照間的價格差異,對自己中意的執照更準確的估值,增加了競標組合的效率;3)可以靈活調配「替代執照」之間的切換。
2021/1月,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進行的頻譜拍賣籌集了創紀錄的810億美元,這被歡呼為5G的一個勝利。實際上,這是美國及其盟國難以承受的數字挫折。但是,此次拍賣會沒有對構建必要的網路基礎設施提出任何有意義的要求。贏家為拍得頻譜支付的巨款,實際上將削弱他們利用頻譜資源的財力,結果很可能是退出投資和縮減規模。按照美國政府的尺度,810億美元並不算大錢,它相當於不到一個月的美國國債發行總額,而且這筆錢不太可能花在國家需要的5G網路上。(見5G頻譜拍賣方式危及美國數字未來
接下來,本文分析台灣的1)上市股票易,與2)5G頻段標售,檢討它們的「贏者詛咒」(winner's curse)與拍賣交易的市場效率。
1)台灣上市股票易:
(a)台股9點前的「盤前交易」的設計(規則)很複雜,也會更新,但基本上是類似所謂的「密封出價競標」拍賣,委買委賣的資訊不透明,衍生「贏者詛咒」─即股民出高價買了股票,卻被高價套牢,血本無歸。
(b)當9點股市開盤,到股市收盤的前5分鐘(13:25)時段裡,基本上是類似「公開升價拍賣」,台股如今已採用美、日、德、泰國、印尼等都已經採取的「逐筆交易」─依「價格優先」及「時間優先」原則依序即時成交,一旦成交,即無法改單。因為公布委買委賣的資訊,增加了股市「發現」股價的效率,也可減少了「贏者詛咒」。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因為台股總市值約佔全球GDP的1~2%,比美國所佔的53%,小很多。少數市場主力或外資可以勾結串通掛,藉發出某種特定的委買委賣的資訊,引誘散戶跟進,而哄抬或打壓股價,這是「資訊揭露」,不「摸黑交易」的拍賣,所須付出的代價。
(c)在股市收盤的前5分鐘(13:25)就進入5分鐘的的「試撮」階段,目前台股已經改掉此時段過去的「摸黑交易」,改為資訊全揭露,於是台股尾盤的「爆衝」或「急殺」將大為減少,「發現」股價的效率因此提高。
從2020/10/26日起,台股將如美股,允許盤中零股交易。例如台積電股價450元,往常,買一張(1000股)要45萬元,如今可以買一股450元,也能成為台積電的股東。媒體報導,如此大幅降低市場交易的門檻,小資族踴躍進場,帶動零股成交額大增五倍,成交股數暴增百萬股之多,大大增加了台股市場交易之效率。
2)台灣5G頻段招標:
依照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規則,5G第一階段競標「頻寬大小」,第二階段競標「頻譜位置」。而在2020/2/21日,兩階段合計總標金達到1421.91億元。創歷史天價,而競標的業者多達5家(中華電,遠傳,台灣大哥大,台灣之星,亞太電信),也創下世界之最。
據媒體報導,競標的業者認為拍賣的「加速機制」弄巧成拙、釋出的主流的3.5GHz主流頻段之頻寬只有窄窄的270MHz,造成競價過度激烈,造成第一階段的總標金約是總底價300億元的4.6倍,巨額的肥了政府的荷包,當然就造成了巨額的「贏者詛咒」(winner's curse),競標者天價得標,就面臨日後困難獲利的「詛咒」。社會也擔心5G標金飆天價,未來5G資費民眾恐怕消費不起。所以,台灣此次5G競標並非有效率成功的拍賣,需要採用更有效率的「拍賣設計」─例如上述美國FCC的「同時多回合增價拍賣」。
結論:
美國FCC的「同時多回合增價拍賣」是202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的羅伯特·威爾遜和保羅·米爾格羅姆所參與設計的。台股總市值小,容易勾結串通,影響股價,造成「贏者詛咒」。5G頻段招標的「贏者詛咒」嚴重,未來5G資費民眾恐怕消費不起。
《People, Power, and Profits: Progressive Capitalism for an Age of Discontent》,作者:諾獎得主的信息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茨( Joseph E. Stiglitz),中文版:《美國真相》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思想家─理解世界。20篇「深度政經分析」、6篇「現代開悟之洞識」、15篇「學習的本質」、13篇「美中關係」、4篇「驀然回首」、23篇「文學與藝術」、31篇「科技與智慧」、9篇「圍棋的本質」、40篇「美中經濟」、28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215篇。
思想家─理解、解釋、預測世界。發表:9篇「深度政經分析」、6篇「現代開悟之洞識」、10篇「學習的本質」、13篇「美中關係」、4篇「驀然回首」、21篇「文學與藝術」、36篇「科技與智慧」、9篇「圍棋的本質」、40篇「美中經濟」、28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201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