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海浮沉(五十七)沉潛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為了加大參與‘’親子教養‘’的目標;提出離職一事,本質上礙於一個事實,就是;我手創東亞分支機構,且有效開發區域市場,未來榮景更可期,這是背景。因此;導致整個劇情的發展變得有點曲折,主要原因是;我後繼無人,至少在執行長的眼中;他是這麼看的。

但;世所公認,美國總統都可以隔夜換人做,職場裡更沒有少了誰就不行的。一切都是執事者的觀點;和處置手法的差異而已。

團隊雖已成型,但成員不是資歷尚淺,就是有關高層還沒看中適當新秀。若是放進一位空降的經理替補,面對的不可測變數;他們應該是沒有把握。也許執行長掐指一算,把我移到新加坡算是最經濟實惠的處理。或是他有更長遠,更深層的盤算,我在那個時間點是不會知道的。

而我針對他的方案所提出的補強辦法,他確實沒有想過。他是很慎重的問了兩次,而我的堅定也讓他有機會從公司的角度再過一下腦袋。他沒說,但是相信他看得出來;這樣的發展是趨近完美的。而這完美的方案,剛好是我和執行長在沒有事先彩排的情況下,共同演出的劇情效果。

至於,我為何選擇當老二?

最深層的原因是;我從沒真正認定移居新加坡是一個好的選項。那麼,沿著‘’新加坡方案‘’走得那麼遠的主要緣由;是我念在和執行長的私誼不淺,不應草率的結束公司和我的主僱關係,也因此衍生出這麼糾結的情勢。

另一個原因,我必須承認,那是性格使然。我一向認同“價值論”,對於受託之事,只要能力之內,一定依約完成,做出結果。換句話說,若給我個高位,但是讓我坐領乾薪,我勢必無法接受。這也是我可以在幾分鐘內就回應他原先的“一山二虎”版本,因為那直接違反了我自己的認知底線。

我的“老二論”,在稍後和執行長會談時還做了補充。內涵是;把我原先的‘’離職意圖‘’和所謂的‘’亞洲市場融合‘’兩個事件的因果對調,把集團在亞洲市場重整的計畫擺在最高位,緊接著重要人力資源的調度就水到渠成了。

為了發揮更大的組織功能,把我們兩位原先的分公司負責人的職能重新分配。總裁負責全區團隊的綜合行政管理和財務會計,而擔任EVP的我就專責生意營運。因此,我的業務行銷責任就正式的覆蓋了東南亞的幾個主要大市場。

由於我和這位新加坡同僚原先的僱傭合約內容;都有區域經營獎金的設計,在預算目標和達成率之間有著優渥的獎勵辦法,也行之有年。為了讓我們兩個在變革後;利益不會受損,又避免‘’一隻牛剝兩次皮‘’的可能,執行長決定區域獎懲辦法維持不變。

人事高層的獎懲辦法本來就是高度機密,執行長所提的變化裡面的“不變”,就成了對外不明說的“一國兩制”,但執行上,我和新加坡同事的從屬關係就會清楚展現在團隊成員面前。我的職業生涯就隆重的從最高階走下了一個台階。

表面來看,我的職涯正式步入了沉潛的階段,也從此開啟了我的新加坡篇章。



141會員
167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