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面對督導和輔導訪視的態度

2022/03/27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最近發生了一些很巧合的事,讓我想起心理學家榮格提過的概念—共時性(synchronicity),也就是「有意義的巧合」,表示兩個沒有因果關係的事件,因為主觀的感受讓我們覺得這兩件事有關連。
事情是這樣的,前一陣子我剛保養完汽車沒多久,剛好就接到服務後的滿意度電話訪問,在一陣抱怨下順水推舟解決了保養時遇到的困擾(覺得服務廠消極處理問題),而當我開心終於把問題解決的時候,這麼剛好也接到了另一則通知,知道自己成為了「被」滿意度調查的對象。其實,第一時間我很驚嚇和錯愕,因為不知道受訪者會怎麼說,也不知道這個抽查的評估標準是什麼,但...也就是因為這樣有意義的巧合,讓我有機會反思在面對「督導」和「輔導訪視」的心態。
關於督導這件事情
打從擔任一線服務人員,就經歷了大大小小的督導、輔導訪視、評鑑...等,以督導來說,我一直都認為他是提升專業人員的能力,或是做為個案服務討論時的夥伴,一個非常重要的對象。幾乎每位專業人員都有督導,職管有、就服也有,而以職管來說,職管的工作最重要的核心就是要做好資源分配,確認個案適合這條職涯(生涯)走向嗎,並進而把適當的資源放在適合的人身上,因此,督導的主要工作就在於一起討論職管對個案這樣的職涯判斷、規劃合不合理、或有沒有其他更好的可能性,引導職管對自己的服務過程、職業重建策略的省思。同樣的,以庇護工場來說,輔導訪視或是對庇護就服員的督導,也都是針對受督者的角色職責作為夥伴共同討論、給予不同觀點的思考。
然而,這樣一來督導(或訪視委員)的程度(或能力)就顯得很重要,假如督導實務經驗不足、或對職業重建的認知不夠、或是不正確,不但沒辦法幫助受督者提升能力,甚至會造成反效果,讓受督者的能力走回頭路,更甚者危害到個案服務。
職重服務是否有標準答案
臺灣職業重建服務的學術單位,國內只有三所復健諮商研究所,並沒有大學階段的養成訓練,所以大部分的專業人員,多來自形形色色的背景,包括復健諮商、社會工作、職能治療、物理治療、特殊教育、勞工關係、人力資源、心理或輔導等等,因此,不同專業背景的服務人員,常常會從自己過往學經歷的服務角度出發來協助個案,既然可能會有這麼多種做法,那職重是否就沒有標準答案、怎麼做都可以嗎?如果真是這樣,那督導還有甚麼功能呢?
我的想法是,個案服務就像管理一樣,當然沒有標準答案,我也很認同由不同的觀點來探討任何服務方向的可能性。不過,絕對需要一套標準化、有系統的服務流程、策略和觀點,讓自己在每次的服務過程中,能盡量做出「更好」的服務,更好指的是,既能達成服務的目的(以職重來說當然就是讓個案能就業),同時盡可能不要(或減少)有副作用的產生,也許這類型的個案經年累月下可能有七、八種服務方式,那其中可能有一、二種是相對最好的。畢竟,我覺得個案服務還是需要一套貼近科學的方式,而不是用「我覺得」的方式來進行。
保持開放的心胸及態度,才能雙贏
督導是專業人員的好夥伴,是來幫助我們的,讓我可以看到自己忽略、或不知道的角度,以便讓我們能把自己的系統化服務歷程,加上各式各樣不同的條件,而提升個案服務的成功率。只有當專業人員都能將個案服務的成效盡可能的提升,市場才會肯定我們的付出,職業重建的資源也才有機會永續。
保持初心,一切都會有最好的安排
我是Cary,好的原創文章需要您的支持!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記得訂閱、按愛心、留言。 想看更多關於求職、就業、助人工作、個案服務相關的議題,歡迎寫信給我,非常歡迎! [email protected]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回想剛踏入身障就業服務領域的自己,猶如摸著石頭過河。漸漸的,從一開始的懵懂無知,到現在的工作成果。改變,讓我看見更好的自己,每個陪伴的對象都是成長和學習,因此,我決定把努力的過程記錄下來,分享給有志在身障服務領域耕耘的夥伴。 「本網站上之一切文字、圖片,著作權皆屬於本網站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概括來說,職重個管員在求職者前端的服務過程,約能分為三階段,包含申請、評估、擬訂計畫,透過晤談觀察了解求職者目前正處於何種階段,了解求職者當時的支持需求,提供相對應的資源連結或輔導服務。角色功能包含:諮商者、管理者、協調整合者、倡導者的角色與任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