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意」的本質與創造─文學與藝術(2)陳華夫hwafuchen陳華夫hwafuchen

「詩意」的本質與創造─文學與藝術(2)

2020-08-01|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作者:陳華夫
詩意本質的探討,就是超越詩意的個人感受層次,進入理論層次的分析,例如,日萩原朔太郎寫了本《詩的原理》及美小說家及詩人愛倫·坡人生晚期寫了篇「詩意原理」。愛倫·坡認為詩歌除了給人以美的愉悅,也應該反映哥特式(Gothic)的憂鬱和悲傷。他認為詩意是人類美感瞬間的興奮提升(elevating excitement),所以,篇幅長的詩歌(如《失樂園》與《伊利亞特》)會稀釋穠麗的詩意。而葉維廉也說:「詩人往往把感情、或由景物引起的經驗的激發點,提升到某種高度與濃度。」(見《中國詩學葉維廉著,及拙文書評│《詩的原理》萩原朔太郎著 徐復觀譯─文學藝術(16)
我用兩張相片來說明詩意是什麼?。
第一張,是我拍攝是《阿爾卑斯山脈馬特洪峰》:

(圖片來源:《阿爾卑斯山脈之馬特洪峰》-陳華夫攝影)
阿爾卑斯山脈馬特洪峰》之湖面如鏡,倒影孤峰,美則美宜,但說不上有詩意,因為在「延伸面」裡缺少了刺點(感動點),或缺乏愛倫·坡興奮提升
第二張是我在以色列拍攝的《以色列─死海之濱》則饒富詩意
(圖片來源:《以色列─死海之濱》-陳華夫攝影)
在《以色列─死海之濱》裡,椰棗樹的死海之濱是照片圖畫氛圍的「延伸面」,而蜿蜒天涯路的消失處是刺點,刺痛了何處是歸程的鄉愁,引發穠麗的詩意
後現代文學祭酒羅蘭·巴特《明室‧ 攝影札記》的「理論」解釋了什麼是詩意;他闡述了「punctum刺點」的觀念,認為「攝影藝術」的兩個基本元素:1)「延伸面」;2)打破「延伸面」的刺點(刺激感動之點)。
藝術時間空間表現有不同的風格,照片畫作和詩詞表現的是藝術空間共時性(Synchronicity),而小說和散文則表現的是藝術的時間歷時性(Diachronicity)。照片畫作和詩詞講究瞬間共時詩意─即羅蘭·巴特刺點(感動點)、葉維廉的「激發點」、或愛倫·坡興奮提升,而小說及散文講究歷時的領悟之洞識(insight)。
詩詞裡的詩眼詩意類似羅蘭·巴特照片圖畫裡的刺點(感動點)及葉維廉的「激發點」,譬如:
春山煙欲收,天淡星稀小。 殘月臉邊明,別淚臨清曉。
語已多,情未了,回首猶重道: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唐末─牛希濟《生查子》)
「別淚」是「感動點」。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 宋─蘇軾《江城子》)
「淚千行」是「痛點」。
愛好由來下筆難,一詩千改始心安。
阿婆還似初笄女,頭未梳成不許看。
( 清─袁枚《遣興》)
「不許看」是「詩眼」。
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唐─白居易《琵琶行》)
(按:白居易曾貶官江州司馬,「江州司馬青衫濕」指白居易哭泣的衣服溼透大片,是千古名句。)
「青衫濕」是「痛點」。
枯籐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元.馬致遠《天淨沙》)
「瘦馬」是詩眼。
在亮眼的古詩詞後,新詩之路顯得崎嶇。洪子誠寫道:「在輝煌的古典詩歌面前,新詩一直面臨“合法性”的壓力,因而50年代初,新詩寫作的藝術“資源”與新詩形式問題,是選擇詩歌路向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包括格律自由體歌謠體、詩的建行等問題。這些“形式”、“技巧”問題,其實關聯著對“五四”以來新詩“傳統”的評價」(見《中國當代文學史(修訂版)》洪子誠(2007)第98頁)
(筆者按:定型詩是有形式上限制的詩,像是律詩十四行詩俳句短歌等。限制的方式有頭韻押韻,讓音節的數量有一定的規則,湊足文字數目等。相對沒有限制的詩稱為自由詩。)
