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海浮沉(五十五)一山豈能容二虎!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依約定去找執行長說明我的“移居新加坡”計畫一事,經過幾個小時‘’反芻‘’,我越想越覺得這事有點棘手。

總的來說,我認清想離職的事已經說出,就像潑出去的水。而;他已經接招又回應了,所以, 我已經處於沒路可退的狀態。

至於;往前怎麼做,若是我一味自己瞎編,看起來像是勇於任事,但是;內容出格的機率非常高,那就會顯得魯莽,怕也會對往後的發展起了不良的副作用。

我畢竟不是執行長本人,我的思考不可能,也不適合完全僭越執行長的職權領域。如果,我的計畫說得過份周全,那麼就像我自己已經盤算好的,更像心中早有預謀一樣,那就麻煩了。

所以,我暗暗決定,我走進辦公室時,心中應該要有個無關痛癢的“定見‘’。其中,有幾個選項可以考慮:

一 裝傻賣萌

二 欲迎還拒

三 悲觀裝窘

第一個選項"裝傻賣萌"。就是當個悶嘴葫蘆,往前做的事;一個字都不說。頂多就說;想離職的人是我,理論上;對於公司的任何處置都無權置喙的,一切就請執行長定奪。

只是;我覺得這選項是個下策,如果真的這麼表態,還不如乾脆跟他說我心意已決,就別再費心為我張羅了。這樣不但交情全面破裂,而且;這樣的發展和我原本的意圖就大相逕庭了。

我不會採用這個姿態,因為那舉動毫無意義,也是自掘墳墓。就算我一定要依計畫辭職,我也須留下人脈,同時取得他個人的首肯,當我未來職場的“推薦人” (Reference),職場的軌跡本來就該從長計議的,不是嗎?

第二個選項“欲迎還拒”。意思是感謝他的特殊考慮,當然是開心的接受。不過,感覺這樣的改變,對公司而言,增加的只有成本,其他的方面就沒有太多的價值。再說,這樣的安排也史無前例。我為他感到擔心,怕沒法得到董事局的批准,進而影響到了他自身的工作職能;就不好了。然後,勸他是不是再考慮一下?

仔細去想清楚這個表態,以他對我的了解,應該會被認定是過度矯情了,他甚至會進一步解讀,我死命的抗拒,背後應該還有內幕。那麼,結果就會和第一個一樣的下場了。

第三個選項“悲觀裝窘”。基本上;就是接受他的提議,也切實去思考全家搬去新加坡的事。但是;想到幾個有關移居新加坡會產生的附帶衝擊,譬如,我以公司的既有員工,是用什麼形式? 或是什麼職務搬到新加坡?然後;放進去什麼樣的組織? 這是其一。

再來,論兩人的資歷;我事實上是新加坡負責人的前輩,目前是同階的分公司負責人。同時;他年長我三、四歲,我們要如何開始全新的工作關係,我真的沒法自己安排,我徹底懵了。請別怪我!

真正上場時,我的說明大致上就是第三個選項,他是邊聽;邊笑,然後;直接跟我說;我想太多了。

其實他所想的;基本上很簡單,就是把我的指揮所移到新加坡,其他人馬留在原地。他說;據他了解,本來我八成以上的時間都花在台灣以外的市場,反正都是要飛,從台北飛各國,和新加坡飛各國都一樣。而新加坡是亞洲最大的區域航運中心,反而會是比較好的選擇。他的構想就是這樣。

我完全傻眼了,真的是我自己把它想複雜了。如果真的那麼做,就真的是徇私,也太過於私人交情的考慮了。這樣的話;我是很難接受的。這義大利人的浪漫;由此可見一斑。

再說;如果新加坡是一座山,一山哪能容得下兩隻老虎?

我的腦子飛快的轉,我不能就這樣走出他的辦公室,因為,這版本的執行是離經叛道的,他不怕誰有異議,我可是必須實際操作的人。我必須拖住他,別讓他把這版本定型了

140會員
166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