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工兵--沒有社工,哪有脫貧!

2023/07/1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工兵專精五戰功,使命必達座右銘;
逢山開路水架橋,無名英雄社工同。

                                                                                               寫于105.09.08

「什麼是工兵?」

在師部新兵隊抽籤分配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工兵」是什麼,但是一下部隊,到了工兵營工二連之後我很快就知道什麼是「工兵」了!因為一靠近營舍就看到很多士官兵全副武裝在操課,大太陽底下揹著步槍有人拿著大木槌在「植樁」、有人拿著麻繩在綁「連結」、有人拿著刺絲(有刺的鐵絲)在築「工事」、還有一群人在草地上埋直徑約50公分左右的「地雷」(這種地雷名叫戰防雷,專門用來對付坦克車的)、最後另一群人在用電線綁黃色炸藥練習「爆破」。

工兵架橋,圖片來源:國防部https://army.mnd.gov.tw/pages/NewD.aspx?pkid=24e09a31-90ba-45e8-b847-0f5bf0b31fbd

工兵架橋,圖片來源:國防部https://army.mnd.gov.tw/pages/NewD.aspx?pkid=24e09a31-90ba-45e8-b847-0f5bf0b31fbd

而「植樁」、「連結」、「工事」、「地雷」、「爆破」就是戰鬥工兵的五大戰工,打仗時戰鬥工兵的任務就是在進攻時「排除任何一切阻礙軍隊前進的障礙」,逢山就開路,遇水就架橋。

隔天,我們這群18個大專菜鳥兵(我們1786梯大專兵是中華民國陸軍有史以來最多人的一梯,將近有2萬人)就跟著全副武裝開始操課,因為部隊正在做下基地前的密集訓練,叫做「專精」。每天操課時都要蹲著,如果動作沒有達到班長的標準(通常都沒有菜鳥達得到),就要拿著槍交互蹲跳一個基數(30下),一堂連結課50分鐘下來,我就跳超過300下,當天的最高紀錄是一堂課超過500下。

除了操課之外,還有永遠做不完的工作,菜鳥幾乎要負責所有的工作,沒辦法!誰叫我們「菜」呢!學長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菜不是該死!是罪該萬死!」時間永遠不夠,連洗澡的時間都沒有,兩週之後第一次放假,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衝到浴室洗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澡,因為已經整整兩週沒有洗澡了!而且每天都大量流汗,現在想想還真是恐怖啊!

當兵的一年十一個月是精神與體力壓力最大的時候,每天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所有的命令都接受,而且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沒有任何理由,因為「合理的要求叫訓練,不合理的要求叫磨練」。有人犯錯,大家就一起受罰,有一次一個快退伍的上兵在營外重大違紀,那一天晚上全連在連集合場蹲了2個小時,因為連長氣瘋了,飆罵了一個小時,隔天全連全副武裝帶槍連續踢正步一個小時……。

在部隊裡只有服從與完成任務,無所謂合不合理,雖然當兵有很多的不合理,但是它的確訓練我要站在第一線使命必達的解決問題,「逢山開路,遇水架橋」是工兵的座右銘,也成為我從事社會工作之後對自己的期許。

常常有人問我在博幼基金會的課業輔導當中,社會工作到底扮演何種角色?為什麼看起來就是教學工作的課業輔導為什麼需要社會工作?我的回答是如果弱勢學童的學業成就越好,代表「花」(教學)開得越漂亮,那麼社會工作就是這株植物的根,因為根紮在土裡所以一般人是看不到的,所以大家都以為不重要,甚至不需要存在,有時甚至連「花」都這樣以為,這是「根」的問題?還是「花」的問題呢?

社工員到底在做什麼事情?簡單的來說,社工員的工作就是「排除一切干擾弱勢學童正常學習的因素」,包括家庭、學校、同儕、社區、甚至弱勢學童本身的行為與價值觀……等,這些工作都是紮根的工作,雖然重要,但是卻很難表現出來,也很難讓外行人看見,更難數據化,所以很不討喜,完全就是苦力型的工作,因為所有人都只會看到學童的成績考得有多好,老師多會教,教材有多好,沒有人會想到如果沒有社工員一直在解決弱勢學童的各項干擾因素,老師再會教,教材編得再好真的能開出這麼漂亮的「花」嗎?這種無名英雄的形象是不是跟打仗時戰鬥工兵的功能很像呢?因為戰勝的功勞從來都不會算在工兵的頭上。

沒有國,哪有家!沒有根,哪有花!沒有工兵,哪有勝仗!沒有社工,哪有脫貧!因為有社工的存在就是為了讓世界更美好!向所有默默無名的英雄致上最高的敬意!

社會工作是讓人們幸福的專業,期待有更多人支持這個專業。每月2篇文章刊登,購買持續訂購方案連續6個月或贊助300元以上者可以獲得<解鎖-我的火火社工路>一書,限定50名,送完為止。訂閱完成者請主動聯繫[email protected]吳文炎


 

66會員
171內容數
2003年開始從事弱勢兒童的課業輔導,協助其教育脫貧,當年服務的弱勢孩子都已經長大了,在服務的過程中有許許多多的挑戰與困難,但是這些挑戰與困難早在決定進入社會工作這個領域工作就已經可以預期,因此重點不在挑戰與困難,而在對發生過的事情的記錄,也在服務的時間拉長之後,到底提供的服務有沒有對服務對象產生改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