何其芳認為新詩的寫法:「在新詩的語言上, 也應該容許一些按照漢語的語法可以容許的省略和倒裝句。某些歐化的句法也還是可以適當地吸收。特別是寫格律詩,句法多一些變化,我想是必要的。(〈寫詩的經過〉在《何其芳研究專集》第204頁)他的一些詩歌理論和批評論著,五六十年代在愛詩的青年中擁有大量讀者。(見《中國當代文學史(修訂版)》洪子誠(2007)第103頁)
現代詩格律既沒有苛刻、僵死的限制,也不是任意、無限的自由,而是既有符合詩歌定義及其特點的規定,又有詩人隨意創作的自由空間。具體有以下6方面:(1)押韻;(2)節奏;(3)旋律;(4)字句段節;(5)語法修辭;(6)標點符號。(詳細,見淺談現代詩的格律
我自己寫的一首新詩《鳳凰花開人間落》:
(圖片來源:詩│《鳳凰花開人間落》─ 陳華夫作)
「落」是「刺點」。
我中譯了膾炙人口的《往日情懷》電影主題曲:
「記憶點亮心靈海角 / Memories light the corners of my mind
往日情懷無處不在 / Misty water-colored memories of the way we were
....
逝去年華固然美麗 / Memories may be beautiful and yet
回憶卻隱隱作痛 / What's too painful to remember
不堪回首遺忘吧 / We simply choose to forget
....」
電影「往日情懷」濃縮版原唱,中文翻譯:陳華夫)
「隱隱作痛」是「刺點」。
具體說,中國文學的詩意意在言外
詩經漢賦唐詩宋詞元曲章回小說白話文學等中國文學藝術,其文字技巧不外乎「」(敘述)、「」(比喻)、「」(托物起興)。所追求的不外乎「風」(風土人情)、「雅」(博雅高尚,但「詞為豔科」是例外)、「頌」(悅耳節奏)。而《詩·大序》裡說,詩有六義(六種表現方法)─「賦、比、興、風、雅、頌」,又可以再進一步精簡為小說家張愛玲女士所說的:「『意在言外』『一說便俗』的(中國文學)傳統。」(見張愛玲《表姨細姨及其他》)而劉若愚則認為:「偉大的詩必然含有從來未被發現的語言的用法,帶有新的表現, 意義和聲音的新結合, 字句、意象、象徵、聯想的新樣式。」(見《劉若愚: 融合中西詩學之路詹杭倫著,76頁)
詩意意在言外,卻令中詩的英譯變得異常弔詭。例如,美國哈佛漢學家宇文所安(Stephen Owen)所寫的《迷樓:詩與慾望的迷宮》(MI-LOU: POETRY AND THE LABYRINTH OF DESIRE),其中文版翻譯並非作者本人,而他為其中文版序時說:「我從未想到《迷樓:詩與慾望的迷宮》會被譯成中文。我以為它是一部格外難譯的書」。
迷樓:詩與慾望的迷宮》的中文版的翻譯中,卻出現了白居易的:
「綠水紅蓮一朵開,千花百草無顏色」。(見《迷樓:詩與慾望的迷宮》第96頁)(本文作者按:此句出自白居易《贈長安妓人阿軟》)若不是原文移用白居易的詩文,純粹「英翻中」的翻譯,能做到如此的「意在言外」的嗎?
而「意在言外」的典範,莫過於這首余光中的新詩
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
一次, 在我生命的開始
一次,在妳生命的告終
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妳說的
第二次,妳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
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
有無窮無盡的笑聲
一遍一遍又一遍
回盪了整整三十年
妳都曉得,我都記得
(余光中《今生今世》)
新詩的指涉雖沒有一字點明,卻你知我知。中文的「意在言外」就是如此的含蓄曲折、興味盎然,餘韻無窮的穠麗詩意
人類是如何創造詩意的「意在言外」?
從「記憶」及「思考」層面來看,我在拙文什麼是「記憶」?如何「記憶」?「記憶」的本質?─科技與智慧(22)中,人類的「記憶」就是由無數故事「基模」組,並互相關連之腦神經網絡(如下圖)。人類裡有不少「思想家」(包括詩人)「本能」的不斷重組與更新「記憶」裡故事「基模」之間的連接。當故事「基模」的連接被重組改變,就會對所面臨問題的重新「認知」它。這就產生了「洞識」。(見拙文什麼是「思考」?如何「洞識」?何謂「思想家」?─科技與智慧(23)

