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2023-02-27


  在人們用Google來指代一種透過搜尋引擎進行搜尋的行為之前,不少的英語使用者早就已經用Xerox來指代複印。可樂或麥當勞的深入人心與此還遠遠不同,即便我們會在日常用語裡面將「可樂」從飲料中獨立出來,卻不會將「喝可樂」獨立為一個詞,因為無論如何,那項行為在我們的理解中,完全還屬於「喝飲料」。


  而Google或Xerox,談的卻是一種「新的行為」,我們的確能夠去類比或解釋,但結果是:中文中「搜尋」這一至少從清代就存在的詞彙幾乎就要被「用搜尋引擎搜尋」給完全吞噬。事實是,在它們剛出現的時候,人們就像第一位在籃球賽場上看見“Alley-Oop”的裁判一樣無所適從。



  就像「搜尋」這一詞受到的對待,現在當我們聽到「桌面」時,我們也馬上想到那個上面放著小算盤、記事本、資料夾與資源回收桶的「桌面」。而這種賦予計算機圖像介面生活性意義的「桌面模擬系統」,也同樣是由Xerox首先帶進人們的視野之中,至少,帶進了Steve & Lisa的視野中。


  從某一刻起,滑鼠成了個人電腦使用者不可或缺的工具,用字符和電腦說話則成為專業人士才需要的技藝。然後我們又得到了智慧型手機,以及它所包含的觸控螢幕和語音輸入。滑鼠和鍵盤也逐漸被推向工作用的工具,在人們幾乎要以為下一步是馬斯克的腦機接口時,另一種革命性的轉折到來了:想不到吧,我們重新回到了字符輸入。



  我們可能不會說一個人在“ChatGPTing”,這實在太不好唸了。但那裡的確出現了一個空缺的洞,我們需要一個詞來描繪這種新的思維與工作方式。人們逐漸開始使用ChatGPT來輔助生活中的各種事項,這不僅僅使我們得到一種新的人機互動方式,而是像智慧型手機那樣,有什麼一下子滲入我們全部的生活。


  這項幾乎可以宣告祖克伯和他的元宇宙計畫死刑的科技已經將我們領到一個與數個月前截然不同的賽博世界。已經有無數多個接觸ChatGPT沒幾天的科技新手通過它繳交了得以通過的學校報告與商用稿件,從人類社會過往的「競爭力標準」來說,半數以上的人類除了能提供物理世界內所需的勞力之外,已經基本上失去功用。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周遭越來越多人的生活已經像《Snow Crash》描繪的那樣:不是在使用網路,就在送外送。



  而這才只是開始而已。



  現在這種魔法般的應用,還是在一個瀏覽器視窗之中。我們要進一步利用它來工作時,也只是讓它作為一位翻譯員,幫我們擴寫、幫我們coding、幫我們編寫「繪圖咒語」、幫我們利用excel或其他工作進行表格和圖表的製作。


  不需要太多年,它會進一步直接容納那些功能,也就是說--我們需要做的只是對著電腦說開機,之後描述想要的方式與結果,它便會自行操作。我們不需要「Office」和「桌面」,AI將讓我們躺在沙發上工作。不久的將來裡,當滑鼠、觸控與字符輸入完全變成只有特殊專業或經典娛樂才需要的時候,一切已經不同。






到粉絲專頁閱讀:

https://www.facebook.com/PreBluePaper/posts/pfbid0StqrETpK8MPs8FYChpPzZ3ZCYfuhPVd8cW4azTzxxvbSPwE8QE79trSrqn7bCAFwl

24會員
339內容數
一個寫作實踐,關於我看到和思考中的事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前圖紙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Flute & SquirtBottle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Realization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17′04″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抽獎抽到的吉他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This was a Triumph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