(「記憶編碼思考」方式,圖片來源:陳華夫製作)
詩人的「洞識」就是在作詩時,把「記憶」裡原有故事「基模」重組,得到新的「語境」(「延伸面」)而產生詩詞詩眼詩意。例如,上面提到的我的新詩《鳳凰花開人間落》,我就是把「鳳凰花」、「畢業」、「長亭外」、「古道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零落」,「天上」「人間」、「死亡」、「花落」的記憶中的故事「基模」重新組合成「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意在言外詩意
人類是如何領悟欣賞詩意的「意在言外」?
現代語言學」認為人類領悟意在言外是來自讀者的母語文法
而讀者的母語文法,到底是中文文法,還是英文文法?決定於讀者幼年的母語文法窗口,而這個窗口約在六、七歲後,即永久的關閉。也就是說,美國幼兒6,7歲前生長在中國,其母語文法中文文法。反之,中國幼兒6,7歲前生長在美國,其「母語文法」是英文文法
真的有中文文法嗎?
答案是肯定的。它隱藏在母語是中文的人的意識底層,不自覺。
例如,你對你太太說:「你父親咳嗽的利害,剛才!」
你太太肯定把你也一起送救護車。
因為,中文文法時間副詞不能放在句尾」;
你可以説「剛才你父親咳嗽的利害!」,也可以説「你父親剛才咳嗽的利害!」都行。
但若你說英文版的:「你父親剛才咳嗽的利害!」那「高考」的英文文法,就扣分啦!
因為,英文文法時間副詞,允許放在頭、尾,卻不許放中間。
鄭愁予這首經典的新詩擦邊球了中文文法,而創造了穠麗的詩意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鄭愁予《錯誤》)
詩中「春風十里揚州路」的過客,並非「卷上珠簾」的歸人,真是經典。但是打破語境延伸面的「刺點」或「詩眼」卻是詩中間的這一句: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為什麼呢?
向晚」這個詞李商隱(字義山)在《樂游原》也用了:
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但把「向晚」放在句首,這符合中文文法。
李商隱《樂游原》的語境裡,不宜違逆中文文法的說:
意不適向晚,驅車登古原。
這多彆扭。
而在鄭愁予的《錯誤》裡,也不宜說:
「恰若青石的街道傍晚」

「恰若青石的街道夕陽下」。
這多俗氣─毫無詩意。「向晚」雖然可意會為時間副詞的「傍晚」,但放在句尾,卻擦邊球了中文文法的神經,成就了鄭愁予穠麗的詩意─青石古道,寂寞心扉,夕陽斜。
若以西方「現代語言學」的分析,中文可以用「意在言外」的文字技巧,擦邊球的挑刺中文文法是條創造詩意的嶄新大道。鄭愁予的《錯誤》可以兩個理解為:一是,「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指的是錯把過客當歸人的錯誤;二是,「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中,時間副詞放在句尾,是違逆中文文法的錯誤。
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班給美國詩人路易絲•格魯克,主辦諾貝爾的瑞典學院認為,77歲的格魯克以「毋庸置疑的詩意之音,以樸素之美使個體的存在具有普遍意義」。評委們讚揚她從古典神話中汲取靈感的能力。
3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思想家─理解世界。5篇「深度政經分析」、6篇「現代開悟之洞識」、10篇「開悟的本質」、13篇「美中關係」、6篇「驀然回首」、19篇「文學與藝術」、35篇「科技與智慧」、9篇「圍棋的本質」、40篇「美中經濟」、28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196篇。
本文發佈於
思想家─理解、解釋、預測世界。發表:4篇「深度政經分析」、6篇「現代開悟之洞識」、11篇「開悟的本質」、13篇「美中關係」、6篇「驀然回首」、18篇「文學與藝術」、35篇「科技與智慧」、9篇「圍棋的本質」、40篇「美中經濟」、28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195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